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孟津 » 今日孟津 » 诗意荷塘 赵克红

诗意荷塘 赵克红

发布时间:2019-07-12 09:31:46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84
分享到:
诗意荷塘
赵克红

    在众多的花卉当中,荷花是最让我痴醉迷恋的,它确如北宋文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描写的那样:“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荷花清纯高洁的品格,令人在俯仰之间产生深深的敬意。
    荷风送香的盛夏,我和妻来到孟津县会盟镇万亩荷塘观赏荷花。刚踏上通往景区的路,顿觉凉风拂面,荷香阵阵,沁人肺腑,让人陶醉。走近荷塘,但见荷叶厚实而宽阔,一朵朵荷花,就像凌波仙子,在阳光下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像无数回梦境中见到的一般,如若不是身临其境,真不知今昔何昔今世何世了
    省洛阳市孟津县会盟镇北临黄河,南依邙山,境内90%耕地为黄河滩涂地,长达15公里的黄河渠贯穿东西,为提升荷花的文化品位,增加对游客的吸引力,会盟镇以“赏万亩荷花、观湿地珍禽、品黄河鲤鱼、玩沙滩排球、享田园风光”为基调,营造更加优美恬静的“世外桃源”氛围,构成了“不是江南胜似江南”的田园美景,吸引着纷至沓来的游人。夏日里,正是各种奇花异卉竞相开放的季节,而在那一声声蛙鸣起处的荷塘里,一朵朵清纯优雅的荷花透出别样的情趣与姿韵,让多少风雅之士品味赏谈,让多少浪漫情怀的人为之动容。不论是杨万里描绘的“荷花笑沐胭脂露,将谓无人见晓妆”,还是王安石抒发的“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都让我们见识到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对荷花的赞叹。
    这里是荷花的世界,景区内有碗莲、白洋淀莲、西湖红莲等错季节观赏的荷花。仅荷花品种就有120余种,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这片片绿荷,支支荷花渲染点缀着夏日的荷塘风光,把我们带入空明的意境之中,使原本浮躁的心灵得到清新的抚慰。
    撑着遮阳伞,我和妻向荷塘深处走去,接天连碧的荷叶,一层层随风起伏,亭亭玉立的荷花千姿百媚,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凭借水的滋润,各色荷花千姿百态、争奇斗妍,用自己的美丽装扮着这万亩荷塘。微风中荷叶轻轻摆动,更衬托出荷花的明媚妖娆。使人恍若置身人间仙境。我和妻用心感悟着荷叶的律动、荷花的馥郁。好心的朋友递给我们一个饱满的莲蓬,妻剥开一粒莲子送入我的口中,我顿感白嫩的乳汁满口流淌,一股清凉醇香沿着唇齿流入心田。古人有闻香识莲的说法,还真有一定道理。
    一朵朵的荷花牵动着我的视线,不知不觉便“误入藕花深处”。这满塘的荷花,有的昂首怒放,色彩明艳,使人迷醉;有的才开了三两瓣花朵,像羞涩的少女;有的含苞待放,像一双紧紧合在一起的手。几尾小鱼儿活泼地在荷叶下嬉戏,荷叶上一颗颗小水珠,晶莹剔透,赏心悦目。那娇美的荷花,使你忍不住会有采一朵的欲望,但你的手刚刚伸出,便很快又缩了回来,因为她太美了。你是舍不得去采撷的,面对她的圣洁,她的娇艳,你甚至舍不得去碰她一下,似乎那样便玷污了她、亵渎了她,在这炎热的夏季里,我唯一能表达的便是默默地去欣赏她。
    在众多的荷花中,我对白荷情有独钟,在一朵白色的荷花前我伫立凝视了好久。她的雍容、她的圣洁、她的仪态,深深吸引了我、也打动了我,使我久久不忍离去。陪同的小李甚惑不解:很少见到像你这样的游客,看一朵花能看恁长时间?我笑而不答,丝毫没有怪她,她天天生活在这里,对此早已熟视无睹,因此,是很难发现和欣赏到荷花的美的。面对荷花的圣洁高傲之美,我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她根植脚下的泥土,接受着太阳的沐浴,站在强有力的茎杆之上,而花瓣的细胞里包含着的艳丽色彩,是对泥土对阳光最大的回报。妻无言地站在我的身边,相互传递着内心的那份颤栗和感动。
    勃上扬的姿态,不惟张扬的精神品质,使我得到一种生命的启示。当秋意渐浓,荷花捧出丰美的果实,人们从深深的淤泥和她渐渐腐烂的躯干上,深刻地读懂了荷花的境界,从雨打残荷的淅沥声中,感悟到一种崇高的奉献精神!
    不知不觉,天空竟变得阴沉起来,“要下雨了”,妻话音刚落,雨点就很快落了下来,我站在荷塘边,打开折叠伞,一动不动注视着身边那朵开得正艳的荷花,真怕她被雨水摧残,因此很想揽她于怀,给她以庇佑,可是渐渐地我发现,在那朵荷花旁站立着一支偌大的荷叶,竟慢慢地向她靠了过来,用身躯覆盖住了那朵荷花。雨仍在不停地下着,可是那朵荷花却在荷叶的荫护下不再摇摆,不再惊慌,也躲过了雨的侵袭。风雨过后,荷花更增添了一些妩媚,而每一张荷叶却都无一例外地捧起一团雨水,雨水静静地躺在荷叶中心,软软地晶莹着、闪烁着。有的荷叶被无情的风雨撕破,而荷花却在雨后的阳光下,更加灿烂地摇曳着美丽。
    在我的目光即将移开这朵荷花之时,猛然我发现在紧挨着叶杆的下端,有一些立体的圆形物,细细一看,原来是已经枯掉的叶,但它并不像别的腐叶那般潦倒、那般散乱无助。生命已离它而去,但它却仍倔强地、尽可能地站立,它虽然无言无语,心里却憧憬着、期待着那留在湖底的种子重新脱颖而出。用它的执着诠释着另一种美。悲剧之情可以是悲伤凄婉、悲绝欲死,可以是悲壮发奋,壮怀激烈,那是一种生命的选择。荷花从盛开的那一刻起,生命的美丽便开始一步步走向凋零,但她从不放弃绽放自己的权利,“留得残荷听雨声”,这自是一种画境,一种体悟,只要有信念在,希望在,就有不倒的身躯在,这便是荷花的精神价值。
    荷花在人们心目中是真善美的化身,荷花的花形有单瓣,复瓣、重瓣、重台、千瓣之分,且花朵硕大,白的雪白,红的粉红,给人一种富贵的感觉。荷叶同样也值得人们赞美,七月是荷叶生长最旺盛的季节,一片接一片的荷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绿色的波浪,蔚为壮观。在古代的诗作中,有很多诗人吟咏荷叶的,明朝诗人刘永之诗曰:“圆缄初出水,规盖已迎风”。清晨的荷叶,有水珠落在叶面上,风吹过,水珠在荷叶上来回滚动,这独特的现象,常令人驻足观看。诗人们把这种自然现象看作是悲欢离合的象征,写出不少赞咏的佳句。如李白的:“涉江玩秋水,爱此红蕖鲜,攀荷弄其珠,荡漾不成圆。佳期采云里,欲赠隔远天,相思无由见,怅望凉风前”。荷叶上的水珠,成了感人的风景。是啊,只有花、叶相辅相成,互相衬托,方才显示出它的和谐之美。但在众多赞美荷花的诗句中,我最喜欢的还是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不仅辽阔深远,还蕴含了明月清风般的意境。
    我曾观赏过不少国内名胜景区的荷花,但我更爱孟津会盟的荷花,它们默默无闻,孤寂挺立着,一任风吹雨打,把美丽,把花香留给大地,留给家乡的父老乡亲。虽然欣赏它们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它们依旧花开花落、无怨无悔,演绎着生命的美丽。我觉得荷花给予人们的思考远比它作为植物本身的意义要深邃,如若不然,人们怎么会将它作为清雅纯洁的象征呢!不管怎么说,孟津会盟荷塘,连同这个七月,已贮藏在我的大脑,定格在我的心灵深处,成为慰藉我灵魂的最柔美的一道风景。

    来源:《雨花》杂志
    作者单位:洛阳市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