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家乡的田野 崔晓辉

家乡的田野 崔晓辉

发布时间:2018-08-08 19:04:36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00
分享到:
家乡的田野
 崔晓辉 

  

    “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这首诗,常常会让我想起家乡的田野。那是黄河南岸一方平坦的沃土,位于“鱼米之乡”会盟镇的西北角,和村庄仅仅一条公路之隔。也许它算不上十分广阔,但却是我心灵深处的乐园,多少童年的欢乐,似乎还荡漾在田间地头……
    当河边的薄冰开始融化,垂柳绽出鹅黄的嫩芽,绿毯般的麦田在春风的吹拂下泛出了新绿,小伙伴们便上篮子、拿着小铲兴冲冲地跟着爷爷奶奶们去地里挖野菜。“这是荠菜,那是米蒿,还有毛妮菜、面条菜……”大人们如数家珍,小孩子们却乱挖一气,挖累了就躺在地边高高的土垄上,嘴里嚼着刚拔出来的甘草或“毛毛芽”,眯着眼望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最快乐的事情要数在田野里放风筝了,全是小伙伴们自己动手做的,骨架用的是竹帘子上抽下来的竹篾,扎牢后在外面糊上一层厚厚的报纸,再用红蓝墨水和蜡笔涂得花花绿绿,画上眼睛和嘴巴。看着自己做的风筝越飞越高,小伙伴们在下边兴奋地欢呼,一颗童心也随之放飞在蓝天之上。
    夏天到了,田野里金浪滚滚,学校放了麦假。清晨,孩子们早早起床,带上草帽、拉辆架子车、拿着磨得明晃晃的镰刀跟着父母下地割麦子。刚开始觉得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就感到腰酸背痛。太阳也毒辣起来,而麦子怎么也割不完,终于忍受不了,跑到凉快的地方休息去了。等架子车装满,父亲驾辕,孩子们自觉地跑到前面拉绳子,身子向前倾着使出浑身的劲儿,车子便稳稳当当地向打麦场进发。打麦场很大,轧得平整而结实,未经脱粒的小麦整堆地放在那里,几台打麦机震天地吼叫着,大人们忙得不可开交:有的往打麦机里塞麦子,有的在下面筛麦粒,有的挥着大叉拢麦秸。孩子们也在旁边帮忙装口袋,一直忙到深夜,打着盹儿靠在麦袋上或麦秸堆旁就进入了梦乡。暑假的时候孩子们往往在家呆不住,就趁着父母午休的时候溜出来,到野外的树上粘知了,或是到地头的树荫下面打扑克,有些胆大调皮的还跑到菜地里面偷来半青半红的西红柿和带刺的黄瓜,一边大口的吃着,一边听着杨树叶子里传来的清脆鸟鸣,真是惬意极了!下午回到家中不免要被大人虎着脸熊上一顿,但过后仍笑嘻嘻地不以为意。
    秋天田野里多的是玉米、花生,也有小片的大豆和红薯。秋作物正嫩的时候,大人们从地里摘些玉米棒子、花生和毛豆,煮得香喷喷的,孩子们总也吃不够。收玉米是小伙伴们比较害怕的农活,钻进地里浑身又热又痒,收完了玉米还要跟着大人用鐝头把玉米杆连根除掉,把田地收拾干净。回到家中再把成堆的玉米棒子除去包衣,编织成串,挂在长长的粗铁丝上,过不了几天满院子便金灿灿的。大人们还抽出时间,用玉米粒在铁锅里炒出又香又脆的炒豆,馋嘴巴的孩子往往吃得上火。收花生则相对轻松些,拿铁耙把花生连秧子带果实从地里扒出来,倒竖起来放在田里晾干,然后把果实摘下装袋即可。秋天忙是忙了些,但对孩子们来说也有很多的乐趣,除了可以享受田间新鲜的美味,还可以在一起逮蚂蚱、捉蟋蟀,摘些圆圆的野果来玩。夜晚有月亮的时候,就陆续来到打麦场上捉迷藏,围在一起唱儿歌、讲故事,一直玩到很晚才意犹未尽地散去。
    冬日的田野则显得十分空旷,除了满地的小麦是绿色的,到处都是一片萧条,但却依然挡不住童心的兴致。等到放了寒假,阳光晴好,就带上干粮,拿着《故事会》、《童话大王》、连环画之类的书籍,跑到打麦场上,找几个朝阳避风的麦秸垛,掏出几个浅浅的窝来,把身子缩靠进去,晒着太阳,躲在里面津津有味地看书,看完了就相互交换,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议论。最高兴的还是大雪过后天气放晴,大家跑到打麦场上堆雪人,在野地里相互追逐着打雪仗,力气大的还把雪球塞到别的小伙伴的衣领里,引来阵阵尖叫。家狗们也跑到在雪地里撒欢儿,有时还能看到一只灰黄色的野兔飞快地跑过,这时大伙儿便喊着“逮住它、逮住它!”,眼尖的几条家狗赶快追上去,但却撵它不上,不久便耷拉着脑袋跑回来了。老人们则远远地望着田地里厚厚的积雪笑得合不拢嘴,说着那句古老的谚语:“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随着农业现代化步伐的加快,家乡的田野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乡亲们用上了大型联合收割机和自动喷灌设备,收庄稼、种庄稼省气力多了。镰刀和架子车都退出了历史舞台,打麦场也消失了,大部分劳动力从繁重的田间劳作中解脱出来,远离家乡外出务工。特别是近年来土地流转后大部分种上了新型经济作物,变成了草莓园、葫芦园和山药种植基地、林苗基地,许多乡亲甚至不用再下地劳动。但他们依然回味着过去的岁月,晚饭后在公路上或广场上散步时经常会说:“往年的这个时候呀,又该收庄稼了,那时节可真是忙呀……”唯一不变的是,在他们身边的田野里,依然充满着勃勃的生机,充满着丰收的希望。
     家乡的田野就像一位伟大而慈祥的母亲,她用自己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儿女,赐予他们无限的幸福和欢乐。她牵挂着每一位离开家乡的游子,默默地保佑他们平安、顺利。而远方的游子们,也都牵挂着自己的土地母亲,即便是不能回来,也在心底轻声地把她呼唤,让自己重新回到她那温暖的怀抱,回到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