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北魏皇室风云

北魏皇室风云

发布时间:2017-11-22 08:50:36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93
分享到:
北魏皇室风云

——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之生前死后

孙顺通


   十六国时期,代国立国之前,分为中、东、西三部。公元295年,拓跋猗卢统治西部,后来统一中、东、西三部。公元310年,晋怀帝封拓跋猗卢为大单于,封代公。公元315年,晋愍帝进封拓跋猗卢为代王。第二年,拓跋猗卢暴死,代国国内为争夺权利而大乱。

   代国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之子,献明帝拓跋寔在变乱中重伤而死。当时,昭成帝拓跋什翼犍之嫡孙、献明帝拓跋寔之子拓跋珪尚未出生,拓跋珪出生前因其父重伤已死而成为遗腹子。公元371年8月4日,其母献明皇后贺氏生下了拓跋珪。公元376年,前秦苻坚发兵攻击代国。什翼犍兵败奔逃后被杀,代国随之灭亡。

   此时,前秦天王苻坚要把年仅六岁的拓跋珪强迁至秦都长安。代王左长史燕凤以拓跋珪年幼为由,力劝前秦天王苻坚想让拓跋珪留在部中,他说道:待拓跋珪长大后继为首领,这样,拓跋珪不会忘记苻坚施给的代国之恩。于是,苻坚同意将拓跋珪留在代国部下。

   当时,原代国的领地由刘库仁及刘卫辰二人分别掌管,拓跋珪的母亲贺氏带领拓跋珪从贺兰部迁至独孤部,与南部大人长孙嵩等人同属刘库仁统领。刘库仁本也为南部大人,拓跋珪等人到后,刘库仁仍如同以往一样尽忠侍奉他们,并没有因代国灭亡、自己改受前秦官职而有所变节,又招抚接纳离散的部人,处处表现得很有恩信。

   公元383年,淝水之战前秦苻坚战败,于是,国中大乱。刘库仁助秦军对抗后燕,被慕舆文夜袭杀害,其弟刘头眷代领其众。又二年,刘库仁之子刘显杀头眷自立,执意要杀拓跋珪。刘显弟刘亢埿的妻子是拓跋珪的姑姑,偷偷将刘显的意图告诉给了拓跋珪母亲贺氏。刘显谋主梁六眷是拓跋什翼犍的甥子,也派部人穆崇、奚牧将此事密报拓跋珪。于是,贺氏约刘显饮酒,将其灌醉,让拓跋珪与旧臣长孙犍、元他等人连夜逃至贺兰部。不久,刘显部中内乱,贺氏才有了到贺兰部与儿子拓跋珪等会合的机会。这个时候,贺氏弟贺染干忌惮拓跋珪在部中的威望想杀害他,但由于都因尉古真告密及贺氏出面劝阻而未成。而此时拓跋珪的堂曾祖父拓跋纥罗及拓跋建就极力劝贺兰部首领贺讷推举拓跋珪为首领。

   公元386年2月20日(登国元年正月六日),时年十六岁的拓跋珪得到以贺兰部为首的诸部支持,在牛川大会属下诸部,召开部落大会,即位为代王,年号登国。拓跋珪任用贤能,励精图治,决意重兴代国。

   拓跋珪即位不久,便移都代国原都盛乐,同年四月,拓跋珪改称魏王,改国号为魏,迁都平城(今大同),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北魏。

   北魏建立之时,内外交困,四面埋伏危机,北有贺兰部、南有独孤部、东有库莫奚部、西边河套一带有匈奴铁弗部、阴山以北有柔然部和高车部、太行山以东为慕容垂建立的后燕及以西的慕容永统治的西燕。周围各个部族对于北魏都是虎视眈眈。内部拓跋珪叔父拓跋窟咄、于桓、莫题等人权力之争,相互暗算,也造成北魏政权不稳。拓跋珪果断杀死于桓等五人,赦免莫题等七姓。后拓跋珪迅疾将内乱平息。紧接着拓跋珪南北征伐,基本上平定了关东地区。

   拓跋珪是一位非常有作为的皇帝,在位期间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政治上使原来的部落组织转化为封建社会的政治组织;军事上依靠原来鲜卑族骨干,施行按战功分赏虏获财物,鼓励士兵积极作战,南征北战;经济上重视农业生产,推动农业生产发展,采取“务农息民”、“劝课农桑”措施,在河套地区兴立屯田,发展农业,让人民休养生息。迁徙各族人民40余万到魏都平城,分给土地,发给耕牛,使之从事农业生产,这样,为统一北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后逐步开展统一北方的战争。

   据《魏书·太祖道武帝》载:“初,帝服寒食散,自太医令阴羌死后,药数动发,至此逾甚。而灾变屡见,忧懑不安,或数日不食,或不寝达旦。归咎群下,喜怒乖常,谓百僚左右人不可信,虑如天文之占,或肘腋之虞,追思既往成败得失,终日竟夜独语不止,若旁有鬼物对扬者。”拓跋珪在位二十三年,晚年因大量服食“寒食散”,而致精神失常,猜忌多疑,常常因为回想起昔日往事一点点的不满就起杀意,就要诛杀大臣。大臣们个个诚惶诚恐,惶恐度日,影响国家办事能力,造成社会混乱现象不断滋生。

   拓跋珪之次子拓跋绍的生母贺兰妃,本是道武帝拓跋珪的母亲献明皇后贺氏的妹妹,也就是道武帝拓跋珪的姨母。贺夫人长得美丽动人,一次,道武帝前往贺兰部,遇见贺夫人立即动心不已,非常喜欢她,便对母亲献明皇后说,欲请求纳贺兰夫人为妾。献明皇后对其儿子拓跋珪说:“往往太美的东西,常常定有不好的地方。况且贺夫人又是你的姨母,人家已有丈夫,此事不可强夺。”道武帝不听母亲劝告,秘密派人杀死贺夫人的丈夫,随后将她迎娶进宫。于登国九年(公元394年)贺夫人生下拓跋绍。

   道武皇帝拓跋珪封拓跋绍为清河王,加任征南大将军。《魏书》记载:拓跋绍“凶佷俭悖,不遵教训。好轻游里巷,劫剥行人,斫射犬豕,以为戏乐。”此说明拓跋绍自小就凶狠无赖、顽皮过度,经常拿着弓箭,追逐游走的猪、狗,不是朝猪屁股射一箭,就是照狗腿砍一刀。看见行人穿着打扮时髦,当街剥光人家的衣服。他曾在街上看到一个孕妇,想要看孕妇肚里的胎儿,便伙同手下剖开了孕妇肚子。为此,拓跋珪非常生气,把拓跋绍头朝下吊在井里面,直到他难受得快死的时候才放他出来。

   公元409年11月6日(天赐六年十月十三日),拓跋珪次子拓跋绍母贺夫人因有过失,拓跋珪将其大骂一顿,幽禁于宫中,并且准备将其处死,不过因为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没有立即处决。贺氏秘密差人向其子拓跋绍求救。

   拓跋绍听说母亲有难,马上与宫中守兵及宦官串通,当晚带人跳过宫墙,冲入天安殿,欲刺杀拓跋珪。左右侍者听到宫中有动静,惊呼“有贼”。拓跋珪被惊呼声惊醒,他急忙四处摸索弓箭、腰刀,可是半天也没找到,措手不及,最终被其次子拓跋绍所杀,时年三十九岁。

   第二天,宫门到中午时分还没有打开。拓跋绍谎称奉诏书,把文武百官集合在端门之前,面向北方而立。拓跋绍从门缝中对百官们说:“我有父亲,也有哥哥,你们打算听从谁的?”王公以下大臣不懈其中之意,个个都大惊失色,一时间大家全愣住了,没有一个敢回答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南平公长孙嵩等说愿拥护拓跋绍。群臣这才知道道武皇帝已死,但是又不知道道武帝的真正死因,所以没人敢于出声。只有阴平公拓跋烈放声大哭,转身离去。于是,从朝廷到民间,各种说法议论纷纷,每个人都各有自己的打算。肥如侯贺护在安阳城北,点起警报的烽火,反抗拓跋绍;贺兰部的人都纷纷赶来,其他那些部落也都各自把部队集合在一起。拓跋绍听说人心不定,便拿出大量的绸缎布匹,分别赏赐给王公以下的官员,希望以此收买人心,多者几百匹,少者十来匹,百官中只有崔宏不接受拓跋绍的赏赐。

   此事发生之前,齐王拓跋嗣因其生母刘贵人在他被立太子之前,即按北魏后宫旧例,被道武帝赐死,拓跋嗣知道后悲伤不已,因而遭道武帝怒斥出宫。当拓跋嗣听说都城发生事变后,便从外地赶回,白天藏在山里,晚上住宿在王洛儿家。王洛儿的邻居李道暗中给拓跋嗣供应食物。百姓有很多人都知道此事,高兴得奔走相告。拓跋绍听说之后,逮捕李道并杀了他。拓跋绍收买人到处打听拓跋嗣的下落,打算杀了他。猎郎叔孙俊与皇家宗族比较疏远的一个亲属拓跋磨浑,自己说知道拓跋嗣藏身的地方,拓跋绍便派手下的两个亲信和他们一起前往。叔孙俊与拓跋磨浑出城以后,便抓住那两个家伙(拓跋绍亲信)前去拜见拓跋嗣,并把拓跋绍的两个亲信杀了。王洛儿为拓跋嗣多次往来平城,与各位重要的大臣取得联系,夜里又派人告知北新侯、安远将军安同等人,文武官员们听说拓跋嗣的消息后,纷纷起来响应他,争先恐后地出城迎接。拓跋嗣来到城西,皇宫卫士抓住了拓跋绍,押送给他。拓跋嗣于是下令杀死拓跋绍母子,并诛杀拓跋绍手下武士以及作内应的宦官、宫女等十几人。其中最先刺杀道武帝的人,大臣们在城南的都街活生生地切割他的肉分而食之。拓跋绍死时年仅十六岁。至此,这一场宫廷斗争告一段落。

   拓跋嗣即位后,于公元410年(永兴二年)谥拓跋珪为宣武皇帝,庙号烈祖,公元420年(泰常五年)才改谥为道武皇帝,公元491年(太和十五年)改庙号为太祖。葬于云中金陵。

   从北魏初期皇室的激烈斗争中,我们不难看出北魏前期的拓拔部统治集团内部也存在着激烈的矛盾斗争,既表现在落后的拓拔贵族与逐渐封建化的拓拔贵族代表人物之间经常发生的冲突,也表现在拓跋氏内部的权力之争。由于专制君主集权统治的逐步强化和封建因素的不断增长,拓拔贵族的传统地位和权力受到削弱,从而也引起了守旧势力的强烈不满,多次酿成流血事件,道武帝拓跋珪正是在这种新旧势力对立和内部权力之争中而遭到被身之祸的。(续接第2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