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部队大院的婚礼 卫兰英

部队大院的婚礼 卫兰英

发布时间:2019-08-01 09:02:4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55
分享到:
部队大院的婚礼

卫兰英


   我的对象是个军人。经过一年多的相互了解,我们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1973年3月,他向组织提交了结婚申请书。

   军人结婚,政治条件很重要。政审时有人提出我父亲的问题,说他是走资派。部长商锦申同志极力争辩说,她的父亲是老革命,已经调任洛宁故县水库任指挥长,我了解,如有政治问题,我负责。就这样,我们的结婚申请通过了政审,上报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军分区并很快得到批准。
   我们定于“五一”劳动节举办婚礼。当时结婚没有什么讲究,也没有固定的仪式,他让我自己去他们单位。操办我们婚礼的副部长白林选同志听说后说,还是去接为好,咱们要郑重地、有礼貌地把媳妇接过来。
   四月三十日晚上,天下着小雨,地上湿漉漉的。想着从此要离开自己的父母,到另一个家庭生活,心情很是复杂……军事科的张参谋和政工科的李干事来了,他们向我的父母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说明领导的心意。父母嘱咐了我几句,我眼含泪水跟着他俩走了。
   我们来到孟津县武装部大会议室,里边坐满了武装部的人,还有他的一些朋友。我穿了一身工作服,他穿了一身绿军装,我们没有化妆,没有戴花,只有青春,只有羞涩,一起站在会议室前面。白部长主持婚礼,刘政委证婚讲话,证明我们的婚姻合法有效,然后希望我们互敬互爱,白头偕老。同志们在下边大声吆喝:早生贵子!
   在一片祝福声中,主持人把喜糖撒向大家,现场马上乱了起来。比他年龄小的同志们跑到会议室前面,开始推推搡搡、拉拉扯扯,有的要求谈恋爱经过,有的让表演节目,有的让做亲密动作,满屋子欢声笑语,把我羞得不知所措。
   婚礼结束了,大家来到食堂,把餐桌并在一起,摆上烟酒。食堂给炒了几个菜,林河大曲一块九毛八一瓶,许昌烟两毛五一盒,总共花了一百多块钱。食堂里非常热闹,大家推杯换盏,喝啊,笑啊,一直热闹到夜里十二点多。
   婚礼就这么简单,新房是他的宿舍,只有八平方米,单人床加了一块木板,两床铺盖。娘家陪送一个小立柜,他做了一个木箱子,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     
   朋友们送的结婚礼物有:洗脸盆、暖水瓶、四扇屏、贴画、穿衣镜、被面、床单、枕巾。丈夫把穿衣镜、四扇屏、贴画全都挂在石灰墙上,给小小的新房增添了许多喜庆。这就是我的新家。
   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恋情,没有豪华奢侈的婚礼,也没有追求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录机)的齐全。但我们的两颗心紧紧绑在了一起,工作上相互支持,感情上相互理解,家务活共同承担,在部队大院幸福地生活了十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