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梨花飘香情更深 谢玉民

梨花飘香情更深 谢玉民

发布时间:2018-05-09 15:14:1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02
分享到:
梨花飘香情更深

谢玉民
   对于生于梨乡、长于梨乡的我来说,任关山阻隔、风雨劫难,也难以割舍我对梨树的萦怀。因为,它的根系,已盘根错节、深深扎在我的脑海,周身血管无时不涌动着梨子浓蜜的汁液。梨树已成为故乡的印记。
   而我尤爱梨花洁白浓香,每当梨花绽放时节,我总要回到老家欣赏梨花,贪婪地吸吮麦田飘荡着的青苗带有梨花芬芳的清新空气。然后,再去看望树仁伯。

   我与树仁伯是45年前在梨园结为忘年之交的。那时,我还是一个17岁的毛头小伙,树仁伯已是当了九年生产队队长的壮年人。彼时,村南邙山脚下布满乱杂坟的坡坪地长有几十棵梨树。梨子将熟季节,为防毛葛狸等小型动物遭蹋和吓阻盗梨者,夜里需指派专人看护。但因惧怕鬼魂,没人愿去,树仁伯邀我同他结伴看护。晚饭后,我俩把架子车平绑在梨树上、铺上草席当床铺,树上再挂一个系有小玲铛的毛葛狸笼,毛葛狸在笼子里面不断跑动转动笼子,引起玲铛响动。不但能吓阻毛葛狸,企图偷盗者听见玲声响,知道有人看护,就会收起不良之心。也许是排缱无聊,抑或是为我壮胆,在满天星斗和忽明忽暗的烟袋锅映照下,他常常伴着悦耳的玲声和兹兹燃烧的烟丝,给我讲抗美援朝战斗故事。有一次,他们团完成阻击任务后奉命撤退。在另一高地坚守的一个排无法接到命令仍在坚守,团长先后派去两个通讯员传达撤退命令,都光荣牺牲。全排战士面临危险,危急之下,17岁的李树仁自告奋勇,愿再去传达撤退命令。于是,他冒着敌人的炮火,一个弹坑向一个弹坑地跳跃前进,顺利完成任务并立三等功一次。还有一次,他们团陷入敌人重重包围之中,他和指导员奉命前去侦察敌情。半夜时分摸到一个铁丝网近处,隔着铁丝网,隐约看见前面灯光闪烁、人影窜动。他判断是敌人炮兵阵地,就用步话机向我军指挥部报告。我军一阵炮火攻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纷纷龟缩战壕乱作一团。他和指导员用冲锋枪向战壕里的敌群扫射。这一仗,他俩共打死敌人38个,俘获敌兵11人,敌炮阵地被摧毁后,志愿军胜利突围。李树仁又立三等功一次。

   树仁伯当了18年瘸腿生产队长,从没有释怀对梨树的眷恋。在“以粮为纲”的年代,由于硬顶公社“要把梨树全部砍伐”的指令被撤职。梨树被毁后,树仁伯去到梨园大哭一场、病倒卧床。三个月后,又被乡亲们选为队长。改革开放年代,62岁的树仁伯又被聘为村梨树技术员,负责全村梨园的技术指导,成为远近闻名的梨树大王。我遭劫那年,树仁伯到医院看望时,特意带来一篮子鲜梨。他说让我尝一尝他亲手培育的新一代杂交梨,盼望我利利落落早日康复。我问树仁伯梨子收成怎样,梨花嫂抢着说:“好着哩,咱村种梨户那家不挣三、五万?汶川地震时,树仁伯还捐了1000块钱呢”。

   ……

   与树仁伯共享梨园星空早已远去的又一个梨花盛开时节,我再回故乡。平直的水泥路在车后不停地延伸。车窗外,一幢幢新颖别致的农舍一闪即过。蓝天下,园成林、树成行。春风和暖、梨花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