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民风民俗 » “树神”脱险绽新容 李国民

“树神”脱险绽新容 李国民

发布时间:2018-06-27 09:00:0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0184
分享到:
“树神”脱险绽新容
李国民
 
    
   我祖上老宅有棵饱经沧桑的皂角树,象世纪老人一样默默的伫立在大门外,护佑着村民们能风调雨顺,安居乐业,因其树龄高、树冠大、树形奇、长势旺,在整个三道岭村的古树中鹤立鸡群。被当地村民冠以“树神”的封号,逢年过节时,树神披红挂彩,香烟袅袅,供品不断,很是神秘和风光。殊不知“树神”也命运多舛,关于“树神”的三次“虎口脱险”的过往,仍深深的嵌入我的记忆深处。
   老家地处黄河南岸的西部深山区,四周群山环抱,层峦叠嶂,碧水蓝天,景色秀美。老家三道岭村,顾名思义,地势突兀,岭岔遍布,道路崎岖。老宅呈三层阶梯状排列,宅龄按上、中、下层对应时间的近、中、远,而我家老宅盘踞于中间层的中段,老宅有三间土窑洞和三间土坯房,颇有黄河流域民宅的风格。青砖红石的大门外路南一隅,便是这棵“村宝级”的皂角树的安身之所,其相邻有一老式石牛槽,一头健硕的红牛摇头甩尾,时而低头吃草,时而扬天长啸,一副活龙活现的农家乐场景。
   据我的爷爷健在时讲,我老爷那辈人也无从知晓皂角树的身世,可见皂角树年代久远,已无从追溯。皂角树枝繁叶茂,树冠如云,若远观似巨大的蘑菇状,树高约三丈,树冠直径约一丈,树干最大直径约七尺,树干有天然形成的树洞,根系已蔓延至护坡和院内,也是我们小孩子们登高摘果,抓“特务”捉迷藏的最佳选择。皂角树树下的长方形红石板,是我全家老小吃饭、聊天、小憩的好地方。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爷爷是大队老支书,父亲是某国企干部,我是学校的少先大队长,也算村里响当当的“名门之家”,且男丁兴旺,家风淳正,小村也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家家户户都顺风顺水,都说是皂角树的福荫和护佑,“树神”的名号从此不胫而走,一直延续至今。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老宅的皂角树生长旺盛,根系四通八达,根系已延伸至土坯房跟脚下方,房内地面已出现翘起、裂缝,已成我家里安全的“定时炸弹”。皂角树的去留问题,也被迫提上了家庭议事日程。大姑父是公社社办厂外交,为人活络,见多识广,属于力主刨树的“激进派“,并且信誓旦旦打保票,刨树、拉树、卖树等事宜,他一竿子负责到底,不用其他人操心即可办妥。而爷爷又“位高权重”,说话象吐沫星落地砸个坑儿,是个当仁不的护树的“保守派”,且言辞凿凿,颇有道理,老山、老水、老宅子、老物件,是祖祖辈辈土里刨金置下的家业,一丝一毫不容闪失,原样守护好是尽孝之举。就连邻居的耄耋老人胡奶奶,也着急的参言劝阻,“树神”一刨,动了神脉,伤了风水,会大祸临头,万万不可云云。叔父则为人低调,不善言辞,属于“中立派”,而我们小孩子暂时属于没有发言权的旁观者。经过一上午的反复“拉锯战”,刨与不刨难易达成共识。恰好,邻居的“智多星”李老师,该出手时就出手,快刀斩乱麻,亮出了杀手锏:最没办法的办法,最不公平的公平——抓阉,并现场“约法三章”:十岁以上按人头投票,现场投票、唱票、公开投票结果,少数服从多数,类似于现在的选举村官,大家拍巴掌一致通过此方案。果然,不出所料,六比五以爷爷为首的“保守派”险胜,以姑父为代表的“激进派”惜败,大家心服口服也遵守承诺,后来,果然拆房保树,房子移位重建、也颇费了一番周折,皂角树才免于被连根拔起,流离失所。这天刚好,供销社照相馆的王师傅走村串户照相,我家以十斤干净小麦的价格成交,照了两张八寸黑白的大全家福,一家老少簇拥于皂角树前,皂角树遮天蔽日,洋溢着丝丝清凉,爷爷在人丛中心笑得最为开心和甜蜜,也成了我家《家史》的最有年头的影像资料。
   上世纪九十年代,有次村里集体修水泥路,这棵皂角树不倚不正成了“拦路虎”,我家愁眉不展,望树兴叹,最后还是老村长护树心切,果断力排众议,拍板定案,让路于树,破天荒的让路在树前拐了个s型的弯,也费了村里不少的料工费,皂角树这才免于被五马分尸、葬身火海,皂角树终于又逃过一劫。现在想来,真的感谢、佩服那时老村长的眼光和胆识。
   十年前,一些利欲熏心的不良商人,打着抢救保护古树的幌子,走村串户倒买倒卖古树,有些古树遭遇劫难,令人惋惜和唏嘘。一外地商贩对这棵皂角树觊已久,多方游说,高价诱惑家人,险些酿成大错,好在老同学村治保主任及时报警,想来很是幸运,皂角树又绝处逢生,才幸免遇难。
   近年来,当地文物、林业等部门,已加大保护古树力度,皂角树已有了自己的“户籍档案”和“身份证”,县里还定期巡查、除病祛害,皂角树也争气的老树发新枝绿荫如盖,成为我村、我家沧桑巨变的忠诚见证者。
   我衷心的感谢老家有幸赶上新时代的“幸福快车”,老皂角树又枯木逢春添新枝发新绿,皂角树还借力向下扎根,向上成长,远观似孔雀开屏,近看似华盖遮穹,忠诚的履行着遮风挡雨的原始职责,也成了画院写生和摄影爱好者的最爱。
   祈望老宅的老皂角树永远年青,一生平安,绽放和续写“树神”新的传奇!
 
   注:白鹤镇牛王村三道岭李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