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顺天应时创辉煌 通古达今著华章

顺天应时创辉煌 通古达今著华章

发布时间:2018-10-18 09:15:0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40
分享到:
顺天应时创辉煌 通古达今著华章

——说说我们的班主任孙顺通老师

兰曦亮


    十年前,在“丹桂飘香满河洛,艳阳映辉洒盟津”的金秋季节,我们迎来了恩师孙顺通先生的七十岁寿辰隆重庆典。更令人兴奋的是,十年后的戊戌金秋,我们又喜逢先生的八十诞辰寿庆大典。我们这些当年的莘莘学子,在历经为人父人母的角色后,都已荣升到含饴弄孙的岗位。双手轻轻摊开:左手经验丛生,右手教训纵横。同喝黄河水滋养,共读启蒙书相聚,幸遇良师教诲的我们,更加真切体会到对老师的亲和敬。都没有、也不会忘记老师的千千不倦教诲和万万真情挚谊。在老师耄耋高龄的矍铄祥光普照下,我们每每静坐遐想,拳拳追溯记忆,切切魂牵梦萦。

    上一千年,也就是20世七十年代的当口,正值新中国成立20来年,逢遇“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时段,具体地说,1970年的冬季时节,才十六、七岁光景的我们这一批经受了停课、复课,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就学的初中生们,经推荐选送到所在家乡的老城高中东校又称作东良高中上学。这一年,所辖整个老城人民公社东半部的东良高中总共只招收了131人学生。分为72·1和72·2两个班,校园的大山墙上贴着几张大红纸公示着新生分班名单,特别还标明正、副两个班主任是谁。我被分在72·1班,我们的正、副班主任分别是刘光仁和孙顺通两位老师。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应该是由于客观情况和工作的需要吧,学校把孙、刘两位老师调换了一下,孙老师当了我们的正班主任,同时还继续教我们这一级两个班的语文,这真是历史的巧合和我们的荣幸。认识啦,我的老师!

    说老实话,学生之于老师,和人际间交往一个样,第一印象也是非常深的。对于孙老师的印象和其他老师一样,他们各具特色的个性都深深、牢牢地植根在我们的脑褶皱中。第一节语文课的题目尽管我已记不得了,但有心的同学还历历在目,一节课下来,我们这些在“文革”中也算历经“九蒸九晒”的青涩年轻人,挤在一起就对老师品头论足起来。更加有心人,在课余饭后或晚自习后就寝前,交谈议论纷纷然:同样一节课,孙老师在72·1班讲到那句话下课,到72·2班也是那句话下课铃响,并且他也没有带手表,当时肯定他也不具备经济条件有手表。特别是说句好像不中听的话,孙老师上课,我们一向没有见他拿过教案——实实在在地说,那是备在心里了。后来在教育局长岗位上,孙老师半开玩笑地说,要是硬性机械地按课时计划、教案来评定老师的好与赖,他自己就是最差的。实际他拿的课本上,都密密麻麻标满了注释,这实际就是备课的教案。孙老师给我们上课的爽朗笑声,谆谆教诲;侃侃而谈,妙语玑珠;春雨润物,点滴入土,令学生神往专注。那种记忆、那种水平,那种形象,那种语气,真的是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我上师范上教育学院,学教育学心理学,才更明白:随着学生年龄的增加,他们对老师的认可、尊敬和亲近,已经不再只是老师的年轻漂亮,不再只是老师衣着服饰的考究,不再是老师身后的各种背景。而主要则是老师的德行学识和水平,是老师那种独具特色的教学艺术和教学效果。之所以对孙老师的具体哪一节或哪一课印象特殊,我真的说不上来。说实话,那是因为孙老师的每一节课都讲得引人入胜,那是因为我们都身临其境、心入其中,那是因为老师的每一节课都是无瑕精品、上乘之作。就像我们手捧满把珍珠不可挑剔。精彩啦,我的老师!

    我们都清楚记得,孙老师当着班主任或者副班主任,同我们一起出早操,勇登邙山岭;搞晨练,飞奔黄河滩;组织班会,开展思想教育、阶级教育、纪律教育和学习指导,使我们从萎靡走向蓬勃,由混沌迈向开化,自蒙昧脱身文明;响应号召,带领我们学工、学农、学军:拉砖运沙,垛墙建房,刷染纸张;开辟荒山,嫁接红枣,植树种粮;河滩军训,顶风傲雪,雄姿飒爽。这些都使我们在书本以外,又增添了丰厚的人生经历和收获。孙老师等举全届学生之能,主导《槐树庄》、《收租院》;孙老师独挡一面拼一班学生之力,编排《平原作战》、《人欢马叫》。都收到不同凡响的多维演出效果。这其实是货真价实的素质教育和全面发展,这比当今正在唱响的素质教育超前了40多年。

    每每静坐深思,我都由衷感慨: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三要素来甄别的话,我们有幸处在新中国这方艳阳天,我们有幸处在东良高中这块风水地,我们有幸运到了孙顺通们这些个好老师。后来我们毕业了,回到生产队务农,进入本村学校教书,恢复高考又进入师范学习,参加工作后继续上电视大学,继续进修教育学院深造,我们愈加感受到对高中老师传道、受业、解惑的毕恭毕敬。多彩啦,我的老师!

    20世纪八十年代中叶,在顺应着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改革大潮中,我在三门峡市陕县工作,闻听孙老师在孟津百业待兴和教育继续大滑坡的维艰时段,受命主政县教育局局长。我打心眼儿里高兴:孟津的县委政府主要领导真的是近伯乐而识人杰,真乃孟津教育和孟津人民幸甚。孙老师这一干就是十三年。这十三年,在孟津的教育历史上,可以说是前绝无古人,后难有来者。孙老师在联合国的论坛上代表中国河南讲话,令与会者点头称赞;孙老师组织现场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20多个国家科学家莅孟考察,河洛大地耳目为之一新;孙老师引进倡导“注·提”实验,全国首届年会在孟召开,成为孟津人民津津乐道的盛事;集资建校卓有成效,全国现场会在我县布设9个学校参观点,属全省唯一;孙老师在全省首创教职工量化考核,为教育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孙老师率先开辟15亩园丁园,全省改善城镇教师住房条件现场会在孟津县召开;10多年孟津教育全面发展,一直雄居全市第一,在全省也颇具名气。这些都为孟津树起了一块又一块特殊广告牌,为孟津教育、孟津师生和孟津人民带来了远远近近的实惠和无法以物质、金钱来衡量的丰硕收获。正因为这样,当时的河南省教委,也就是教育厅特意责成洛阳市教育局,追加国家级先进名额,不占用教师指标,明令市教育局上报孙顺通老师为国家级先进教育工作者,老师晋京参加全国先进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神奇啦,我的老师!

    不论大事小件,只要客观允许,孙老师总是躬亲力行。他带领教研室的同志们下乡到校进课堂,亲自测查小学生的识字量。当时好多学校的小学生一见到孙老师去学校,都会喊着:孙局长来听课啦!不管烈日酷暑,暴雨如注;不管寒冬腊月,朔风飘雪,通不了汽车就骑自行车下乡。集资建校,一百多个校口多次跑遍。在人们教育人民办 的大形势下,他带领的教育局,引起了县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与格外青睐,引起了当时全县四十万人民的飞天热情,激起了他挥动生花的妙笔,亲自撰写出一篇又一篇感人肺腑、催泪潸然的恩泽颂碑文。在当时还没有如今商品房的时代,他率先促成规划15亩园丁园建设蓝图;为规避“楼建起来,人倒下去”的弊端,采用小包工,优质高速使5幢大楼拔地而起。县城区域教职员工应有尽有,譬如教育局机关,年轻到刚到岗就业的打字员小青年,平凡到默默无闻的火头军大师傅,人人都有套房住。在尚未扩招高考升学人数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能代表一个县水平的高考高招,真是让孟津人民得够了实惠,真是让兄弟县区望尘莫及,不只是望其项背,真是让我们孟津人民、孟津教育极尽了扬眉吐气。独创啦,我的老师!

    就是在花甲之后的20年间,孙老师更加体现出“东隅辉煌,桑隅犹明”的作为,真正表露出“名士年迈,壮心不已”的心志:创办双语、树人、璞玉等学校,开辟老区希望学校,开办孟津老年大学,对大教育忠心不渝;多任县关工委主任、老促会会长、老科协等十数个兼职,对社会公益事业全心尽职。实在是人们心目中的一棵长青树。

    孙老师在教育局任内不只一次跟我说,成天工作真是太忙了。我要是退休了,一定写作出书。我想:以老师的人品、学识和经历,一定能做到的。但一定是很辛苦的。从电视等媒体上知道著名科学家、专家、学者,尤其是年迈之人,还能躬亲操控键盘,具体敲打文字,设计编辑,除了当时尚健在的如钱学森、季羡林等这些高远的“国宝”级名家大师们,在我们周边身旁,我尚未发现有已至耄耋高龄的前辈,仍整天静坐在微机前,搜索天下,点击热点,著书立说,为我们创造精神食粮的。每每见到老师这样,我都既心里发慌,方寸惭愧,又倍感动力,为之振奋和鼓舞,为之激励和鞭策。和这样的长者同心共事,其实如坐春风。颇有近朱者赤,近文者明之快感。

    到现在,经孙老师一手撰写的著作达29部之多,加上他主编的著作和丛书,共达31部之多。我在好几个场合都说,古人的“学富五车”是在状学识之高深,喻竹简之丰厚,书卷比之超身,大约就是百万字。尽管不少,但毕竟那是用竹简穿系起来的,倘若印制到纸质上去,它就是三部专著。孙老师的几十部煌煌巨著,洋洋计千万言,我换算了一下,假若刻写到竹简上去,恰好是十倍于“学富五车”,那就是五十大车。奇迹啦,我的老师!

    由于近在老师身边的缘故,老师的书成稿付梓印刷校对时,我大多参与其中。有人说,文章作品在成书过程中,读得最认真的是两种人:一是著书者本人,二是校对者他人。这话说得不免绝对化和有失偏颇,但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一种社会现象。我有幸大多机会作为老师新作的第一名或第一批读者,老实话的确是受益匪浅。老师的书逼着我学习了以往不十分确定的新知识,催着我订正自己原本不准确的新领域。在不知不觉中,在潜移默化中,在细细品味中,我感觉着自己又向前进了。

    有句话说得真妙,老师就是老师;我说,学生毕竟是学生。跟你说句悄悄话:在早已跨入21世纪的当代,刚刚跨上60岁边沿儿的人还要向年逾古稀的长者请教使用微机、通过电子邮箱转发邮件。这就是笔者本人向孙老师学习以后才掌握的。佩服了,我的老师!

    有人说孙老师是孟津的孔子。我冷静想了好久,说的有异有同还有商榷之处。同的是孙老师和孔子一样都是大教育家。不同的是孔子乃两千年前鲁国司寇,是对人的强制改造,当然孔子当老师也是有教无类的;孙老师是当代的教育家、县政协主席,是潜移默化熏陶育人。并且绝不仅是孟津的孔子,至少是河洛大地的当代孔子。孙老师的道德文章、孙老师的几十年教育教学的辉煌,孙老师的人格魅力所产生的晕轮效应,怎一个区区孟津能盛得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的延续,孙顺通文化、孙顺通文章及其文明必将彰显出愈加璀璨的光和热。我说,孙老师就应该是央视即将播放的“出彩中国人”。出彩啦,我的老师!

    我自教育局退休后即到县关工委、老促会,也算是为下一代、为老区发点儿“光”和“热”吧。自从和孙老师等老同志在一起“打疙瘩”——共事,感到有道不尽的乐趣:看到孙老师们老当益壮,不用催促自奋力,也感到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在老师面前,就把自己当个未退休的年轻人用吧。人只要心态不老,就会年轻!

    “生命在于运动”。孙老师时常说这句非常符合辩证法的名言。为了编纂好九卷《孟津古文化大观》,孙老师踏遍了洛阳北邙的岭峰沟壑,为了科学求证,孙老师数次登顶“龙马谷堆”,多番涉足瀍河源头、瀍沟两畔,几度往返于扣马滩、白云观和妯娌河边。我多次说,在这位朝气蓬勃、生命之树常青、名副其实的老师面前,我们的“累”、“怕”和“不会”都是那么的苍白懦弱,自己都感到面赧汗颜。

    十年前,在为老师七十寿庆的那个金秋,我作为老师的学生代表,向老师敬献了《献给孙老师的致敬信》,总有意犹未尽之意。今天在孙老师八十寿诞吉庆良辰美景之际,我将以此文献给孙老师,以作补充;献给大家,希冀以此引起共鸣。致敬啦,我的老师!

    现在,我仍然引用我学生的话献给我们的孙老师:虽然我是您不合格的学生,您却是我们最称职、最优秀的老师!

    敬祈孙老师、孙师母身心康健,青春长驻,福海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