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遇见“老小孩” 韩月萍

遇见“老小孩” 韩月萍

发布时间:2020-06-24 15:28:0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93
分享到:
遇见“老小孩”
韩月萍

   父亲耄耋之年,患帕金森病,行动不方便。近年洗澡、理发都是在家里,由母亲照护操持,母亲去世后我被动接手。一个弟弟外出打工,经常不在家;一个弟弟家里开办鞋帮加工厂,整天拉货送货结账,忙得不可开交。现实逼迫,我学会了给父亲理发、洗头,作为女儿放下纠结、不便,每隔十天半月给他洗一次澡。他的行动特别缓慢,走路近乎挪行,拐杖不离手,吃饭时汤菜乱洒,每次洗澡都要费好大劲儿,需要很长时间。洗澡时看到父亲佝偻的脊背,满身老年斑,松弛下垂的皮肤,手轻轻地给父亲搓澡,心里溢出对生命的敬畏,对父亲的心疼和爱护。
   这是我和父亲日常生活的一瞬,简摘其中的一段对话。
   我:爸爸,吃过午饭你休息一会儿,睡起来洗澡吧?
   父亲:嗯!
   我:爸爸午休起来了,准备洗澡吧!
   父亲:不洗!
   我:洗洗吧,洗洗可舒服!
   父亲:我不想洗!
   我:洗洗吧!我把你换洗的衣服准备好了,凳子也搬到卫生间摆放好了,水温也刚刚好。
   父亲:我说了不想洗,衣服穿了没有几天,不脏!你非让我洗,整天给我找麻烦!
   (我心里虽有一丝不舒服感觉,耐着性子继续说。)
   我:我给你洗澡还不嫌麻烦,你嫌啥麻烦?来吧!我搀扶着你!)
   父亲:我说了不洗,就是不洗,你不用给我挽嘴,不想听你说话。
   我:快两周了,你没有洗澡,你闻不到,你身上可大一股脑油味。
   父亲:我咋闻不见,我知道你就是嫌我脏。
   我:  我啥时候嫌你脏了……
   瞬间生气、无奈、委屈的情绪袭来,一股气蹭一下升腾,心里积攒的话语像无羁绊的潮水,肆意奔涌心头。“你洗就洗,不洗就算了,我老想给你洗?给你洗澡、理发就应该是我的事吗?我整天负责你饮食起居,冬天恁冷,一早出去给你端油茶、豆腐汤、羊肉汤,买你喜欢吃的包子、点心,给你洗衣洗澡,买衣买药,你还拿我撒气,你儿子光知道挣钱?他们谁能顾着管你!”
   察觉到自己的不悦情绪,我赶快“出局”,抽身到阳台,连做三次深呼吸放松。运用“生理平衡法”,把注意力放在身体内心脏的位置,保持专注,几分钟后,情绪渐渐平稳下来。
   人老如小孩,需要哄着顺着,耐着性子跟随他的节奏;他固执己见,脾气像小孩脸,变化可快。不经意一句话,他就可能不高兴,叫着不理我,或者甩脸子,口头禅“我的事不要你们管”,现实中那一件事我不管也不行。他经常说:“做家务你可不胜你妈”,抱怨炒的菜:“太硬”,肉“太肥”,面条“太厚”,饮料“太甜”,米饭“粘牙”。我已经尽力顾及,他仍然絮絮叨叨不满意,有时候觉得父亲可难伺候。
   时光不居,光阴飞逝。寻常人在日复一日一粥一饭中,人人难免有情绪出现的时候,难免有把控不住的时候。作为一名“心理健康社会工作者”,时时觉察觉知自己和他人的情绪是必修课。我知道事情从来不会给人带来情绪,情绪的真正来源是本人内心的信念系统,洗澡只不过是诱因。信念系统是自己培养、建构、修正、提升的东西,是可以改变和控制。看见不良情绪即是内在疗愈的开始!
   从父亲的行为中,我照见了自己的晚年,父亲永远不可能比今天再年轻,健步行走;我也会终将老去,步履蹒跚。我接纳父亲的现状,接受自己的感受。父亲年纪大了,智力退化,行动不便,属老年退行性病变。
   父亲幼年丧父,年轻时当过兵,作为优秀士兵被推荐到“张家口通讯学院学习”,转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市邮电总局,即现“中国工业和信息部”所在地;工作的身影登上过“北京电信”1959年第10期杂志封面;作为北京市劳动模范,参加过建国十周年阅兵庆典仪式。在工作岗位上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技术标兵”。这些经历成为他一生的荣光和精神财富,也成为对子女无数次的谈资。父亲对我们姊妹三人付出了厚重的爱,在生活贫乏、经济拮据的条件下,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处于身体成长期的我们的胃口,满足我们生活、学习中的需求,让我们健康快乐长大、上学、就业、成家。对孙辈也是疼爱有加……。一次我逗他说:“长这么大你从没有肯定过我,最多说一句‘差不多’,今天你说说我有什么优点”?行动迟缓的父亲反应可快,“优点都在你身上,不用说”;我说:“一定要说,想听听你对我的评价”;他说:“爱学习、责任心强、有爱心”。对于不善言辞,传统观念严重的老父亲能说出三个肯定我的词语,我激动得眼泪在眼眶打转。
   父亲养我长大,我陪他变老,这不仅是传统美德,更应是子女应尽的责任。“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愿爱他如他所是。
   遇见“老小孩”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