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司马懿故里的牌匾楹联

司马懿故里的牌匾楹联

发布时间:2019-01-09 11:32:0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6307
分享到:
司马懿故里的牌匾楹联 

作者:□焦作晚报 杨家卿



 
   

  近日出版的《河南日报》用整版篇幅刊发了《安乐寨觅踪司马懿》。文中写道:“安乐寨村村民崇尚文化,重视教育,从古至今,英才辈出。”我想从文化深处回望乡愁,凝神思忖家乡——司马懿故里温县招贤乡安乐寨村的牌匾、楹联。

  牌匾,又称匾额,是我国独有的一种文化符号,常见于封建王朝的宫殿、牌坊、关隘、城堡和庙宇道观、亭阁楼榭、名门宅第等建筑上。

  一般情况下,匾额上的字数不多,讲求适情应境、文辞精粹。好的匾额,不仅令人欣赏到凝练而传神的题字,完美再现书法家的精湛书法水平,还可在上面雕饰龙凤、吉祥动植物等精致图案,还有的镶珠嵌玉,极尽华丽,具有很高的文化、艺术、社会和历史价值。牌匾的内容或感恩上苍,以志不忘;或彰显祖德,福佑后昆;或寄托理想,体现心志;或教育子孙,昭示后人。牌匾的材质,主要有木材、石材和金属。题字的人多为当时的显贵、名流和书法家,常见的是真金字匾,即在字上敷贴金箔。

  楹联又称对联、对子等,是刻在竹子、柱子等物体上或写在纸上、布上的对偶语句。它和牌匾一样,属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瑰宝,讲究对仗、平仄,具有显著的民族风格和独特的文学地位。

  我的家乡安乐寨村是豫北平原黄河岸边一个被称为司马懿故里的村子,也是我国北方地区颇负盛名的文化村。在上世纪50年代的儿时记忆里,在老一辈的口述中,村子里的牌匾、楹联颇具特色,村民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教育。

  村中的牌匾多毁于“文革”时期,目前保存完好的只有两块。一块为清代同治年间全体村民赠送寨主王德敏的“德庇桑梓”匾,原为蓝底金字,专家鉴定为楠木材质,所幸由我家保存下来。王德敏系王梦奎、王梦恕的先祖,王梦奎曾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梦恕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隧道工程泰斗。

  这里有个小插曲。上世纪土改时,村里王文卓的房子被分给我们家,王的成分为富农。后来,我们家长期把这块牌匾作为床板使用,使它在“破四旧”运动中幸免于难。长辈曾想以它为材料做家具,因木板结实、沉重,加上因为有字凹凸不平,木工难以处理才作罢。王梦奎、王梦恕等人捐建的“兄弟书屋”建成后,我把这块牌匾捐献出来。

  村里保存的另一块牌匾为清代光绪年间外地学生赠送安乐寨村在外任教的杨九道先生的“没世不忘”匾。

  我少时见过晚清著名书法家段晴川题写的赠送我家先祖杨碾的“外翰林”匾额以及赠给杨碾胞弟、道光年间进士、曾当过翰林院待诏的杨联光的“忠烈千秋”匾。可惜,这两块牌匾因故丢失。尽管我几十年来多方查找,至今仍无下落,不知它们能否重见天日,这是我多年挥之不去的心病。

  据我所知,原来村里的牌匾有很多。有赠道光年间举人杨秉恒的“劳劬莫名”匾,落款是“全县绅首鞠躬”。有同治年间全体村民赠王德敏的“柳下共荫”匾。有赠乡绅王德钦的“松鹤同春”匾。有赠秀才王梅的“贡员”匾。有光绪年间赠举人王豫修的“德隆望重”匾和赠举人王朝璧的“文魁”匾。有赠私塾先生王玉岭的“德重泽宽”匾。有民国时期孟津县县长王培仁获赠的“明镜高悬”匾。有民国初年赠乡绅王信璧(孙中山顾问王文郁之父)的“惠我无疆”匾和赠医生杨应堂的“佛手仁心”匾。牌匾上的字体,有的端庄、饱满,有的清秀、俊雅,有的古朴、拙正,有的洒脱、飘逸。

  清代道光年间,村里修建有两座宗祠,一为王氏宗祠,牌匾上的字为晚清三代帝师李棠阶题写;一为杨家庙,俗称杨祠堂。两座宗祠均毁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杨祠堂是为纪念村里杨家始祖杨整的四世孙杨四而建,这里既拜祖宗又祭神灵。杨四因治水有功,民间供奉者众多,成为一个被神话了的人物,古代长江中下游及黄河沿岸的民众多建祠立庙纪念他。明清两代,杨四被敕封为镇东侯总理江河湖道翼运平浪元帅。杨祠堂正门两侧,有青石板花纹边刻制的对联“利物济人成天平地,光宗耀祖荫子庇孙”,横批是“缵禹旧服”。对联由杨碾撰写。杨祠堂两侧的红柱上挂有一副对联,落款是“汴梁夏布庄赠”,应为开封杨氏族人所赠。杨碾还为其先祖杨大本题联:“父行四子行四弟兄五人,康二六乾二六雍正旬三”,横批是“孝悌忠信”,落款是“道光二十九年丁酉恩贡杨碾拜撰”。此联把杨碾的家世、家风概括得简洁明了。

  从我记事起,每年春节前夕,安乐寨村家家户户都有写春联、赏春联的习俗,村里能写一手好字的大有人在。我曾听老一代书法家杨益鸿讲过,民国年间,他曾代当时的总统曹锟题写过祝寿匾额。杨益鸿用笔自如,功力深厚,以馆阁体见长。老教师杨修吾的书法苍劲、古拙,颇有汉魏风骨,酷似于右任书风,深受好评。村里不少老教师的隶书和行楷,笔力雄健,点画之间见功力。

  给我印象尤深的是著名书画家林国选先生。上世纪70年代,我在村里多次看他写字作画,印象深刻,至今难忘。有一次,他来到杨修吾家中写春联,其中一副是“人情阅尽秋云淡,世事经多蜀道平”,书法和联意我过去未曾见过。林国选先生曾在郑州市博物馆工作,当过郑州市人大代表。多名行家评价,就字画而言,他的水平在国内称得上一流。

  改革开放后,重视牌匾、楹联之风在安乐寨这块沃土上复兴并发扬光大。“司马懿故里”就是书法大家沈鹏先生题写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张荣庆、杨再春等也曾为安乐寨题词。村里不少宅院门头上有牌匾,有的还是国家级、省级、市级名家所题。我省老书画家陈天然的字也上了村里寻常百姓家门头的牌匾。我曾邀请著名作家、文史学家舒乙先生题联:“两代五名士,百年一将军。”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谢安钧先生用行书和章草题写了牌匾“承宗翰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成万武先生用行草题写楹联:“勤勉传家远,读书继世长。”

  由王梦奎、王梦恕等人筹建的“兄弟书屋”2008年落成,目前已接待海内外参观者20多万人,成为温县乃至河南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为目前全省最大的农家书屋。正堂匾额“兄弟书屋”4个金色大字由王梦奎题写,老辣中透着潇洒、遒劲。门外楹联“丰收须从勤劳得,眼界常自读书开”由王梦奎撰写,人民日报社原社长、著名书法家邵华泽用浑厚、圆润的行书题写。王梦奎旧居的楹联“人不虚度,文无妄作”由我国著名“三农”问题专家赵树凯撰写。我也冒昧地为“兄弟书屋”撰联:“兄弟筹国事,书屋系乡情。”“兄弟书屋”里有焦作市“司马故里杯”首届硬笔大赛获奖作品展室。现在,徜徉于兄弟书屋,习习古风扑面而来。

  如今,行走于安乐寨的大街小巷,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扑面而来。置身其中,你会深切感受到新时代仍需坚守文化自信的意义所在,从而更加自觉地肩负起文化强国的历史使命。

  (作者为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二级教授)

  图① “兄弟书屋”的牌匾为王梦奎所题。

  图② “承宗翰将”牌匾。

  (本报资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