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隔空庆生爱意浓 李国民 10月10日是我大女儿的32周岁生日,她由于常年在澳门等地做生意,真正和家人聚少离多。年初,我曾庄重承诺,今年给她办个体面的生日宴。但这次她因项目又赴澳门洽谈,这下我着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蚊一样,心里忐忑不安,看来这次我又要放空炮了,实在有失父亲的颜面和尊严。 说到她的生日,曾有一段辛酸的往事:八十年代末的金秋十月,我在老家的乡供销社工作,距离县城二十余里地,乡里至县城每
油坊村里庆双节 微澜 好久没有到乡下看看了,有朋友邀请,说孟津县会盟镇油坊村搞国庆中秋双节文化活动,我和先生怀着好奇心去了。 油坊村位于孟津县会盟镇最西边。下了85路公交车,离油坊村还有三里地。问路人,说往西的一条六车大道,叫“会小线”,即沿着黄河,从会盟镇直通小浪底风景区,途径龙马负图寺、油坊村、汉光武帝陵、白鹤古渡、西霞院大坝风景区。 我俩干脆顺着大道往西边走边看。临路的民宅统一整齐,高高的
半张“月饼画” 李国民 我己从青葱少年步入两鬓染霜,中秋节里吃月饼已是老套路,但只有半张月饼画的故事,令我刻骨铭心,泪湿脸庞。 我是土生土长的山里娃,“土窑洞土台子,坐着一群土孩子”,是当时我们小学五年级教室的真实写照。 虽说教学条件艰苦,但那时少有辍学的,我们过着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由于山高路陡不通车,我们鲜有走出大山到公社的机会。好在我们班有位多才多艺的谢老师,他二十出
英雄何须歌赞,精神永耀河山 ——缅怀杨体锐烈士 作者:郭立新 一个年轻的生命 长眠在北邙紫英山 一个闪光的名字 铭刻在了人们心田 一个伟岸的灵魂 辉映古津历史的烽烟 一座巍峨的丰碑 永远耸立在黄河岸边 一个大写的人——杨体锐 跨越百年,依然活着 令人景仰,无尽怀念 你慷慨赴死的誓言 仍回响在我的耳边 风骨铮铮正气浩然 定格你21岁的生命 如此短促,又如此灿烂 扬大河浪涛,任风云激
邂 逅 班 超 作者:史玉仙 在中国的版图上 我想找到一个叫班沟的村庄 它微乎其微,小到一个标点 这个位于北邙腹地的古老村落 世世代代 在瀍河岸边逐水而居 当岁月沉淀成记忆 当时光尘封于历史 人们不会知晓 七千年光阴停留东汉 驻足北邙 它穿过尘埃,横渡沼泽 历史在这三山两川间邂逅了 那个出使西域的汉朝名将班超 花开时节,班家槐下 饮一瓢清冽的班家井水 挥别故土的不舍 满怀一腔孤勇 投笔
说起你 就说起了秋扇见捐 提起你 就提起了三班治汉 你的团扇诗 你的怨歌行 像混沌乱世的一股清流 穿越千年史籍的繁文缛节 从西汉传唱的今天 你入宫时,秀外慧中,明眸善睐 成长的过程 一路书香熏染 眼角眉梢都是春花烂漫 你带着少女的无限憧憬 期待着真龙天子的恩宠浩瀚 帝王的后宫,佳丽三千 每日轻歌曼舞生活糜烂 置身于鎏光溢彩的御阶金殿 看不清未来的恐慌 终于不知所措地迷茫了你的双眼 后宫的血雨
信 仰 一一纪念孟津烈士杨体锐 司雪锋 辛亥革命的枪声一打响 革命之火 便把中国的夜空燃亮 推翻封建帝制的号角 在黎明前吹响 腐朽的清王朝大厦顷刻间 灰飞烟灭 民主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孙中山呕心沥血 三民主义放芒 黄兴出生入死直面朝廷奋力抵抗 孟津英雄杨体锐 英勇就义血溅刑场 结束了年仅二十一岁的生命 一封遗书笑禀祖宗 留下尚有身孕的妻子 留她一人苦苦地等 六十载啊孤
万里黄河孟津蓝 ——在知名作家行走黄河采风活动启动仪式上的致辞 杨劭春 (2020年9月11日) 尊敬的各位作家、各位老师、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同志们、朋友们: 与君相见即相亲,黄河岸边迎贵宾。今天,我们以黄河与文学的名义,相约在金秋,相聚在孟津,与各位文化界精英一道,共同举办“万里黄河孟津蓝”走进孟津采风活动。这是一场文化的盛宴、友谊的盛会,必将在思想碰撞中激荡智慧火花,在百花齐放中尽赏万紫千
小浪底,黄河年轻而强大的心脏 赵克红 秋天是出行的好季节,秋日的小浪底更是别有一番景致。 我和几个文友相约来到位于黄河南岸的孟津小浪底,站在大坝上,库区的水像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河洛大地的崇山峻岭之间。河流抵达黄河孟津段后,在高程281米的雄伟大坝上积蓄力量,只等着小浪底大闸开启,便如瀑布一样以俯冲的姿态涌入河流,呈现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壮观景象。 黄河是中华民
军演感怀 王建军 海上长云日色昏,三军攘狄出雄贲。 百年国运惊天浪,孤岛龙殇隔岳坟。 中兴大猷时不待,东风快递远相闻。 旌旗指向东南域,戮力同心靖寇氛。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 119 下一页 尾页 共1190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