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民风民俗

清明祭扫,只要用情走心就好 李国民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到一年一度的清明时节,祭扫大军浩浩荡荡返乡祭扫。笔者认为,祭扫不求铺张奢华,也不求热闹风光,但求达到纪念亡魂、尊重生命、昭示来者的目的就行,祭扫者只要用情走心就好。 近年来,国家把清明节和春节等节日予以立法保障。可见,清明节在当今国人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这也是记住民俗乡愁,传承历史人文的好载体。凡事有度不越界,文明祭扫是关
质朴多彩的童年游戏 赵天益 我是解放后在孟津县城五小上的小学,当时的县城(今会盟镇老城村)还只是黄河岸边经常遭受水灾的风沙小城。荆昭亮、王宗都先后任五小校长。学校在春季组织全校师生到汉光帝陵园、龙马负图寺春游之外,还在元宵节、中秋节举办赏花灯猜谜语灯会。记得上三年级的元宵节灯会上,学校出了一则题为“朱元璋建造的皇党寺-----答一本校教师姓名”的谜语,我猜中这个谜底是语文老师“王仙庐”,荣获了
卖春联 李小娟 天微亮,我和老爸骑着三轮车,扎入飕飕冷风里。 我们骑了半个小时,到了县城。街上冷冷清清,陆续有摆摊的人到来,摆开物品。我们也选好位置,拿根绳子绑在路边的两棵树上,把写好的春联一副一副用夹子夹好,挂在绳子上,随风飘着。两个铁架子,支上木板,就是桌子,摆上笔墨纸砚。 天亮了,街上人渐渐多起来。不一会儿,天空撒下细小的雪花,在空中蹦蹦跳跳。风不大,却冷酷无情,隔着围巾,往脖子里钻
串亲戚趣事 李国民 在洛阳周边地区有个风俗,大多从正月初二开始串亲戚,断断续续到正月十五结束。每当看到熙熙攘攘的购年货大军,儿时串亲戚趣事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我家地处交通条件落后的黄河北岸深山区。改革开放的第一个春节,我是个小学三年级的懵懂少年,因家族大、人丁旺、亲戚多,且分散居住多地多处,有的甚至还不在一个公社,三四十华里的亲戚也有。亲戚里瘸子里挑将军,生活条件当时相对较好的,当属孟
饭 场 朱号斌 一阵烟熏火燎之后,便到了吃午饭的时刻。门前皂荚树下的石碾周围,一时间成了临时饭场。 西院的二叔第一个端着饭碗走了过来,东院的大哥大嫂端着饭碗走了过来,南院的年轻媳妇英子、毛蛋、狗蛋等也走了过来,没一会儿工夫,吃的吃,说的说,笑的笑,犹如一群正在觅食的小鸟。 “别忙别忙,都先别忙着吃,先将饭碗放到碾盘上,看看都吃些什么饭?”二叔一边半开玩笑地说着,一边把自己喷香的一碗红薯面
杀 羊 李凯斌 每年的正月十四上清宫庙会,奶奶总要买回来一只绵羊羔。于是,我们弟兄便轮流放羊。历经春夏秋冬,绵羊一天天长大。到了快过年的腊月二十四,爷爷就要杀羊。看着放了一年的羊被杀,确实有些不忍。然而想到终于可以吃到羊肉了,心里还是有些慰藉。 但是,羊肉总是吃不到的。每当杀羊完毕,爷爷就会把羊肉装上牛车,不知拉到什么地方买了,只剩下一堆羊头、羊肝、羊肠一类的羊杂碎。然后,在奶奶的指挥下,
老家的农谚 韩震渊 韩振宝 我国农业机械化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发展到今天,四十多年了,已结束了千年的牛耕时代。 那牛耕时代朴素的生产力条件,使我的祖祖辈辈辛苦地劳作在横水那块儿可爱的土地上,而在这里诞生的农村谚语和俗语,时时熏陶着我们。那是农耕实践的总结、是农村的音符、是口头文化的传承,但却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农业科技的进步,它将被淡薄、被遗忘、被失传。它和乡村一起日趋消失,成
朱大嫂的幸福生活 □ 梅利霞 我们一家人远距离途步走时路过朱家庄,认识了朱大哥,大哥健谈。大嫂腼腆,后来朱大哥邀请我们去挖野菜时虽见过大嫂好几次,却印象不深。 大哥邀我们挖野菜,我们邀请大哥来县城吃饭。一来二去,朱大哥一家人和我们一家人都成了朋友。 有次整理衣服,发现好多是冲动之下买回的,有几件标签尚未剪去。想起朱大嫂穿着朴素,生了把这些衣服送给她的念头,却思虑着大嫂是否喜欢接受赠予
 门前有盘石碾 □ 朱号斌        三面土坯墙,两扇破旧不堪的大门,围着一孔土窑洞。坯墙是什么时候垒的,已无法考证。只见墙上泥巴抹糊的表皮已经脱落,缝隙随处可见。大门上也裂开一道道口子,唯有上方相对称褪了色的门心对联,向世人证明着这是一个家。     在离家不足50米的地方,有一棵高大的皂荚树。皂荚树伟岸耸立,枝繁叶茂。树枝间嵌着几个鸟窝,更显...
 大美孟庄人 □ 李根柱     孟庄最早用于人名,孟庄是春秋战国时期人。三国何晏《论语注疏解经卷第十九》:孟庄子,鲁大夫仲孙连也。古人有在人名后加子的习俗,故而孟庄又称孟庄子。     据国家民政部编纂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版《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今长江流域以北以孟庄作为村名的村不下数百个,孟庄作为村名也是古代传下来的习俗,大概与古代中...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共39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