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梦 津 郭金城

梦 津 郭金城

发布时间:2020-01-09 09:48:1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07
分享到:
梦    津
郭金城
        
梦津是美的,特别是大雪纷飞的日子。
我把我的老家改了名叫“梦津”。原本是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周天子讨伐殷商暴君的会盟之处,现在却成了我做梦的福地。干脆我就称它——“梦津”了。
黄河在“梦津”出小浪底峡谷渐渐缓下了脚步,可能是贪恋邙山的厚土或者是舍不得四月里邙山脚下的十里梨花吧!母亲河在这东西绵延的几十公里南移北挪,水拍崖岸蜿蜒曲迴甚是优美。梦津人是爱美的,我从小就知道。十多岁时我总是和小玩伴在周末的清晨,踏着河畔的薄雾一路奔跑着冲向铺满了柔软沙子的河滩。河滩上的小鸟也早起,陪着我们在芦苇梭梭的沙滩忽上忽下地飞跃。调皮的我们总想和小鸟较劲,轮替着追逐在沙滩上空翻飞的精灵,比一比谁更有耐力,结果是几个顽皮的家伙全都累趴在平展的沙滩上,可那空中的小精灵们仍然在上下翻飞。 
春风吹的梨花白时,麦子也绿油油地在田间随风起舞,每当这个时候,总会有爱美的女孩子在麦田里在梨树下让走村串巷照相的给拍几张照片,纵然胶片洗出来是黑白的,仍能欣喜兴奋好长时间。三个姐姐从小爱美,一次照相的来了,母亲就扯着我们姐弟四个在麦田的梨树下拍照,这张照片已成为我们姐弟四个最美好的画面和记忆!生长在黄河岸边,静静地欢乐着美妙的时光,就这样慢慢长大。时至今日,每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村舍家园,总有无限地美好和回忆!是的,家乡是美的,它不仅仅是小浪底大峡谷的自然风致,也不仅仅是黄河东去的壮美,也不仅仅是沉厚的历史沧桑。
梦津的美是写意的。据说王维的第一幅作品《雪溪图》就是黄河沿岸邙山岭壑龙洞山庄周边的景致。据洛阳的学者考证,双槐村的龙洞寺遗址就是当年王维居住在“梦津”的龙洞山庄。王维曾有诗云:“家住孟津河,门对孟津口。”记得有一年雪后,我带着女儿去黄河滩,田野里“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路边柳垂千丝,条条琼枝。结了冰的枝条晶莹剔透,美轮美奂。放眼望去,远处的一棵大树披着一身银装,只有黑黑的树干倔强地深深扎在田野里。冰冻的河汊宛如一条条水墨在雪地中冰冷而又深沉。“爸爸,你看。”女儿指着雪地上的几串脚印,嚯,这是鸿雁的印痕。它们不该是贪恋这河洛大地的飞雪吧?难道它们和我一样也喜欢这纯洁无垠的大地?!“鸿雁不堪愁里听”,我怎么突然有一种孤独而又满足的感觉,是白茫茫大地上女儿和我踏雪寻美的身影,还是远处那一棵倔然而立的大树让我突感孤独而又沉郁呢?我想都有吧!这雪白而又沉郁的旷野多像《雪溪图》里的景致啊!
梦津的美是暖和的。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场雪,女儿在学校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把棉袄给她送去。走进一高校园,红色的教学楼在飞舞的雪花中更显活力。这红色的方格子里不正承载着女儿和众多孩子的梦想吗?当然也有我的梦想,是家长对孩子的梦想。七十年来我们的国家翻天覆地,从过去的学堂到现在整齐的楼房,孩子们上学的条件是越来越好,夏日里有空调,在这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有暖气,校园的宁静也让我瞬间远离了尘世的嘈杂。学校是一片净土!看着女儿穿上棉衣,我也顿觉暖和起来。回家的路上,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朋友穿得厚实实地拉着他妈妈的手,在雪地里嬉戏,他们开心幸福的笑声伴随着我的思绪回到了老家的小院儿。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小院儿没有暖气,然而妈妈生的火炉却烧地旺旺的。妈妈带着我在小院里堆起雪人,用红萝卜给雪人安上鼻子,好看极了。当火炉里飘出香味儿,妈妈就拿出热烘烘的烤红薯把我诱进土屋,一边笑一边看着我贪婪地吃相。那时的日子没有诗没有画,但是烤红薯的香味儿比诗更悠长,雪地里的红鼻子雪人比画更漂亮……
梦津的美是善良的。也是一个大雪的日子,父亲把身上穿的棉大衣给了一个亡命江湖的逃犯。只是这样的善良太危险。后来父亲给大姐讲过这件事儿,大姐讲给我听,我讲给女儿听。只是我告诉女儿,善良是要有原则的。还有一次,父亲从外边归来,带回一个落难的外乡人。外乡人患病,在家里住了几个月,在那个吃饱饭还有困难的岁月里,母亲仍然收留了他,后来母亲还找村里人帮忙让他去村里的砖窑工作。只是我和三姐却每每不给外乡人好脸色。现在想起不免为小孩儿时的真挚情感和童稚行为而好笑。父亲给了外乡人温暖,我俩给了外乡人小孩子的童稚。父亲早早离去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起现在社会上坑蒙拐骗的不良现象,父亲正直善良的品行却愈发在我心中高大起来!我疑问社会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现在好多财富的积累却是以丧失良心为代价的。崔永元说,如果良心丢了,他的抑郁症好了有什么用?!是的,魂魄没了和木石何异?
大雪纷飞的“梦津”是美的,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我喜欢做梦,像雪一样的梦!
                                      
己亥雪月   于无何有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