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今日孟津 » 今日孟津 » 孟津人、河南日报评论员吕志雄跨界编剧《花开时节》

孟津人、河南日报评论员吕志雄跨界编剧《花开时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08:49:1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32
分享到:

河南日报评论员跨界编剧《花开时节》:评论与电视剧最根本的都是一个“真”字

2019-07-11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丛博

   评论员跨界当编剧,这事你听过吗?今晚(7月11日),在央视八套黄金档开播的电视剧《花开时节》,便是河南日报评论员吕志雄参与编剧的一部作品。除了幕后创作,他还在剧中客串了女主角的父亲一角。

   《花开时节》讲述了来自河南兰考的一个年轻副乡长带领一群女农民工前往新疆摘棉花的故事,唱响了一曲壮丽的劳动赞歌。

   一位评论员为何要写这样一部剧作?创作背后又有哪些动人的故事?开播当天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特意专访了吕志雄。在他看来,《花开时节》是用影像语言写的一篇评论员文章。

   ◆大河报等媒体报道为剧本提供了大量素材

   吕志雄现任河南日报评论部评论员,除了用一支妙笔激浊扬清,业余时间也经常进行文学创作,在报刊杂志发表过多部小说。

   此前,吕志雄曾将自己创作的剧本拿给导演陈胜利请教,虽然最终没有投拍,但让他熟悉了编剧工作。“陈导非常接地气,希望从原生态生活中挖掘素材,有时在乡间路边能和村民聊上几个小时。”

   这次接到陈导邀请,创作赴新疆采棉女工题材的电视剧,吕志雄有些激动,因为这是“沾泥土”的现实题材。多年来,每年八九月的河南赴新疆的采棉大军,是媒体报道的热点,身为媒体评论员的他,并不陌生。

▲吕志雄

   从小在孟津农村长大的吕志雄,对农村生活非常熟悉,因而下笔尝试创作的第一集,就凭借“语言风格质朴,生活气息浓郁”打动陈导,双方一拍即合,加入创作团队后,最终在酒店封闭半个月进行“头脑风暴”,确定了故事大纲。

   创作中,吕志雄翻阅河南日报、大河报和河南电视台的报道资料,并倾听曾跟踪采访采棉工的记者来讲述,众多公开和未公开报道过的细节不断丰富着他的创作。

   剧中人物二妮,随母亲到新疆体验摘棉花的情节,便是吕志雄借鉴媒体报道的故事来丰富的。原型是一位女孩暑假想体验母亲的辛苦,便跟着去了新疆,结果在棉花地里没待多长时间就跑了出去,手指甲也在摘棉花时劈裂了。

   进入到创作状态,吕志雄刚开始每写一集会先拿给妻子读,看到妻子笑了或哭了,他心里就有了底,但如果没有反应他便会一改再改。由于编剧经验不足,成稿后又经过专业编剧的再度加工创作,最终共同完成了剧本。

   吕志雄坚持给剧中的每个主要人物写小传,哪怕剧中没有展现出来的经历也都要考虑到,“只有将人物的过往经历琢磨透,才能让人物立得住”。

   ◆评论与电视剧最根本的都是一个“真”字

   谈到编剧和评论员的区别,吕志雄说,评论员文章是诉诸理智,电视剧是注重情感,一个是真理一个是真情,但最根本最核心的东西是一样的,总结出来就是一个“真”字。

   越调大师申凤梅曾说,戏是假的,情是真的。这也是吕志雄创作所坚守的理念。

   创作过程中,吕志雄随团队到新疆实地体验生活,当他见到真实采棉工的第一眼时,当场潸然泪下:采棉女工很多是又瘦又小,她们背着的棉花包,几乎是整个身躯的两倍。当采棉女工们往车上运送时,站在背后就看不到人,是巨大的棉花包在移动。

   当时的一些场景,至今萦绕在他的脑海:

   当采棉工卸下棉花包时,短暂靠在柔软的棉花上,那一瞬间出现在脸庞上的舒服神情,深深击中了吕志雄的心。然而,紧接着,她们就会把背带扯下来,再继续去背下一个。

   新疆的棉花比较低,采棉工弯着腰摘,当腰受不了时,就跪着摘,膝盖受不了就再弯腰摘,为了不耽误时间多干点,还不能多喝水。正是这样不停地劳作,采棉工一天多的竟然能摘四五百公斤棉花。

   “其实,创作电视剧也是写一篇评论员文章,只不过是用影视形象来写的。”吕志雄说,用评论员的话形容就是,这部剧直击的“靶子”是一夜暴富的浮躁心态,“投枪”就是要瞄准这个发力。

▲吕志雄客串了女主角大妮的父亲

   剧中,吕志雄还客串了女主角大妮的父亲,一位民办教师。不过导演追求质朴的原生态表演风格,所以也没有太多程式化的训练。“拍摄很自然,但没经过专业训练,所以在肢体控制方面做得还不是太好。”吕志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只要是诚实劳动,都一样了不起

   《花开时节》表现的主题是“诚实劳动”。主人公是勤劳的采棉工大妮,埋头干活被称为“傻大妮”,但她通过劳动赢得尊重,干干净净地活着。

   与此同时,另一条线紧贴当下塑造了希望走捷径不劳而获的人物,他们热衷炒概念、炒IP,或者在网络无底线地做直播当“网红”。

   吕志雄说,“泡沫式挣钱法”绝不可能成为社会主流,不能幻想耍嘴皮子就能有收获,他希望直面社会中出现的浮躁风气,彰显“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主流价值观。

   创作过程中,吕志雄融入了自己的感情,联想起过往的一些经历也给了他灵感。

   刚上班时,到处奔波打零工的父亲,一次路过郑州,背着编织袋找到他当时工作的单位,却被门卫拦着,那时还没有手机,父亲也没法联系他,最后等了大半天才进来。当天晚上,他陪着父亲散步,路过一家高档酒店时,父亲望着玻璃窗里灯火辉煌的场景问,这里咱能进去看看不能?他说当然可以,这就是住宿的地方。

   “在进去看了几眼后出来,老爹说:‘我一个人进肯定不让进’。我当时听完就很难受。”在初稿中,吕志雄还写进了一个类似的情节。

   他还想起了老家的一位童年小伙伴。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勤劳有智慧,村里的贫瘠土地,在被他承包后,改造成了良田。通过踏实勤劳,生活早已是小康,一家人幸福快乐。

   “劳动并不是要干农活,脑力劳动、体力劳动都是劳动,但不管干啥都要诚实劳动。剧中就有将老家花生和新疆大枣结合起来开公司的,也是劳动。只要是诚实劳动,都一样了不起。”吕志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