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文化艺术 » 一枝清影最可人

一枝清影最可人

发布时间:2018-01-03 09:07:1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23
分享到:
一枝清影最可人
——陈光顺先生花鸟画小品浅析
黄 山


   几天前,陈光顺先生邀我在他的绘画座谈会讲一讲。捧读画册,偶有所感。
   画史上,花鸟作品容易画繁,满纸充塞、山穷水尽而意趣全无者至屡见不鲜。而陈光顺先生的花鸟画小品,疏可跑马,密不容针;繁简自如,结构得当,他试图用这样的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阐释自己对美的颖悟。在他的画笔下,半片枯叶,一只孤鸟,看似大片空白,实则小心经营。正体现“盖不难为繁,难于用简,简之力更大于繁。非以境减,减以笔,所谓‘弄一车兵器,不如寸铁杀人’”的理念。
   简约不是简单。读陈光顺先生的画,逸笔草草若不经意,不为简而简,而是量意境所需,情感为要。实则天趣盎然。一只孤寂的鸟,独卧荒寒,思绪飘然;‘惚兮恍兮,其中有象“。一幅简洁明了的画面,意蕴却别样精彩,此甚合古意:“宋人千丘万壑无笔不简,倪元镇三笔两笔无笔不繁。”
   陈光顺先生的花鸟画取材,花非奇花,景乃常景,梅兰竹菊,工笔写意,宋元以来名家名作不可胜数。但在他的笔下,一派天真烂漫,平和淡然,无刻意造作,更无堆砌卖弄之处。正是这种状态,使观者如身临其境,舒适安逸;也正是这种状态使得他的画热烈奔放之后带有丝丝淡雅的书卷之气,画面静谧而质朴,具备了一些文人画的特质。
   现实中,一些画家往往因为只注重自己的小世界和小花草而缺乏文人气息、大化之境,容易陷入小情调、脂粉气、闺阁气。而陈光顺先生的创作似乎没有些个装腔作势,他对社会人生的观察感悟使其没有太多的设计和布控,只是一种不经意的张力显现,率性阐释,真可谓宜将闲愁写花鸟。
   “自古圣贤皆寂寞”。耐得住寂寞、又经得起热闹,这样的画面和场景才能算作是“化境”。所以,当看到一幅幅清静自在恬淡质朴的画面,静谧背后透漏着一丝古雅的清爽,让人耳目一新。
   可以说,陈光顺先生的画缘物寄情,物我两忘,脱超清新,纯任自然。读他的画,需要明心见性,直指本心,摆脱俗念,才能获得无上清凉。
   行文至此,将笔者题花鸟画旧作文辑录于此,以赠陈光顺先生:
   淑气潜催次第春,一枝清影最可人;
   半开半落阡陌上,何异荣枯世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