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孟津旅游 » 服务与管理 » 一部奇书说姚黄

一部奇书说姚黄

发布时间:2018-04-24 11:27:04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0113
分享到:
一部奇书说姚黄 
——李珮《姚黄传》解读
洛阳日报
姚黄 丁丽 画

□郑贞富

姚黄,北宋初年培育的洛阳牡丹新品种,被尊为花王。此花重瓣起楼,层层叠叠,初开时鹅黄色,盛开时乳黄色,瓣如着蜡,光彩照人。姚黄在金元时期得到保存,并继承到了明代。明代洛阳文人李珮写的《姚黄传》,是一部奇书,对姚黄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奠定了姚黄作为花王牢不可破的历史地位。

1 千金一朵卖姚黄

洛阳牡丹初植于隋,盛于唐,甲天下于北宋,传承于后世。牡丹在洛阳,由花工们批红判白,新品迭出,历代都有不同的花王。隋唐时期,先后出现的牡丹花王是颤风娇、左紫、醉杨妃、一捻红、玉芙蓉等。

宋仁宗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春,钱惟演开始任西京洛阳留守,当时洛阳牡丹有两个珍品,即姚黄和魏紫,钱惟演经过品鉴后,将其定为花王和花后。钱惟演的助手欧阳修《洛阳牡丹记》引钱惟演之语说:“人谓牡丹花王,今姚黄真可为王,而魏花乃后也。”

姚黄,为重瓣黄花,出于洛阳白司马坡姚家,其地在今孟津白鹤镇。姚黄被钱惟演定为花王以后,得到洛阳人的推崇。北宋周师厚《洛阳牡丹记》说:“姚黄,其开最晚,在众花凋零之后,芍药未开之前。其色甚美,而高洁之性,敷菜之时,特异于众花,故洛人贵之,号为花王。城中每岁不过开数三朵,都人士女必须倾城往观。乡人扶老携幼,不远千里。其为时所重如此。”

从钱惟演开始,洛阳每年都用驿马向东京皇宫进贡姚黄、魏紫等牡丹鲜切花。对置驿贡花,不少人不理解,进行讥讽,苏轼讽刺道:“洛阳相公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但是,这种做法极大地刺激了洛阳牡丹鲜切花产业。洛阳花农采用这种办法,将牡丹鲜切花卖到外地,郭应祥诗云:“谁把洛阳花,翦送河阳县。”洛阳富人买鲜切花,曾送远方的朋友,欧阳修诗云:“赠以洛阳花满盘,斗丽争奇红紫杂。两京相去五百里,几日驰来足可捷。”

当时,姚黄鲜切花很贵,曾任寿安(今宜阳)县尉的张耒写道:“谁知洛阳三月暮,千金一朵卖姚黄。”曹组道:“金殿筠笼岁贡,最姚黄、一枝娇贵。”

北宋灭亡后,姚黄传到江南。南宋著名科学家、文学家王灼《虞美人》词曰:“姚黄真是花中主。个个寻芳去。春光能有几多时。莫遣无花空折、断肠枝。”同时,姚黄在金朝统治下的中京洛阳也得到传承。居住在洛阳三乡的金朝最著名诗人元好问《杂诗十三首》道:“魏紫姚黄有重名,洛阳车马闹清明。吹残桃李风才定,可是东君别有情。”

2 李家屯中珮玉园

元朝时,洛阳贵族园林中也种植姚黄。至大年间(公元1308年至公元1311年)曾客居洛阳的文学家吴澄的《次韵杨司业牡丹》,是写洛阳杨氏园中牡丹的诗。诗云:“谁是旧时姚黄家,喜从官舍得奇葩。风前月下妖娆志,天上人间富贵花。”

但是,长期的战乱,使洛阳人口稀少,明朝开国后,移民入洛阳,实行军屯和民屯。从陕西泾阳移来一批军户,驻龙门西山之北,主官姓李,因此这个屯田区定名为李家屯(今李屯),属于河南卫。一百多年后,这个村庄,出现一个才子,名叫李珮,字珮玉。他于嘉靖二十年(公元1541年)进士及第,任曲阳县令。在任期间,他修复了早已坍塌的县衙,接着任户部主事多年。他被明末《曲阳县志》列为名宦。致仕后,李珮回到李家屯,在这里建立私家花园,广种牡丹,名珮玉园,人称李家花园。

当时洛阳经济很繁荣,牡丹种植很普遍,出现了很多名园。《大明一统志》是明代官修地理总志,于明英宗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刊行。该书卷二十九载:“牡丹,出洛阳者为天下第一,有姚黄、魏紫,名园二十四,花品特著者二十五种。”这是明代中期以前洛阳牡丹的情况,特别重要的是提到当时的洛阳有24个牡丹名园。当时洛阳牡丹花品有很多,特别著名的有25种,如姚黄、魏紫等。

珮玉园等洛阳名园都种植大量牡丹,与李珮同时代的文学家、大画家徐渭来洛阳赏花后,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牡丹赋》,赋云:“何名花之盛美,称洛阳为无双。”“当春光之既和,蔼亭榭之载营。天宇旷霁兮丝游,景物招人而事起。”他赞美了洛阳名园“百蕊千芽,照耀朱霞”的牡丹奇观。

3 李珮走笔《姚黄传》

珮玉园中种有大量姚黄,李珮在这里写了《姚黄传》。《姚黄传》用拟人的手法,全面介绍了姚黄。

《姚黄传》说:“高阳国王讳黄字时重,姓姚氏,舜八十一代孙。先世居诸冯之姚墟,舜子商均出娥皇,数传至中央而王于汉。至晋,子姓蕃衍,富者贵者馨名上苑名园,五传而黄生。思本娥皇,易皇为黄,重出也。黄为天下正色,祖中央也。黄美丰姿,肌体腻润,拔类绝伦。游西京,术者相之,谓其有一万八千年富贵。杨勉见面奇之,曰:此皇王之胄,奇种也。”

按李珮的说法,黄色是天下正色,代表着大地之色,是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里中央的象征,而姚黄的花色恰是明黄正色,又生长在天下之中的洛阳,这不正是天子和最高统治者权威的化身吗?因此,称其为花王,再恰当不过了。

然后,接着介绍在唐玄宗时,“金台御史连章上荐,以为富贵为众所宗,宜膺爵士,遂受封为高阳郡公。娶魏国公女紫英,相传魏本丹朱后,名紫者。从朱也。当时有姚黄、魏紫,奕叶重华之谶(chèn)。黄出入禁苑,紫车翠葆,高牙大纛(dào),并拟王者……久之,众推戴日深,尊为高阳国王,传国甚远”。

姚黄被封为高阳国王,实为富贵之王。历史上确实有一个高阳王,是北魏贵族元雍,他是天下首富。《资治通鉴》说:“高阳王雍,富贵冠一国,宫室园圃,侔于禁苑。僮仆六千,妓女五百,出则仪卫塞道路,归则歌吹连日夜,一食直钱数万。”

《姚黄传》被收入明末王象晋编的《二如亭群芳谱》中。同时,也以抄本的形式流传。清人愚叟丘璩《牡丹荣辱志》说:“姚黄为王,予曾见某氏抄本作姚为重华之后裔,黄如中央之正色,遥遥帝胄以土德,王万乘之尊,名足称矣。”他见的这个抄本就是《姚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