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北魏第一谋士崔浩 孙顺通

北魏第一谋士崔浩 孙顺通

发布时间:2018-04-11 10:28:20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07
分享到:
北魏第一谋士崔浩
孙顺通

   
   崔浩(?——公元450年)清河郡武城人。生于当时一流的家庭里。其人面容清秀,皮肤细腻白皙,手指纤长柔嫩,外貌看上去像个“伪娘”。而其才智过人,才艺通博,究览天人,政事筹策,时无有二。可谓“胸中藏有百万兵,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计谋往往高人一等。被誉为北魏第一谋士。崔浩曾经仕北魏道武帝、明元帝、太武帝乃三朝元老,官至司徒,参与了北魏三朝的军国大计,为促进北魏统一北方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崔浩因为写得一手好字,二十岁时,被安排在拓跋珪身边,做了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的秘书,他工作勤勉,孜孜矻矻,经常在朝内加班不回家,颇得拓跋珪赏识。道武帝拓跋珪晚年因过分食寒食散而得了狂躁症,几乎是杀人如麻,而近在咫尺的崔浩,却能够独得道武帝的恩宠,而毫发无损,足见其人之能耐并非一般。
   明元帝拓跋嗣即位后,崔浩担任“帝王师”,为皇帝拓跋嗣讲授经书。皇帝拓跋嗣每次去郊外祭祀天地,崔氏父子二人都坐着豪华的车子。老百姓羡慕不已,他们常常教育自己的子女说:现在好好读书,将来我们就会和崔浩家一样幸福。
   作为一国之元首,最难的就是国家走在十字路口时,是向左还是向右两难的情况下,这时候正是考验各位智囊参谋水平的高下关键时刻了。
   晋朝刘裕北伐后秦时,因为黄河两岸都是北魏的地盘,这成了是刘裕军队向前迈进的一道“拦路虎”。刘裕写信给北魏皇帝拓跋嗣:“我只是暂时向您借道,等攻破长安以后,就会将借道还给你。”
   当时,北魏众大臣义愤填膺,一致认为一旦后秦灭亡了,刘裕下一个要消灭的对象就是我们,为了国家的安全,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借道给刘裕。
   崔浩却站起来说道:“借,要借给他。眼下晋军士气正旺,我们目前的力量是没有办法阻挡他们的。等到晋朝的军队入关后,我们出兵切断刘裕的归路。这样,等到晋朝和后秦两家打得两败俱伤以后,我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但是,拓跋嗣唯恐“受辱”,没有接受崔浩的意见,派兵出击刘裕,结果被刘裕打得溃不成军。北魏丝毫无力阻挠刘裕在黄河两岸的恣意来往。
   太武帝拓跋焘在位时,想向北讨伐柔然,此时,南方的文帝刘义隆扬言:要夺回黄河以南的土地。话音刚落,两国边境便有小规模的冲突。这让拓跋焘左右为难,是南征,还是北伐?难以决定。
   多数大臣认为:柔然是鸟不拉屎的地方。那里的土地不能耕种;那里的百姓当奴隶都不够格。况且他们到处游牧,漂泊不定,我们到哪里去找他们呢?即是打到最后,恐怕也是白费力。而南方的威胁不可小觑,这是明明白白在剐我们的肉啊!甚而有两名术士,掐指算卜,也是应当南征,不可北伐。
   这时候崔浩力排众议说道:“不然,柔然经常来骚扰我边境,倘若我们听之任之,柔然就不会消停。这样,我们的土地就会被他们慢慢蚕食,老百姓常年会诚惶诚恐。这时候,柔然对我们肯定还没有防备,所以我们北伐,一定会胜利。而南方刘义隆历来缺乏血性,说话往往不算数,眼下不会越过黄河,所以,我们尽管放心北伐。”
   一贯刚愎自用的拓跋焘听了崔浩的意见,出兵柔然,结果大获全胜。而这时刘义隆还在谋划着对北魏的作战方案呢。
   自此,太武帝拓跋焘不仅把崔浩当重臣,还把他当作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对待,甚而允许崔浩随意出入自己的卧室。拓跋焘有时候遇到什么疑难的事情,常常亲自去到崔浩家里讨教。
   崔浩自己也常常自比于汉代的张良。确实由于崔浩的才华太高,其出众程度,让人忌惮,让人嫉妒。往往是别人都看不出来的事情,只有他能够看得出来,别人都反对的事情,往往只有他独树一帜表示赞成。事后事实最终证明,他往往都是正确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善于谋略的大家,却不善自谋。崔浩自己笃信道教,就力劝魏太武帝灭佛。拓跋焘对于崔浩是言听计从,于是,寻找机会在全国大杀和尚,毁灭佛寺。而当时北魏上至太子、公卿;下至庶民百姓,信佛的人不计其数,崔浩此举得罪了一大批鲜卑贵族,加之崔浩主修国史时,又直书其原,“暴扬国恶”,不避忌讳,内容涉及大魏王朝先辈许多同族杀戮、荒暴淫乱的史实。崔浩在《国史》中“尽述国事,备而不典”,毫不掩饰地“暴露国恶”,将太武帝的祖先们做的那些不光彩事情合盘托出,致使人人皆知。加之于文人好大喜功,崔浩又费银三百万,把这些国史铭刻于石碑上,立在大路旁,方一百三十步,想使其内容万代流传。这样,就算他自己不主动树敌,他的“才艺通博”,也常常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有一大堆庸才对他嫉恨得要死,致使朝廷之内几乎是“共排毁之”。
   鲜卑贵族、诸王以及嫉恨崔浩的群臣纷纷上言,惹得拓跋焘怒不可遏。这时候,拓跋焘基本上统一了黄河流域,还想统一中国,立主中原,汉人崔浩又有着浓重的汉民族情感,这也成了拓跋焘先北后南战略的巨大障碍。古训云:“狡兔尽,则良狗烹,敌国灭,则谋臣亡”。拓跋焘这位还未完全开化的胡人武夫,在他尽诛了崔浩的全族,又诛杀了与崔浩有姻亲关系的范阳卢氏、河东柳氏以及太原郭氏。由于燕赵汉人的几个大族遭到如此沉重的打击,使得北魏一直制度化的汉化过程,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魏书》这样评价:“崔浩才艺通博,究览天人,政事筹策,时莫之二,此其所以自比于子房也。属太宗为政之秋,值世祖经营之日,言听计从,宁廓区夏。遇既隆也,勤亦茂哉。谋虽盖世,威未震主。末途邂逅,遂不自全。岂鸟尽弓藏,民恶其上?将器盈必概,阴害贻祸?何斯人而遭斯酷,悲夫!”
   堂堂一代谋士崔浩死得是否冤屈我们另作别论,但崔浩死得屈辱,令人匪夷所思。当时是盛夏时分。天遇酷暑,原本丰神玉貌的崔浩由于长期关押的缘故,这时候变得神情憔悴,蓬头垢面,浑身上下还散发着龌龊难闻的气味。崔浩站立在囚车之中,数万人在看热闹,好像没有一个人对这位为北魏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司徒惋惜和叹息。周围喧嚣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在鲜卑士兵严格地押解下,囚车走向刑场。崔浩低垂着头,只能听到监斩官厉声的吆喝。突然间,那些解押他的士兵向着崔浩的头上洒其尿来,崔浩全身都被浇湿,扑鼻的尿骚味让这位赫赫有名的谋略家感到难受。一向喜欢清洁的崔浩看到士兵们轮番地对着他撒尿!他不禁一声长叹:“士可杀,不可辱!”南北朝时期的一代豪杰就是这样引颈就戮。
   崔浩之死,其原因异常复杂。首先,在于崔浩的思想深处,汉人乃高等士族的优越感,以及他所推行的“齐整人伦,分明姓族”的政策。他推崇汉人高等士族的家学与家风,并将其作为担任高官的重要标准。引起了鲜卑贵族们极大的不满。再者,因为皇帝与太子、贵族社会之间存在着难以化解的激烈矛盾。皇帝拓跋焘不想与太子、贵族社会矛盾表面化,所以,他不方便亲自出面,只能让崔浩出面抵挡,至少说崔浩之死并不是拓跋焘的本意。另外,崔浩还反对佛教,公然说什么佛祖是“胡神”,向太武帝推荐出身名门的嵩山道士寇谦之,倡导以道教为国教,鼓动太武帝灭佛,强令天下僧尼还俗,没收寺院财产,焚烧经书,销毁佛像,这更让笃信佛教的太子愤恨不已。道教与佛教的角力,宗教的狂热性也成了崔浩死亡的原因之一。同时崔浩“才艺通博,究览天人,政事筹策,时莫之二,此其所以自比于子房”,也让人嫉妒得要死……而《国史案》仅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当上述这些力量的反扑越来越大的时候,崔浩只能当作社会矛盾的牺牲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