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青春的记忆 卫兰英

青春的记忆 卫兰英

发布时间:2019-07-10 16:04:04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09
分享到:
青春的记忆

卫兰英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在孟津县锻压机械厂当工人。
    同宿舍的女工,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姑娘。我们每天一同上班,一同下班,一同到职工食堂打饭。食堂大厅里没有餐桌,只有四个卖饭小窗口。我们把饭菜打回宿里吃。每个人有两个洋瓷碗,一个大碗,一个小碗,一双筷子,讲究的还有一个调羹勺。吃过饭洗净后两个一扣,一不落灰二省地方,放在各自的桌子上。
    我们的桌子,就是自己的木箱子。上面铺上五颜六色的画报或塑料布,放上碗筷、牙具、梳子、镜子、书本,看着还挺美。凳子就是我们的床,我们坐在上边织毛衣,做针线,读读书,聊聊天,感觉十分满足。
    晚饭后,是宿舍里最热闹的时候。当时,时兴唱样板戏。女工有学唱巜红灯记》铁梅和奶奶的选段的;有身披床单,跳芭蕾舞巜智取威虎山》的 ;有学着《红色娘子军》吴琼花的,有学《白毛女》喜儿的。我们头戴纱巾,胳膊上绑着枕巾,挺胸,撅屁股,伸胳膊,仰着头,踮着脚尖,迈着大步跳来跳去,满屋子欢声笑语。都是一群忘乎所以的疯闺女。
    我们厂里的新工人都是从地区各县市招工进来的,有偃师的,孟津的,临汝的,三门峡的……当时,为了活跃工厂的文化生活,特招了一批会唱戏的,会打球的。
    想起那年“三八”妇女节的女子篮球赛,我都想笑出声来。
    那年,县里为庆祝“三八”节,组织了一场“三八”女子篮球赛。我有幸被选为篮球队员。队里除两三个会打篮球外,其他都是凑数的,包括我在内。我们经过短时间的训练,就上场比赛了。
    比赛开始了,我们锻压厂对县电机厂。我们没有球衣,没有球鞋,穿着各自结实宽松的衣服,在领队的带领下进场,在裁判的手势、哨声中跳球开场。我们的前锋和后卫沉着冷静,是打过篮球的老队员,我和几个刚学的队员在场内来回奔跑,一会儿挤成疙瘩夺球,一会儿胡乱跑接不住球,全忘了教练布置的战略战术。有的尖叫着同事的名字,有的高举着手招呼同伴,把球传给自己,急得前锋直跺脚……一个叫布景的小妹妹灵机一动,抱住球跑了起来……这下可笑坏了场外的观众,裁判把哨子都快吹破了,她才停了下来。
    一日中午,天气像闷罐子一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们一人一把扇子,呼呼地扇着,嘴里念叨着:热死了,下场大雨该多好!夏日的雨,像早已准备好似的,说来就来。
    我们站在屋门口,看到院里的一辆装满生石灰的大卡车,在大雨中冒着热气。突然,一位叫布景的妹妹说:“汽车会不会燃烧?”有人说:“不知道。”有人说:“生石灰遇水发热,肯定会有危险!”
    顿时,大家慌了神,拿什么盖汽车呢?用席子,我们各自掀起自己床上的苇席往院里跑,有人弯着腰缩着脖往外送,有人低着头伸着胳膊往上递,有人快速地抹拉着脸上的雨水,往上边盖。
    雨越下越大,如瓢泼一样,打得脸蛋生疼,刷得睁不开眼睛,雨点密集的让人无法吸气儿。来回奔跑的姑娘们被淋得透透的,秀发贴在头上,衣服粘在身上,从上到下流淌着水,湿了的布鞋沉甸甸的,走路像趟河一样……俊俏的姑娘们,个个变成了“落汤鸡”,盖好汽车后,大家相互看着笑了半天。
    想起,我们的青春岁月,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