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大事记 » 魏孝文帝迁都洛阳

魏孝文帝迁都洛阳

发布时间:2017-11-29 12:03:4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495
分享到:
魏孝文帝迁都洛阳

孙顺通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公元467年10月13日——公元499年4月26日),又名元宏,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了不起的少数民族政治家、杰出的改革家。
拓跋宏是北魏献文帝拓跋弘之长子,3岁被立为皇太子,即位北魏皇帝时年仅5岁。由于北魏实行“子贵母死”的制度,拓跋宏在被立为太子时,生母李氏即被赐死,拓跋宏由祖母冯太后将其抚养成人。又因拓跋宏即位时年纪太小,即位初期,由祖母冯皇太后执掌朝政大权。
孝文帝拓跋宏公元490年亲政后,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迁都洛阳。
孝文帝曾说:“……国家兴自北土,徙居平城,虽富有四海,文轨未一,此间用武之地,非可文治,移风易俗,信甚为难。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兹大举,光宅中原。”
由于北魏都城地处于偏僻荒凉的平城(今山西大同),这不利于对广大中原地区的牢固统治。孝文帝想通过迁都,广泛地吸收汉族的文化制度,来治理和统一中原地区;他想通过迁都,获得汉民族地主阶级来认可自己的正统统治地位;孝文帝还希望通过迁都,来达到统一全国的政治目的。同时,又因为北魏国都平城一带,每年长时间的过于寒冷、干旱,粮食产量极其有限,远远不能满足都城大量人口的需求,更不能满足都城人口不断增加的需要,这样,一旦遇到灾荒年景,朝廷上下就会有迁都的种种议论。国都平城确实不适合作为规模较大王朝的都城。正如孝文帝所言,平城是“用武之地”,很容易造成北方其他的少数民族(像柔然等),经常对北魏国都平城造成严重的威胁。
孝文帝拓跋宏从小由其祖母冯太后抚养,冯太后是汉族人,知书达理,聪明果断,致使孝文帝曾经接受了良好的汉文化教育,他从内心十分倾慕汉民族文化,对汉民族的文化极其崇拜。冯太后曾经执掌北魏大权二十多年,她参照汉族的文化制度,颁布了许多重要的改革措施。孝文帝在她的熏陶下,成长为一位汉文化忠实的推行者。
洛阳位于河南省西部、黄河中下游分界处的南岸,由周公精心营建,建于公元前12世纪。无论是建都朝代之多,还是建都时间之久,被列于我国九大古都之首,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孝文帝说过:“此间(指平城)用武之地,非可文治,移风易俗,信为甚难。”(见《魏书·任城王传》),这段话清晰地向人们表明:为了向先进的汉文化学习,改变本民族的落后面貌,就必须迁都到汉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去,而洛阳当时就是中国文化比较集中的地方,洛阳曾经是我国第一个王朝“夏”王朝之都;有“三代之居”之誉,“夏、商、周”三代都曾经定都于此,此前还是西汉、东汉、曹魏、西晋的都城;是“河图洛书”的故乡;这里在中国历史上有105位帝王定鼎于此,是华夏民族的精神故乡,是华夏“最早的中国”。
孝文帝是一个非常有作为的政治家,他不愿意仅仅只做一个“夷狄”人的君王,还要做一个堂堂正正中国人的君王。为此,他自然想要把国都放在中国正统国都的所在地,这样才能够名正言顺地做一个中国的国君。孝文帝曾说:“国家兴自北土,移居平城,此间用武之地,非可文治……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兹大举,光宅中原。”(见《魏书·任城王传》)这表明孝文帝迁都洛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北魏都城平城位置实在太偏北,不利于对广大中原地区的统治。他关于“帝宅”、“王里”的说法,说明他要通过迁都洛阳以获得汉族地主阶级认可的正统地位。洛阳因居邙山之阳,地处洛水之北岸而得名,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地区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孝文帝迁都洛阳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希望以此达到统一全国的根本目的。
北魏国都平城偏北地寒,不宜农作物生长,粮食产量非常有限。当时有首诗《悲平城》云:“悲平城,驱马入方中,阴山常晦雪,荒松无罢风。”随着京城平城人口的日益增多,官吏队伍日渐庞大,粮食欠缺成了城市供应的突出问题。当时,平城的交通极不发达,从内地运送粮食到平城,既费时费力,消耗又多,造成粮食成本极其昂贵。洛阳则是天下之中,地处平原,九州通衢,交通便利,处于北方的中心地带,如果迁都洛阳自然就解决了缺粮的根本问题。
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地处偏北,地形多山,气候干旱,气温偏低,那里的地理位置,不利于农作物的生长,由于自然条件的极其恶劣,制约了北魏经济的发展。而洛阳则有2000多公里的南北水运网;以洛阳为起点的“丝绸之路”,可以直驰地中海东岸,一路明驼宛马,络绎不绝,成了洛阳经济发展的绝对优势。
地处黄河中下游南岸的洛阳,正是地处中原,那里山川纵横,素有“九州暖地”之称,四季分明的气候,优美的自然环境,繁荣的经济,发达的文化,很少有什么自然灾害,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自然成了古代帝王理想的建都场所。同时,平城还有阻碍孝文帝改革的强大保守势力,这是孝文帝推行改革的巨大障碍。迁都洛阳有利于减小改革的阻力,可以保证改革的顺利进行。
孝文帝迁都洛阳,不仅展现了一代帝王的雄才大略,其结果使洛阳在曹魏、西晋之后再度繁华、辉煌起来,而且形成了历史上的民族大融合,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孝文帝不愧为一位了不起的、卓越的少数民族的政治家和改革家。
孝文帝迁都洛阳,也遭遇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阻力。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五月,孝文帝在首都平城的明堂举行了斋戒,召集群臣,将要占卜决定是否要出师征伐南朝。由太常卿王谌主持卜卦,他仔细观察龟版上的纹线,确定属于革卦。孝文帝一听,立即引述革卦的彖辞说:“‘汤(商汤)、武(周武王)革命,应乎天而顺乎人。’这真是再吉利也没有的事了。”群臣知道孝文帝已打定主意,谁也不敢说话,唯有尚书、任城王拓跋澄说:“陛下继承先皇遗业,统治中原,这次出兵征伐尚未归服的小邦,可是得到的却是商汤、周武王革命的卦象,恐怕不能算是什么大吉之卦象吧。”此时,孝文帝站起来厉声责问任城王澄,因此,这场隆重的仪式,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
孝文帝的真意当然不是南伐,他知道任城王澄已经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回宫后立即召见任城王澄,推心置腹地对任城王澄说:“在明堂上我怕人多嘴杂,坏了我的大事,所以假装发怒,吓住朝廷文武百官,你大概明白我的用意,请你不要在意我当时的态度。现在我们再认真地讨论一下革卦。”孝文帝接着屏退左右,将自己的计划向任城王澄和盘托出:“朕这次的行动实在是很难,但平城只是一个用武之地,不是实施文治的地方,要在这里移风易俗,不仅很难,而且是毫无办法。我想乘机迁都于中原,你以为如何?”拓跋澄这时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孝文帝的真实用意。
六月,孝文帝即刻下令在河阴(今孟津)修造河桥,以备大军渡河;并亲自登殿讲武,命尚书李冲负责武选,选择那些才勇之士。七月,立皇长子拓跋恂为太子,发布文告,移书齐境,声称渡河南伐;下诏在扬、徐二州征集民丁、召募军队;又使广陵王拓跋羽持节安抚北方六镇,调发精骑。至此,南迁国都的各种准备已经基本就绪。
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八月,孝文帝在永固陵拜辞冯太后英灵,孝文帝以南征为名,实际开始了迁都洛阳的步伐,他率领群从百官及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自平城南下。命太尉拓跋否与广陵王拓跋羽留守平城,以河南王拓跋干为车骑大将军,负责关右一带的军事,与司空穆亮、安南将军卢渊、平南将军薛胤等共同镇守关中。临行之际,太尉拓跋丕奏请孝文帝以宫人相从,孝文帝厉声斥责说:“临戎不谈内事,爱卿拓跋丕不得妄请。”于是,大军列队出城,一路之上,阵容整齐,威武雄壮,所过之处,秋毫无犯,经恒州、肆州,于太和十七年(公元493年)九月底抵达洛阳。当时,时值深秋季节,洛阳阴雨连绵,大军就地休息待命。当时许多鲜卑大臣虽不愿内迁,但更畏惧南伐,故只得相从,不敢再提出任何异议。
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孝文帝正式宣布迁都洛阳。但是,随着迁都的进行,大批鲜卑人源源不断地涌入内地,于是,北魏政府又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鲜卑人的衣着习俗是编发左衽,男子穿袴褶,女子衣夹领小袖;多数鲜卑人不会说汉语,这些都成了入驻中原的难题;况且,新迁之民初来洛阳,居无一椽之室,食无担石之储,又不擅农业生产,人心恋旧,常思平城。如不及时解决以上这些新的问题,将会严重地阻碍各民族之间的交往和北魏经济文化的发展,不利于北魏政权的巩固。
迁都以后,在汉族士人王肃、李冲、李彪、高闾等的支持之下,孝文帝立即着手改革鲜卑旧俗,孝文帝推行了一系列的汉化政策,推行汉民族的风俗习惯、穿汉服、说汉话、改汉姓、全面推行汉化政策,可见孝文帝的迁都愿望是与其倾慕汉族文化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孝文帝所立的第一位皇太子元恂,出生在历经改革时期的背景下,在冯太后权倾朝野的十五年里,对太子元恂十分地溺爱。元恂自幼因冯太后的溺爱,而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他目中无人,目空一切,厌烦学习与教习。再加上孝文帝监管时期,对元恂过于严格地要求,开导说服不足,这让元恂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于是,孝文帝对他已经略感失望,父子关系这时候颇有一些隔阂。元恂长得壮硕无比,厌书籍,因常年居于北方,所以很不习惯洛阳地区湿热无比的天气,经常想着能够回到北方平城去。有次孝文帝出巡嵩山,元恂留守在洛阳金墉城内,与侍从密谋,亲手杀死了另一侍从官高道悦。后被尚书快马加鞭传信报给尚在嵩山巡视的孝文帝。孝文帝闻听后大为震怒,对皇太子元恂感到惋惜和痛心。孝文帝下令封锁消息,上嵩山之行回到洛阳之后,立即召来太子元恂,痛斥元恂的罪行,甚至还与王宗贵族亲手惩罚元恂,杖责元恂一百。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奸人李彪向孝文帝告发说,元恂有谋反之心。于是,元恂被孝文帝赐死于河阳。
孝文帝迁都洛阳后,一直忙于南征,经常不在皇宫,孝文帝的第二任皇后冯妙莲实在受不了这种寂寞,在家养病时,和帮她治病的医生高菩萨互有好感。她让心腹悄悄把高菩萨带入后宫之中,谎称其为宦官,从此,两人风风雨雨,寻欢作乐。此事孝文帝被蒙在鼓里,孝文帝偶尔回来一次,还册封了冯妙莲为皇后。
后来彭城公主向孝文帝告发了冯妙莲淫乱后宫的肮脏事。孝文帝一听,如五雷击顶,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立即派人回洛阳暗地调查。孝文帝本来尚在病中,经此打击,身体更加虚弱。事情证实以后,孝文帝杀了高菩萨等人,但对于皇后冯妙莲只是和她分居,并没有废黜她。
太和二十三年(公元499年),孝文帝带病南征,在军中突然病倒。他自知不免一死,对两个弟弟彭城王元勰、北海王元详交代了后事,又特意嘱托说:皇后不守妇道,我死以后,恐怕她也不会安生,甚而会干预朝政,你们去让她自尽,找个其他地方,以皇后之礼给予安葬。孝文帝病逝后,北海王元详带着白整来到皇后冯妙莲的住处,送上了一杯毒酒,冯妙莲饮后身亡,谥号为幽皇后。(续接第2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