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难忘的荣誉和责任 吉炳伟

难忘的荣誉和责任 吉炳伟

发布时间:2019-04-30 15:29:52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45
分享到:

难忘的荣誉和责任

吉炳伟

    近日整理以往的资料,发现了一张八十年代的合影照片,抬头上标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孟津县首届一次会议全体委员合影”。看着这张有些微微发黄的黑白照片,我仔细辨认一张张曾经熟悉的面孔,思绪一下回到了35年前。

    政协孟津县委员会成立于1984年,以前县里只有各界人民代表大会,是县人大和县政协的前身,代行人大和政协的职权。后来随着国家治理体系的不断完善,县级也单独成立了政协,这在当时是一件大事,那时我只有21岁,刚刚提任团县委副书记,并主持工作,荣幸地进入了首届政协第一次会议的筹备领导小组。筹备组组长是肖鸣皋,刚从县长岗位退下来,后当选为首届县政协主席。副组长是冯绍宗、蔡端品、任继轩、孙嘉宏,成员有17人,记得有王作则、王世三、刘群章、王本善、李文兆、罗七星、潘兆民、焦明伦、韩中秋、崔素娟、周呈祥、李双喜、李玉明、张水利、梅素珍、王顺有,还有我,都是各有关部门的负责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1984年7月13日,政协孟津县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县政府四楼会议室隆重开幕,出席会议的正式委员共84名。这些委员来自18个界别,我作为共青团界别的委员出席,是年龄最小的委员。妇联界别的委员是王芳珍,当时是县妇联副主席,工会界别的委员是王顺有,当时是县工会副主席。委员的组成范围很广,有党政领导,还有民主党派、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台属、侨属、工商界、宗教界等知名人士。我印象深刻的委员有书法家王俊生,他幼年习临颜柳欧魏诸体,尤其擅长行草,他的行草俊挺、圆润、刚劲,既端庄大度,又流畅生动,绝对是大家风范;画家余吟川,曾是刘开渠、黄宾虹、潘天寿的学生,他既画山水画,又画连环画,既画中国画,又画西洋画,风格独特,功力深厚;还有一位女同志名叫哈申高娃,记不着是什么职业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蒙古族,很多人的名字记不住,这个名字至今难忘。

    要说印象最深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曾任国民党陕西兴平、泾阳县长的卞西九老先生,当时他已经81岁了,个头不高,身材瘦弱,完全就是一个小老头。由于奇特的身份和特殊的经历,政协会上他成了比现任县长还出名的人,人们都想看看这位昔日的国民党县长是个什么样子,我也和他聊了几次,人非常温和,是一个很有内涵的人,对易经也有研究。说起他进入首届政协,还有不少争议,有些人有看法,认为他为国民党做了不少事,不愿意接受,为此肖明皋主席在工作报告中专门做了说明。我找出了当时的报告,有这样一段话:“在协商过程中,我们广泛听取各方面人士的反映和意见,全面衡量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当然,对于一个人,不可避免地会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意见,甚至会有些争执。但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看大局,看主流,看影响,看贡献,看爱国热忱,做了必要的说服工作。在意见基本一致之后,报请县委确定参加政协各界的人数和委员名单,为正式成立政协做好了准备工作”。这段话现在看仍很经典,体现了共产党海纳百川,团结各方面人士的博大胸怀。卞西九先生虽然有过错,但也做了很多有益的事,1942年担任国民党县长期间,河南大旱,他从陕西自费购运5000公斤粮食,帮助乡亲度过灾荒。解放后,发挥台湾亲朋多的优势,为不少台属寻找亲人,并从台湾得到珍贵的清嘉庆版《孟津县志》影印本,为新孟津县志的编纂立了大功。

    首届政协一次会议期间,我除了参加会议,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在简报组编写会议简报。编简报是个辛苦活儿,别人发言你要认真听,认真记,别人会后休息,你要加班写。上午的会议,下午出简报,下午的会议,晚上出简报,时间要求的很急。当时没有电脑,没有打印机,全靠手写,然后在铅字打字机上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自己写,自己打,自己印,自己发。好在我那时已在《洛阳日报》发表过一些小文章,有点文字基础,又加上县工会王顺有老大哥曾在县委办公室工作,对简报比较熟悉,我写完就征求他的意见,我编写的三期简报还算顺利。我夫人当时是县政府办公室打字员,我也跟着学会了打字,免去了求别人的繁琐,几天的会议虽然累一些,但感到很充实,很有意义。尤其是当时有委员提出县城主干道狭窄,有损孟津形象,提出应该改造,我将这条建议编入了会议简报,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加上不少委员提出议案,当年县委县政府就决定改造县城主干道,拓宽了道路,两侧栽植了雪松、桂花,使县城的面貌焕然一新,人们也把这条主干道称为桂花大道。

    35年过去了,合影照片上的84名委员,目前在工作岗位上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了,有不少人已离开了人世,像肖明皋主席、卞西九先生、余吟川先生等等。回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忘不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孟津,忘不了给我教诲的父老乡亲,忘不了首届政协的各界名流。孟津县第一届政协委员,对我来讲是难以忘怀的记忆,是值得骄傲的荣誉,也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