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至今烟雨不堪秋 庄小艳

至今烟雨不堪秋 庄小艳

发布时间:2019-10-30 14:30:59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15
分享到:
至今烟雨不堪秋
庄小艳

   一条仿若从唐诗宋词的恢宏飞韵里一泻千里横贯古今的壮美大河,所到之处惊涛拍岸浪溅飞沫。惊天动地的怒吼声犹如一支奔突驰骋的马队绝尘而去,又从刀光剑影鼓角争鸣里飞驰而来,喊杀声滔滔不绝……
   桀骜不驯激越澎湃的九曲黄河,流经山川沃野,漫卷烂草荆轲,一路狂歌劲舞,飞扬不羁性格,却在邙山北麓的孟津河谷突然沉默,波澜不惊缓缓流过,幻化为一条飘逸缠绕的玉带,把历史的风烟尘土轻轻抚摸。而傲然挺立在黄河南岸的一处突兀青茔,却在凛冽的秋风里愈加松柏苍翠,碧草青青,仿佛季节的风霜,从未来过。
   《三国演义》里的马腾马超父子,存在感特别强烈。西凉刺史马腾忠心耿耿匡扶汉室,因玉带诏事件暴露,被曹操设计害死。马超为报杀父之仇,潼关之战逼得曹操割须弃袍,是小说里浓墨重彩描写的一段精彩传说。
   然而,真正的英雄末路,剧情永远错综复杂,一代枭雄从叱咤风云到轰然湮灭,过程既有逐鹿天下的悲壮,也有世态炎凉的冷漠。穿越回历史的浩瀚天空,才能慢慢解读那些无以名状的悬冤疑案,走近夕阳西下的迟暮英雄。
   东汉末年,朝廷无能,天下大乱。在群雄逐鹿的历史大戏里,曹操技高一筹,脱颖而出,挟天子以令诸侯,把自己手里的地盘变成了中央政府,打着正牌皇帝的旗号,专治各路不服。
   西凉刺史马腾,为人谦恭仁厚,是非分明,眼见汉室凋敝,皇帝受辱,也曾不顾自身安危,加入“玉带诏”联盟,愿以一腔热血,匡扶汉室倒悬之急。
   然事业艰难,翻云覆雨,利益面前,人心叵测。在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洗牌后,马腾逐渐看清了历史的发展趋势和未来由谁主沉浮。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马腾决定归顺曹操,入朝为官,把一家人命运的诺亚方舟,交付在曹操手里。
   但是,马腾贵为一方诸侯,并不甘心就此成为他人囊中之物。他入朝为质时,把西凉的军队,留给了儿子马超,做为以防不测的一张王牌。
   马腾之子马超,在三国历史上,是无人堪比的一员猛将。面如傅粉,唇似涂丹,却虎体猿臂,彪腹狼腰,武功盖世,所向无敌,一出场就秒杀了各路人物。曹操说:“马儿不减吕布之勇,不除之吾彻夜不安”。刘备乍见马超,惊叹:“人言锦马超,果然名不虚传”。
   马超容貌之美,武功之高,无人不服。但也正是他这些超凡脱俗的优点,让他一生优秀到因没有朋友而际遇窘迫,人生盛年便郁郁而终。甚至后人把马腾的死因,归罪于马超造反,让他背负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千古骂名。
   曹操欲假途灭虢觊觎关中,马超引兵拒守潼关,此举让曹操灭了朝中为质的马腾满门。此仇不共戴天,马超兵败后先投张鲁,再投刘备,一直奔走在伺机报仇的路上。他想用自己的无敌勇猛,找到一个可以借力反攻的发展平台,报父仇家恨。但是他所到之处,得到的都是猜忌和利用,一直找不到一处可以安放心灵的地方。虽然他因战功赫赫被刘备封入五虎上将之列,但一直被刘备的两个拜把子兄弟关羽和张飞敌视,使他在刘备阵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承受着“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的不妙处境,直到忧郁病死,也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
   西凉是回不去的故乡,蜀国是朝不保夕的地方,而父亲的尸首,无处安葬。这是武将最无奈的时候,是英雄最落魄的下场。马超冲锋陷阵的一生,如同一只无头苍蝇,茫然而不知所终,直至含恨而亡,也没能将父亲遗骨,归葬桑梓,只能永远留置在当初草草掩埋的洛阳。
   历史的大浪淘沙可以湮灭功过是非,却改变不了英雄人物留在人们心目中的永恒形象。虽然马腾初血气后苟同,马超勇有余谋不足,但他们父子在国难当头时表现出奋不顾身的英雄气节,在强敌压境时毫不畏惧与敌人打得你死我活的大丈夫行径,历经千年英雄辈出,依然在后人心目中个性鲜明,经过一代又一代文史官吏笔补造化,已经把他们定位成才高俊、命悲殇的旷世英雄,把马超“战渭水,定成都”的战功,升仙归神,顶礼膜拜。
   国破无家信,天秋有雁群。大河谒枭雄,邙山泪纷纷。在这秋风四起的日子里,来到孟津白鹤马腾墓园拜谒英雄,突然就明白了在这薄凉的世界上,终会有一丝温暖,抚慰心田。比如这黄河沉寂,邙岭迤逦,秋风不染,风水宝地,莫不是为了安抚英雄失路壮士图穷的无奈,祭奠历史的沧桑辉煌分合舒卷。
   风起西凉地,将军夜吹箫。试想当年,那位眸如流星飒爽英姿驰骋疆场所向披靡的少年将军,终日兀立西平关遥望孟津,无语凝噎,唯有长啸在手,日夜吹奏《西风破》,不闻其声,便教人泪眼朦胧。但愿孟津这青山相伴,烟锁雨凝,天地灵气,上好风水,不辱没千古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