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昭仪墓志 定位长陵

昭仪墓志 定位长陵

发布时间:2018-08-31 09:38:19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23
分享到:
昭仪墓志 定位长陵 
——《高照容墓志》解读
  洛阳日报
《高照容墓志》(局部)

□王化昆 文/图

《魏文昭皇太后山陵志铭》(简称《高照容墓志》)民国时期出土于洛阳孟津官庄村。据墓志文可知,文昭皇太后姓高,名照容,是孝文帝(庙号高祖)贵人,宣武帝元恪生母。死后,孝文帝追封她为昭仪,谥号文昭贵人,先葬长陵东南“终宁陵”。宣武帝时,追封皇后尊号,孝明帝时又追封皇太后,并迁葬于长陵西北六十步处。

1 按图索骥定长陵

《魏书》卷七下《高祖本纪》载:“(太和二十三年,即公元499年)五月丙申,(孝文帝)葬长陵。”“高祖长陵”正是北魏孝文帝卒后埋灵之处。

作为帝陵,原本不仅有高大的封土,还有许多重要的地面建筑,如围墙、享堂等,并有守护机构及专职人员。后世皇帝会在重要节点到帝陵举行大规模的祭祀活动。

洛阳乃兵家必争之地,战乱频仍,地面建筑毁了又建,建了再毁。孝文帝长陵,遭受无数次破坏,地面建筑早已荡然无存,只留下封土堆。

1946年2月,一帮盗墓贼在官庄村南,盗掘了当地人称的大小冢中的小冢,所盗宝物难知其数,同时盗出的有一方墓志,即《高照容墓志》。墓志记载:神龟二年(公元519年)祔葬(合葬,也可指同域不同穴)于高祖长陵之右。

小冢处于西北,大冢处于东南。古人所讲左右,以坐北面南为原则,小冢相对于大冢,自然是处其右。既知小冢为高照容之陵,百米之外的大冢,自然就是一代雄主孝文帝的长陵。

2004年,考古工作者对大冢进行了勘探,结果证实,这的确是典型的北魏帝陵形制,与汉、唐风格截然不同。如今,它已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 依祖制“立子杀母”

高照容死亡的时间、地点,墓志与史书记载有出入。

《高照容墓志》载,太和二十年(公元496年),她薨于洛宫。因墓志残缺,难以确认具体月日,但准确到“四更时”。而《魏书·孝文昭皇后高氏传》载:高氏从代都去洛阳,突然卒于途中的汲郡共县,或云是冯昭仪指使人干的。

这两个说法哪个是真的?

《魏书·高祖本纪》载:“(太和十九年,即公元495年)九月,六宫及文武尽迁洛阳。”如果按《魏书》所记,高照容是被害于来洛途中,也就是太和十九年,但该墓志刻立于神龟二年(公元519年),此时已是高照容的亲孙子孝明帝在位,冯家早已失势,不需要再为冯家遮掩,完全可以如实揭露冯氏的阴谋,为祖母申冤。由此推断,《高照容墓志》所记太和二十年卒于洛阳宫中,可能才是事实。《魏书》所记“或云”,本身就是道听途说。

太和二十年,是很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原太子元恂趁孝文帝巡行嵩山之机,阴谋北逃被发现,孝文帝亲手杖责,当年十二月,废除其太子地位。太和二十一年(公元497年)正月初八,另立皇子元恪为太子。依照北魏祖制,所立太子,其生母是要被赐死的。应该正是在此背景下,高照容被赐死。

北魏的“立子杀母”祖制,史书有据可查,是从道武帝开始的。他吸取了两汉时期多次出现因为外戚干政导致王朝衰弱的历史教训,效仿汉武帝立幼子刘弗陵而杀其母钩弋夫人的作法,遂定下了这个规矩。宣武帝元恪生母高照容可能是最后一个因此被处死的妃子。

到宣武帝时期,由于后宫嫔妃皆不愿生子,即使生子也都未成人,导致东宫长期空缺,大有皇家断后之危,宣武帝十分忧虑。后妃胡氏容华,不顾自身安危,勇敢地为皇帝生子元诩,宣武帝大为感动,就置祖制于不顾,立元诩为太子时,胡氏幸运地逃过大劫。

然而,正是宣武帝不忍杀胡氏,在他去世后,胡太后临朝听政,长期把持朝政,任用宠臣及亲戚,为非作歹,后来还将儿子孝明帝元诩毒杀,引来了尔朱荣带兵进京,大杀朝臣,最终导致北魏王朝走向衰败。

3 杀母犹留外戚患

高照容的死,换来了哥哥高肇(zhào)的大富大贵。

宣武帝元恪继位后,追思其母,也就想到了舅舅们。景明元年(公元500年)征召舅舅高肇兄弟等人入宫受封。大舅高琨早亡,遂令其长子高猛袭封渤海公爵位,二舅高肇为平原郡公,三舅高显为澄城郡公。不久,高肇担任尚书左仆射,兼任冀州大中正,又升任尚书令,权倾朝野。

宣武帝初登大位,处处受制于六位辅政大臣,为争取独立,专信高肇。高肇便专权独行,大结朋党,依附他的旬日间便被破格提拔,不顺从他的便构罪陷害。北海王元详、彭城王元勰等重臣都被他谄言杀害,皇后于氏及其所生皇子昌之死,传言都是高肇及侄女高英所为。侄女高英成为皇后之后,高肇更加霸道,动辄违背礼制,导致怨声载道。

延昌元年(公元512年),高肇升任司徒。三年(公元514年),北魏大举伐蜀,以高肇为大将军,都督诸军。四年(公元515年),宣武帝去世,朝廷撤回伐蜀军队。高阳王元雍与领军于忠秘密商议除去高肇。伏兵趁高肇拜哭宣武帝灵时,将他杀死。接着,诏告其罪恶于天下,削除其官职爵位。

“立子杀母”为防母专断,但并未能防住外戚擅权。“杀母”之制本已可叹,为权倾轧亦可叹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