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民风民俗 » 漫沙流月军挎包 李国民

漫沙流月军挎包 李国民

发布时间:2018-08-01 15:34:0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11
分享到:
漫沙流月军挎包
李国民
       

       我微信头像是手捧毛选阅读的雷锋剪影,我也是朋友圈中炙手可热的老牌“军迷”。我也常晒宝物军挎包的靓照和感悟,分享红色五角星点赞的荣耀和激情,略显褪色的军挎包上的点睛之笔,“为人民服务”的大字仍遒劲清晰,漫沙流月中的军挎包的质朴情缘,不时勾起我对高中时代的曼妙回忆。
       那时,社会上爱军拥军氛围浓厚,农家娃参军入伍一位难求,兵哥哥提亲相亲、安排就业大多一路绿灯,那才真正叫“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若谁家孩子参军入伍,公社武装部和大队,定会披红挂绿,敲锣打鼓庆贺,有的还公演电影祝福,“拥军优属”的光荣牌高高挂起,太阳光下熠熠生辉,同族大人和亲戚朋友则无尚风光,常常引得左邻右舍长时间驻足凝望和羡慕不已,都以争当军属的香饽饽为荣。
      我的大表哥(大姨家的孩子)农活间隙,常常和驻村官兵切磋兵乓球技艺,大表哥因勤学苦练,身手敏捷,也算当地的民间乒坛好手,曾冒名顶替驻军名额,参加师部建军节乒乓球比赛,一路攻城拔寨,过关斩将,还获得过师部兵乓球冠军的好成绩,驻村工程兵首长爱才有加,还破天荒的奖励他一身崭新的军服,外加一个人见人爱的绿色军用挎包,他一年四季多穿军装,雄赳赳气昂昂、斜挎军挎包的形象,也深深的镶嵌如我的脑海中,我也极尽讨好之能事,赢得了他的开心和恩准,也借穿了几天全套行头,俨然成了根正苗红的军人,也过足了“军人”的亮丽光鲜的时髦瘾。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物质和文化生活还相对匮乏。我作为来自大山深处的农家娃,了解社会的渠道、手段十分有限,主要源于老师的口传身受和邻里间的道听途说。学生课本里英雄邱少云、黄继光、罗盛教、董存瑞的光辉事迹,在我幼小单纯的心灵中悄然扎根发芽,也时刻激励着我笨鸟先飞、发奋学习,作为鱼跃农门,走出大山的最大动力。天道酬勤,我作为学校年龄较小、唯一的跳级生,也如愿以偿的考入孟津一高,在千把口人的小山村也算是爆炸性新闻。出身军营的绿色军挎包,是父亲托关系奖励给我的高档奖品(奢侈品),我周身洋溢着顶天立地的军人气质,以至于常常在校园里招摇过市、四处炫耀为傲,也着实过了把“”军人”瘾,也是我高中阶段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那时,我的母校在豫西地区,以管理严格、升学率高而著称,可谓名校出娇子,桃李满天下,代表人物有从军营里走出的救火英雄、哲学家李申,从老山前孤身深入虎穴的侦查英雄赵建义等,从当时“苦学成才、振兴中华”的谆谆校训中,便一叶知春,可见一斑。母校和军人的联系堪称血浓于水,军民一家亲的典范,成为市内教育界有名的军地共建单位,也是市内最早把新生军训引入学校日常管理的学校之一。每逢每年秋季开学之时,各级新生统一着迷彩服军训,正步走、齐步走等队列训练,全校性的大型会操也多次举行,嘹亮的军歌、整齐的步伐、高亢的号令,学员们个个飒姿英发,步伐锵锵有力,成为当时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军训场上是战友,军训场下是朋友,可谓泾渭分明、冰火两重天。军训间隙,年轻潇洒的兵哥哥教官们,也常常给我们讲述我军波澜壮阔的建军史,也穿插讲解军服军品(含军挎包等)的前世今生,军挎包、绿军帽、军水壶成了学员们热议的焦点话题,更是社会上、校园里时尚男女的标配,相当于现在高雅女士的lv包包,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精气神十足,颇有明星大咖的高贵典雅范儿,同窗好友、兄弟姊妹,因争背军挎包还闹过不少矛盾,好在大多能尽释前嫌和隔阂,现在想来还是个童话色彩十足的幽默滑稽剧。
      那时,我的军挎包还是家里的公共财产,我只有使用权,没有的所有权,父母结合实际,有定夺哪个学期谁用的“生杀大权”。那时,物以稀为贵,军挎包常常一包多用,我们喜欢叫它“万能包”、“百宝袋”,在学校时是书包,串亲戚时是点心袋,有时是装饭票、药片、针线包的杂物袋,无论时空、用途如何变化,三年来的高中生活中,我总是小心翼翼,甚至军挎包做垫枕,闻着诱人的书香入睡,珍爱军挎包的创意有加,除略有褪色和外表发毛外完好如初。后来,我的其他几个兄弟姊妹也依次轮流使用之,并一直精心呵护、珍藏至今,我们虽另立门户,多次搬家,但始终不忍舍弃,也成为我家最有年头的“宝物”之一。
    漫沙流月,爱军如金。今天,改革开放惠风和畅,乡村振兴蹄疾步稳,我家的物质文化生活翻天地覆美而祥。兄弟姊妹房、车、社保应有尽有,掰指头粗略一算,我有二三十个风格迥异的挎包,随性而背,恣意而为,但军挎包已功成名退,不再抛头露面了,它静静的躺卧在大衣柜底层的一角,但它盛满着酸甜苦辣的生活故事,传承着勤俭持家、土里抛金的良好家风,抒写着拥军爱民的深情厚谊,我与绿色军挎包的情缘与日俱增,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