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棋友的故事

棋友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7-12 17:45:1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88
分享到:
棋友的故事
□ 谢玉民
    我与李福都先生是在老年人活动中心的棋牌室认识的。
    那天,下完棋准备走,抬头一看,与我下棋的人我并不认识。原来,与我对弈的棋友有事要离开,他接着下。当时,我专心下棋,全然不知。看他的年龄比我大,我笑着说:“老哥的棋下得好,看你恁面熟,咋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面呢?”他说:“我经常走街串户去给人修缝纫机,兴许咱俩碰过面。”我忽然想起,几年前,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报道:县城有个李师傅,修缝纫机技术很高,他一般不换零件,别人一、二百元都不愿干的活,他十元八元甚或五元就能修好。且上门服务。老伴想修家里坏了多年的缝纫机。看电视后,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那位李师傅。只得花200元钱请人修好。今天却意外碰见他。我问:“你是不是电视上说的那个修缝纫机的李师傅?”他说:“我叫李福都,还会磨刀、磨剪子,现在,啥活也不干啦。只为熟人、朋友们义务服务。你要有啥活,尽管跟我说。”说着,拍了拍随身带的一个小包。原来,他是为附近一个熟人义务服务后,拐到活动室来看下棋,我们俩才对上了。从此,成为棋友。
    今年春天清明节后。我在李哥家门口下棋。突然,有一辆黑色雪铁龙越野轿车在他家门前停下。从车里走出一个穿解放军大校军服和一个穿黑色夹克服的两个壮年人,搀扶着另一位耄耄老人向家里走来。李哥急忙迎上去,喊声:“景泰哥!”,耄耄老人喊“福都兄弟!”俩位老人便眼含泪水紧紧抱在一起。两个壮年人急忙将两位老人劝开,说:“爸爸、老叔,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这是怎么回事?一时,把我和几个看下棋的人都弄懵了。
    事情还须从35年前说起。
    1982年,李福都42岁,在陕西省乾县临平镇杜尚堡村靠卖手艺谋生,住在一个68岁的老太婆家。他管老太婆叫老婶子。闲谈中,知道老婶子由于年纪大,身体欠佳。日子过的并不舒心。还知道她是洛阳老乡,自1943年被人贩子拐卖到陕西后,40年间再也没有回过洛阳老家,与老家人音信全无。特别想念分别时才刚刚六岁的儿子。李福都同情老婶子的坎坷遭难,不但在其家中为老婶子梳头、洗脚,修剪头发。还暗下决心,要为老婶子找到老家、找回亲情。可是,老婶子将亲人名字均已忘记,只知道儿子名叫李昆顶,老家离城隍庙不远,其它线索一点也没有。怎么办?李福都想来想去,决定放弃在陕西的生意,回洛阳为老婶子寻找亲人。他含泪告别老婶子回到洛阳后。在洛阳城隍庙一带走老街、串小巷,啃干粮、睡房檐,走家串户为人干脏活、修家具,修缝纫机、磨刀、磨翦子。见老住户就寻问,逢老年人便打探。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将近一年的寻找,终于打听到丽景门附近公元巷43号院有一个在洛阳人造板厂当工程师的李景泰,很象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可是,李景泰与他要找的李昆顶名字不符。于是,贸然去到李景泰家问他:你是不是从前还有个名字叫李昆顶?李景泰大惊,“你怎么知道我从前的名字?”李福都把情况说明后,李景泰大喜过望,原来,他苦苦寻找生母40年无有结果,已心灰意冷、希望泯灭。不料,今日喜从天降。连忙倒茶递烟。当天,李景泰即赶往陕西乾县临平镇杜尚堡村。见到老母后,“扑嗵”跪下,掀开老母粗布衣襟,嘴噙住老母奶头,泪如泉涌。老母双手捧住儿子的头,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儿子将母亲接回洛阳后,母子俩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孟津县白鹤公社学院村感谢李福都。当时,交通不便,路途不详。李景泰骑自行车带着老母亲,从洛阳出发,绕道平乐,再经送庄公社十里村摸到白鹤公社学院村。李景泰见到李福都,“扑嗵”跪下,磕了个头。千言万语难表感激之情。先掏出一沓钱,又提出给物品。李福都均拒收。后来,李景泰为报大恩大德,特请洛阳著名书法家书写“义举可风”四个大字,刻制成门匾送到李福都家。挂匾那天,请来了一盘响器,放了一万头鞭,待了七桌客。
    母子团聚后。李景泰在洛阳尽了六年孝道。老母回陕西探亲的一个月后,仙逝乾县。
    今年清明节,年逾79岁高龄的李景泰老人带着在部队服役的大儿子和在某公司当老总的二儿子,去陕西乾县为老母扫墓。回来的第二天,带着两个儿子来到李福都新居——城关镇孟庄社区拜见恩人李福都。意在教育后辈、铭记大恩。于是,就有了我下棋时看到的一幕。
    下棋娱乐,结识了不少棋友。棋友的故事使我确信:世上好人多。正是千千万万李福都这些好人的付出与倾助,才使我们的生活更和谐、更幸福、更绚丽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