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缤纷入眼亦入心 ——读陈光顺画集有感 潘兆民 陈光顺先生的画集付梓面世,是孟津文化界的又一幸事。画集的策划到成书,光顺先生曾几次与我商榷,今日一册在手,缤纷入眼亦入心,既可赏先生的绘画,又可见先生的胸襟抱负,愉目悦心,快意无比。光顺先生长我10岁,吾以师辈目之。孟津绘画者众,光顺先生乃个中之鹤立者。我膺服他对绘画艺术的忘情和执着。记得在那个“动乱”年代,他没有丢掉手中的画笔和心中的但念,笔
桂花飘香季 王赞 清晨, 漫步在这个园子里, 一缕清香飘然而至, 顺着这缕清香, 探寻着香的来源, 在那叶绿枝垂千层密中, 朵朵黄花, 星星点点, 粒粒飘香。 几度春秋, 几度风雨, 穿越冬霜的迷茫, 领略春的气息, 孕育生命的美好。 经历夏的考验, 在硕果飘香的日子, 以独有的方式, 给人最美的享受。 在这个日子, 站在桂树下, 重拾过去的记忆, 寻找那份思绪, 领略一份情, 留下一份爱。
教师礼赞 张红帆 上午七点半 和往常一样 您早早来到校园 打开电脑 密密麻麻的教案 桌子上还有堆积如山的作业和试卷 红笔圈圈点点 大大的对号很耀眼 错题下写评语留言 眼睛里浮现 孩子们天真的笑脸 求知的双眼 课本讲了一遍又一遍 公式和方法也都授传 琅琅的读书声 依稀还在耳边 推开教室门 几束鲜花摆在讲桌中间 黑板上是学生自制的图案 工工整整的几个大字很显眼 ——教师节快乐 老师,您辛苦了 猛
满月宴 09/13
满月宴【微型小说】 崔晓辉 镇纪委书记薛涛临近中午回到镇里,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醒目的大红烫金请帖和一包精装的糖果,“这是谁家又要办喜事呢?”他打开请帖一看,不禁眉头皱成了“川”字。 发请帖的是五里铺村的党支部书记老赵,他最近添了大胖孙子要办满月宴席,时间是三天以后,喜宴就设在县城的一个大酒店里。“这个老赵怎么犯糊涂啦?”薛涛不禁心里嘀咕到。五里铺村在镇里是个大村,因为离县
母 亲 09/06
母 亲 □ 张凤竹 我母亲赵爱芹与我同住老年休养活动中心。她虽然满头银发、满脸老年斑,但看起来十分慈祥,身体一直不错,生活尚能自理。她忠厚善良,勤劳刻苦,友善乡邻,从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只是近段记忆力差连我也不认识了,老叫我“小老人儿”拿轮椅推她上街转转,她爱上公园、量贩、商场人多热闹处散心。 苦难童年 公元一九二一年,母亲生于白鹤乡百疙瘩沟村,三岁丧母,五岁外公给她缠脚。当时她哭闹不休
年青在十字路口时 □ 李志勇 在红军万里长征胜利结束、抗日战争打响第一枪那年,我出生在兵荒马乱、封建压榨的凤凰山坡上一个贫苦农家寒窑。 那时,从小吃的是坡上野菜杀鸡菜、定岗苗,烧的是家门口皂角树落下的枯叶和从山上拾来的圪针草。我多次看到荒坡上、坟墓前、大塚上放着被饿死、病死的婴儿和小孩子尸体,三三两两只野狗拉扯着吃得满口两眼红;看到比我大一岁的哥哥饿得爬在窑屋老鼠窝洞口,拾着老鼠没吃完的
校园诗三首 □ 王赞 一 枇杷 满树枇杷冬著花, 琼枝雪下争傲骨; 春来挂满枝头果, 喜迎园中缘来客; 花红径幽碧林深, 莘莘学子匆匆过; 香飘满园润心脾, 摘尽枇杷一树金。 二 合欢伴读 合欢吐絮丝满园, 香飘校园润心田; 窗前红旗随风展, 莘莘学子静心研。 三 凌霄花开 凌霄花开映碧日, 疏光斜阳洒肩上; 径幽林深闻鸟鸣, 独有清香伴书郎。
为老者歌唱 □ 韩振宝 霞光万丈,金风送爽,悠闲散步,犬欢鸟唱。年逾花甲,心趣昂扬。不恋黎明觉,不忧路途长。向前,走在健康的路上;向前,走向美丽的风光;向前,走向秋韵里的花香。 没有了往日的血气方刚,却有今日的意志坚强;没有了往日的朝气蓬勃,却有今日的不慌不忙;没有了往日的高歌猛进,却有今日的浅吟低唱。 我们老了,但不能朽;我们老了,但不能衰;我们老了,但不能无所事事,蹉跎时光。我们
斜风细雨不须归 □ 王平仄 早晨散步,已成习惯。老话说,习惯便成了自然。 每当早晨,我总是匆匆起床,腾腾下楼,“嗖嗖”步出大院,便来到县城桂花广场。首先为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行一注目礼,向我们亲爱的祖国道一声早安;然后,再看广场上一拨一拨晨练的人群,合着动人心弦的音乐,或高山劲松,或龙飞凤舞,或大步流星,或白鹤亮翅。都表演得有板有眼,令人叹为观止。 沿着桂花大道,向东或向西,一路观赏街
年青在十字路口时 李志勇 在红军万里长征胜利结束、抗日战争打响第一枪那年,我出生在兵荒马乱、封建压榨的凤凰山坡上一个贫苦农家寒窑。 那时,从小吃的是坡上野菜杀鸡菜、定岗苗,烧的是家门口皂角树落下的枯叶和从山上拾来的圪针草。我多次看到荒坡上、坟墓前、大塚上放着被饿死、病死的婴儿和小孩子尸体,三三两两只野狗拉扯着吃得满口两眼红;看到比我大一岁的哥哥饿得爬在窑屋老鼠窝洞口,拾着老鼠没吃完的棉

首页 上一页 1 2 3 .. 67 下一页 尾页 共666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