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村庄的信仰 王喜峰

村庄的信仰 王喜峰

发布时间:2018-02-13 11:09:2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87
分享到:
村庄的信仰
王喜峰


   庙护的庙里没供佛,最初听朋友这样讲,我以为他脑袋进水或被驴踢了。

   庙供佛,寺有僧,修炼隐藏奇山中。江湖高手在民间,神仙逍遥居天庭。

   这是起码的常识,庙里不供佛,供啥,除非人们搞错了,庙护的庙,本来就不是庙,或者,根本就没有庙。

   朋友调侃道:“你亲自去看看不就明白了,何必问我,又不是千里之外的路程,抬腿就到的事。”

   一定得去看看,无奈俗事缠身,总是瞎忙,纠结就在心里住下了。

   新年伊始,看到洛浦文友要来庙护、横水采风,我们孟津文友群,好长时间也没举办过采风活动了,何不借此机会,和洛阳文友联合行动,到庙护探个究竟,了却心事。

   为尽地主之谊,与庙护村委沟通,请那里德高望重,熟知庙护历史的人为活动做导游,村委欣然应允。

   1月20日,天随天随人愿,冬阳灿烂。如约相聚庙护景区。

   据谢氏长者介绍:庙护,因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庙而得名。

   明朝初年,谢氏从山西迁移到孟津,又从铁谢(汉光武帝陵景区)迁出定居这里。

   曾因,乾隆皇帝到登封中岳庙游玩祭天,乘船经过黄河渡口时,船上掌头带领20多名谢氏族人跳到黄河里推船,被赏赐黄绫伞,成了家族的荣耀。

   斑驳的老砖,泥土、料礓、红石排列成几何图形,砌起的老墙院内,有几尊雕像,复述着老爹打铁时,汗水流过块块肌肉凸起的胳膊、脊梁的艰辛,爆米花的清香,跟随父亲的挑担,弥漫在村口弄堂。

   老屋老房内,大小不一的瓦罐、瓷坮、瓦缸,让人想起老娘生豆芽,淹酸菜、藏鸡蛋的模样。

   长廊下的犁耙、牛套,驴围脖,让我脑海浮现出,父亲高举长鞭,口中不停地喊出“得得,喔喔”,挥洒着农家老把式特有的招牌动作,将层层梯田谱写成韵味十足的诗行。

   早已忘记的笨砖、土坯,蓝瓦模子,在马灯照耀下,从睡梦中醒来,回归原始的铿锵。

   从辛亥革命到解放战争的烈士们,都住在村里最好的房子里,大刀、长矛、军号,烈士战斗中用过的武器也摆放在一尘不染的柜子里,和烈士亲密对望。

   村尾已现,独不见庙在哪里,我实在是想揭开秘密,知道答案,遂问村中对面迎来的一位大娘,大娘扭头朝北面一个山坡上呶呶嘴,掏出抄着的手,示意我顺着这条唯一的村路走上去。

   果不其然,一颗柏树屹立在最高处,枯枝似鹿角,苍劲有力,活枝青翠欲滴,触手可及处的树枝上,绑满了红色的丝带,随气流飘逸。

   面南站在树下,临近中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视线跳过沟壑、村庄,树木,阻隔在黛眉色的群山起伏里,仔细看,树木繁茂的上空,丝丝缕缕的薄雾袅袅,有种欲说还羞美妙,令人陶醉。

   树上的牌子告诉我,此树距今有1600多年,让我不禁重新审视眼前的这棵古柏。从晋朝到如今,它因历经了太多的战争杀戮,看到过浩如星尘的悲欢离合,饱受了无以复加的,风雨雷电的摧残、打击,就让它的生命里,沁入了情感因子。于是,它就长成了一道风景,   一本书,一段历史,长出了精气神。

   文友陆续来看古柏,朋友提醒我:“你不去庙里看看”。

   “哪里有庙?”

   朋友指指古树旁,又指指东沟下。

   正好,树旁红房子的门打开了。我看到里面有尊塑像,头戴官帽,凤冠霞帔,上写“柏奶奶”,我顿时恍然大悟。

   再想起,村中最好的房子里,陈列的烈士遗像和大刀、长矛、军号,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庙护有庙。不同的是,庙护的庙里,供奉不是菩萨,是庙护人的家国情怀、庙护人的精神追求、庙护人的“缅怀烈士,不忘初心,不惧风雨,奋力向上”的坚强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