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天在下雨我在想你 李国民

天在下雨我在想你 李国民

发布时间:2018-07-12 15:02:38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3
分享到:
天在下雨我在想你
 李国民

    这几天,屋外下着淅淅沥沥的连阴雨,蓦然,一件来自巴山蜀水郫县的包裹翩然而至,网购的手绣“竹兰梅菊”鞋垫映入眼帘,顿时,我热泪涟涟,记忆之舟颠簸荡漾。
    十年前,我正值不惑之年,长期呆在机关熬死工资,常常嗟叹岁月蹉跎。而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老同学石头,摇身变成了“空中飞人“和大款,在号称“中原文化艺术杂耍之乡”的老家,呼风唤雨,派头十足。我见贤思齐,也东拚西凑筹款上了儿童玩具项目,欲与石头等大腕争高下。
    我仰仗邻居好友牵线搭桥,相约奔赴四川成都郫县体育场,开启了跋山涉水的杂耍之旅。那时,正处于农村秋收后的会荒期,是娱乐杂耍项目的青黄不接阶段,一群初来咋道的毛头小伙,像无头苍蝇似的东跑西跑,捕捉当地乡镇赶场(四川话,赶集)讯息,经过近一周的奔波、打听、折腾,红黄蓝绿的车票攥了一大把,仍一无所获。几天的秋雨淅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我们便结伴同行,到附近的休闲竹苑喝茶聊天、看斗地主。
    茶苑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农家妇女,当地人都叫她胖嫂。胖嫂严妆高髻,体态丰腴,干炼利落,一口地道的四川成都话,诸如蹄花(猪蹄)、海子(鞋子)之类的方言,我如同云里雾里,似懂非懂,好在她老公是河南洛阳人,热情地为老乡客串“翻译”,才搞懂胖嫂所言何物。
    胖嫂的茶苑大致有二亩见方大小,四周毛竹挺拔郁郁葱葱,水塘倒影,拱桥流翠,垂柳婀娜,茶香袅袅,媲美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苑内摆放五十多张竹茶桌,八间二十平方左右的棋牌室,六个茶艺员,一个安保员,一个勤杂工,比较正规,回头客较多,是放松心情,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是当时成都郫县首批小有名气的农家乐试点之一。
    胖嫂热情的泡上一壶上等竹叶青,茶香袅袅中竹筒倒豆子---自报家门。早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老公来自中原河南洛阳,其到四川跑运输谋生计,因哥们义气给朋友车辆抵押货款,朋友因经营不善公司破产倒闭,其唯一的车辆也被法院拍卖抵债,无奈只好租赁一块闲置空地,先过渡一步看看行情,先暂开一小型农家乐试水,建茶苑的初期,胖嫂跑手续、跑批文,筹资金、招人手,胖嫂老公则购料,施工、装修,忙得像陀螺一样不停地飞转,胖嫂夫妻累得精疲力尽,人廋肤黑。而胖嫂的公公婆子因病又相继辞世,一双儿女在河南老家成了可怜的留守儿童,那时学籍严苛,政策壁垒较多,跨省转学堪比蜀道登天,胖嫂心里感到无助和憋屈。在这燃眉之急的节骨眼上,老家一文艺团体的王老板,动用所有人脉资源,毫不犹豫伸出援手,办好了胖嫂孩子的跨省转学手续,一双儿女得以就近入校就读,卸掉了胖嫂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胖嫂夫妻俩又精神抖擞,全心投入到茶苑的后期续建中,由于胖嫂夫妻热情好客,价格公道,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胖嫂茶苑鹤立鸡群。自此,胖嫂夫妻心生报恩念想,爰屋及乌,只要河南的文艺演出团体到此,尽其所能,能帮则帮,义务洗衣做饭、免费腾房住宿,从不推三拖四,对河南人情有独钟,关照有加。
    茶苑四周翠竹环侥,刚好位于巷子南出口。背靠一小区开发中的烂尾楼,约有一块三亩大的三角形空地,只居住着一位看门的老大爷,大爷七十岁左右,手持长杆儿竹烟袋,身体佝偻,皮肤黝黑,大家因而唤他黑爷,他也乐呵呵不叫自应。据黑爷讲,他和开发楼盘的老板是同村人,老板因多线投资,入不敷出,此楼盘己烂尾二年光景。因前年自已病重急需用钱,老板毫不犹豫慷慨相助,自已才躲过一劫,又抢回了半条命,却落了个脉管炎的后遗症,如遇刮风下雨痛苦不堪。而黑爷为报老板救命之恩,果然婉拒当地光荣院(四川称谓,河南称敬老院)的照顾,分文不取给老板看护工地,而好心老板也隔三差五,送些米面油盐抚慰黑爷,黑爷还爱听河南戏和河洛大鼓,还是《梨园春》的铁杆戏迷,《朝阳沟》、《卷席筒》选段,唱的字正腔圆、有板有眼。黑爷虽生活清苦,但苦作有乐,倒也安逸巴适(成都话,美得很)。年轻时后在河南郑州当兵,讲一口地道的河南话,笑称半个河南老乡,对河南人很是高看和友好。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首场拉客演出前夕,千头万绪乱如麻。胖嫂把茶苑临时托给亲戚帮忙照看,夫妻俩天刚蒙蒙亮就不请自来,忙前忙后,免费供茶水,找电工,借电表,帮我从茶苑扯线引电,中午还替我们做可口的河南烩面;而黑爷也老当益壮,帮助清垃圾、围场地、发传单、拉人头,忙的不亦乐乎。这里场地大,有顶棚,无地租,聚人气,刮风下雨不误孩子们玩耍娱乐,还真是个做生意的风水宝地。每逄节假日,大人小孩摩肩接踵,生意人气爆棚,十分钟轮换一场,美美气气小赚一笔。我也慷慨回赠胖嫂、和黑爷不少免费入场劵,还隔三差五扎堆喝茶聊天、小酌小饮,大家相处如故,其乐融融,惬意有加。后来,附近的绵阳、德阳、都江堰等地交流会密集登台,我们则像候鸟一样异地穿梭流动。期间,也常常通过手机嘘寒问暖,寒暄家长里短,胖嫂还托人送来赶场新会谱,解了我“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燃眉之急,我面若桃花春风醉,心里比茶香比蜜甜,浑身充盈着信任和温馨,生意也步入正轨渐入佳境。
    熟料,天有不测风云,5.12汶川7.8级地震袭来,举世震惊。天塌地陷,道路、通讯中断,有些亲人阴阳两隔,财产严重毁损。当地政府抗震救灾指挥部,果断启动、实施应急交通管制,我们也陆续被劝返劝离,想一探究竟,多次尝试寻找,无数次拔打胖嫂和黑爷的电话,始终无法联糸上线,成了心里永远的歉疚和遗憾,后来,才知成都郫县也是地震重灾区之一,悬着心又揪得更紧,此后,因原先的疏忽大意,胖嫂、黑爷的真实姓名难以确认,也许已列入失踪人员名单,河南老家一度流传多种版本,但至今仍杳有无音讯。
    如今,十余年过去了,灾区重建美如画换了人间,胖嫂和黑爷可否安好,胖嫂和黑爷你晓得(四川话,知道)吗,远在河南洛阳的老李兄弟,时刻铭记知遇之恩、助人之心,老天仍在淅淅沥沥下雨,我触景生情更加想你,我翘首以待祈盼着你俩安康,诚邀你(们)来洛阳赏牡丹、游龙门、看歌剧的承诺还没兑现呢?我今生一直等你(们),直到我油尽灯枯,地老天荒。
    《天在下雨我在想你》的歌声又在耳畔回响,胖嫂、黑爷和我的凄美故事又在浓烈的发酵着,茶香、笑声、憧憬又恣意的缠绕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