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静静的梭椤沟 谢玉民

静静的梭椤沟 谢玉民

发布时间:2020-05-20 16:27:32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37
分享到:
静静的梭椤沟
谢玉民

   据说梭椤沟只所以叫梭椤沟,与沟内有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古老植物梭椤树有关。还说公元494年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时,率领的三十余万人马就是从这条沟翻越北邙山的。此后,在沟内广种花草、遍植梭椤树,成了洛阳皇室的后花园。孝文帝常来此处休闲、游猎。
   不过,我亲近梭椤沟缘于一次采桑葚的经历。让我记住它,是湖边的那片桑树林。
   去年五月,我和朋友开车出县城沿孟横路向西,过小浪底镇、上小浪底专线再向北行,至东官庄折向西北,七拐八弯便进入邙山深处,至此,虽然还是宽敞的刚性水泥路,我的心不由得有些紧张。朋友见我满面怵色,笑说:老熟路,你不用紧张。
   汽车盘旋五六分钟后,在山道边刻有“梭椤沟”标志的一块大石头处突向右转,进入一条窄小的土石路。随之,惊险刺激便不断拨动我的感知神经,不过,我知道朋友车技很棒,便放心观赏一路景色。蓦然,沟底一泓春水和水边粉墙黛瓦一同扑入眼帘,细看,湖边有不少钓鱼爱好者手持钓竿悠闲而坐。哦,碧水蓝天,临水家园、麦浪滚滚,垂柳依依,田园风光一览无遗。啊?这就是梭椤沟?恬静山村的老屋老树和石滚石碾,明静湖畔的驳影钓杆,那是多么幽静的湖光山色啊。可惜,我不是画家,不能尽兴作画,只能深深地印入脑海。
   我正贪婪地将美景摄入脑海,车子拐近一片林荫处,呵,好大一片桑树林,下车走进桑林,紫红的桑葚挂满枝条,树枝压得我几乎抬不起头,桑葚特有的甜香扑鼻而来,我和朋友拿出编织袋边吃边装,没多一会儿就篮满袋鼓。临走时,我跟朋友开玩笑说,如果不是肚子抗议,真的不想离开。要是约上三五好友同来,或于树下闲坐,谈天说地,或于树下玩扑克下棋该是多么舒心?朋友说:那就啥时再来吧。咱再来时带上锅灶,在这里野饮做饭,吃饱喝足就躺在树下美美地睡觉,或与池水互望,相看不厌。岂不是神仙过的日子?
   那曾想,朋友的话,一直撩拨着我的心尖,成为我长久不能割舍的向往。其实,只有我明白,撩拨心尖的,不仅是桑林浓荫,还有在那碎石小径望见的老屋老树、石滚石碾。
   直到今年四月的一个周末,我有缘又进梭椤沟。坐在车上,小孙女和小孙子每看到野鸡飞起或野兔蹿去,就问:到了吗?到了吗?啥时才能到达梭椤沟?我也掩不住满脸的急切。只是强按兴奋之情安抚他们说:你们看车外,满山青翠、桐花烂漫,看见桑树林就到了。
   汽车还是进东官庄向西北的那个路口,在蜿蜒的水泥路盘旋了约十多分钟,在一个标有“梭椤沟村”路牌的三岔路口突向左拐,我赶忙对驾车的儿子喊:不对不对!不应左拐!应向右转。儿子笑道:您说的那个有水有桑林的地方是下梭椤沟村,往那里去的路口已经过去了,今天,咱到上梭椤沟村看看吧,那里景色也很美。我稍有失落但只得随之而去。蓦然,路边一座漂亮的小楼扑入眼帘,细看是新建的“洛阳画院写生创作基地”。心想:既然是美术爱好者钟爱之地,自然风光肯定很美。果然,沿崎岖水泥路继续前行,越发觉得空气清新、幽静神密。只见沟两侧山坡长满浦公英、小根蒜、山韭菜等野菜,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一簇簇,一丛丛布满山坡,满山葳蕤,相映成辉。再往前行,一栋粉墙黛瓦的建筑显现“梭椤沟村党群服务中心”几个大字,旁边是“梭椤沟大食堂”,正南方沟底有一潭清凌凌的水和一大片参天高的杨树,一座木板搭成的小桥连着池水两岸,几只黑鹅伴着游艇在水中荡漾。此时,在已经搭建好的木板观光平台和沟底草坪上,游人已自发架设起十多处烧烤炉,一堆堆花花绿绿的老少围着自家的烧烤炉谈笑风生。我们也赶紧找到一处空地安放自带的烧烤炉,全家人齐动手,有的往外拿东西,有的煽风点火。全家人围坐在烧烤炉旁享受悠闲自得的乐趣。此时,我看着眼前的杨树林和一棵棵挺拔的杨树,觉得它们就象魏孝文帝拓跋宏率领的北魏雄兵。是他们一路征战、横扫千军,成就了跖跋宏迁都洛阳一统中华的雄才宏愿。少倾,我走过木板桥与摆摊作生意的大嫂攀谈,想了解一些情况。她满脸喜色地说:真是没想到,俺这过去的穷山村,现如今成了香饽饽!我这个老婆子,坐在自家门前就能做生意赚钱。我说:你真跩(地方话,意为显摆),真有福气!她接着说:俺村有人比我还跩,开“农家乐”服务游人,不出大门也能赚钱。我与大嫂谈笑间,走过来一个喜洋洋的老汉。大嫂指着他说:俺村这老头儿78岁了,他知道得多,叫他给你说说。老汉说:我叫郭金明,也不识俩字,就跟你说一段我瞎编的顺口溜吧。接着,老汉脸上写满自豪地说:“村干部真能干,打响脱贫攻坚战。俺村有了大改变,小康水平要实现。梭椤沟贫困户,政府派人来帮助。新形势、新篇章,翻身不忘共产党。党的政策好,俺一辈子忘不了。”老汉说的这段顺口溜,道出了百姓心声,赢来围观游人阵阵掌声,也使我明白了当地政府利用自然优势发展沟域经济的决策和成效。
   啊,邙山深处净净的梭椤沟啊,你那清清的水,幽幽的林和淳朴的村民,已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