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德薄位高业难成

德薄位高业难成

发布时间:2018-07-18 18:07:18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460
分享到:
德薄位高业难成 
——元颢墓志解读
 洛阳日报
《元颢墓志》(局部)

□王化昆 文/图

元颢因是北魏皇室成员,年纪轻轻就承袭王位,还曾因镇压起义军受到重用。后来因尔朱荣出兵攻占京城洛阳,元颢为求自保,投靠南朝,借兵北上,自称皇帝,但不久即被打败,在南逃途中被杀。

1 身袭爵位曾有功

元颢(公元485年至公元529年),字子明,生于洛阳。祖父献文帝拓跋弘,父亲北海平王元详,他是孝文帝的侄子。1920年出土于洛阳城北南陈庄村西、后海资村(今朝阳村)北的《元颢墓志》载:“肇自弱年,天机秀发,念存九合,志在三匡。”父亲死后,元颢袭爵为北海王,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徐州刺史。后因事被御史弹劾而除名。

北魏后期,政局动荡,民不聊生,各地起义呈燎原之势,特别是北方六镇戍卒暴乱,使朝廷应接不暇。正是在这样的局势下,孝昌三年(公元527年)十月,元颢被重新起用,恢复王爵,加使持节、假征西将军、都督豳(bīn)华东秦诸军事、西道行台,率军征讨关陇一带的叛军。元颢挥师前进,频频击败叛军,解除了豳州、华州之围,因功增封食邑八百户,进号征西将军,授尚书右仆射,不久,又升迁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2 投靠南梁谋复国

孝昌四年(公元528年),元颢受命前往邺城抵御葛荣农民起义军。当元颢奉命前往邺城之际,恰逢孝明帝暴卒,胡太后册立幼主。羯胡将领尔朱荣以“清君侧”之名率兵攻破洛阳,将幼主元钊及胡太后沉于滔滔黄河,另立孝庄帝,并对北魏宗室及官员大肆杀戮,是谓“河阴之变”。

见此局势,再加上葛荣兵势正盛,元颢为求自保,遂投奔了南梁武帝萧衍。见到梁武帝萧衍,元颢涕泣陈情,祈求梁武帝立自己为魏王,并希望梁武帝派兵帮助他杀回北方复国。

梁武帝在位数十年,久欲一统天下,但多次攻魏而收效不大,元颢的请求真乃天赐良机,若采取“以魏制魏”的策略,也许能达到目的。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梁武帝遂答应了元颢的请求。

孝昌四年十月,梁武帝派飚勇将军陈庆之率领七千精兵,护送元颢一行踏上北归征程,首战即攻克北魏统治的铚(zhì)城。北魏孝庄帝起初不予重视,仍令大将军元天穆率大军先攻打邢杲(gǎo)起义军,欲待剿灭邢杲后,再挥师讨伐元颢。陈庆之抓住战机,于北魏永安二年(公元529年)初,一举攻克荣城(今河南宁陵)、睢阳(今河南商丘南)。

永安二年四月,元颢在梁国都城睢阳城南登坛祭天,即位称帝,建年号孝基。

随后,南梁军队继续北上,一路连克北魏城池,特别是荥阳(今河南荥阳)一役,陈庆之以七千精兵击败元天穆三十余万大军,堪称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

之后,陈庆之、元颢一行,从铚县至洛阳,克城32座,永安二年五月,攻克洛阳。

3 政权速亡丧性命

进入洛阳后,元颢改元建武,大赦天下,并笼络北魏宗室及各方势力。京城士民都对他寄以很大期望,希望他能重振北魏强盛时的雄风。然而,此时的元颢已产生骄傲懈怠之情,与门客故吏纵酒作乐,对南梁士卒的抢夺暴行也不予约束。很快,朝野上下就对他大失所望。

与此同时,尔朱荣、元天穆等人很快击败各自的敌手,杀气腾腾奔向洛阳。元颢并没有意识到已经危机四伏,他甚至试图摆脱梁朝的控制。

陈庆之建议元颢向梁武帝请求增援。但元颢认为,若再增兵,自己只能永为傀儡。他拒绝了陈庆之的建议,并向梁武帝虚报军情。

陈庆之毕竟势单力薄,如何能抵得住尔朱荣的强大攻势。元颢最倚重的是黄河天险,但尔朱荣绕过其重兵把守之处,从上游渡河。元颢见大势已去,逃出洛阳城,从公式辕关南出,行至临颍,被县卒杀死。陈庆之在南撤至颍水时突遇洪水,所率梁军死亡殆尽,他只身逃回建康。

元颢政权仅仅存在了几个月就迅速土崩瓦解。

4 吹捧之词满志文

《元颢墓志》全文近千字,除去不多的一般性叙述文字,几乎都是吹捧、隐讳的文字。如说他的才能:“独禀上才,牢笼万物,郁为命世,神祇斯启。”“位以名高,任随才远,清猷被国,遗爱在民。百僚延首,犹众飞之赴雁塞;千品注目,若群泳之仰龙门。”“有济世之才,深救樊之志,启行薄罚,肆兹神武,英风暂驰,戎夷震慑,义声所及,种落知归……”这样的赞美之词不绝于文。

如果说此为墓志之通病,那么,当说到他投靠南梁,借兵攻魏,私登大位,擅自称帝时,则又说他是不得已而为之,“既宗庙无主,而雄图当就,不得不暂假尊号,奉祭临师。觊当除君侧以谢时,复明辟而归老”,这恐怕就难以令人信服了。至于说到他的结局,则一语带过,“此志未从,奄随物化”。

看看史书中对他进入洛阳以后所作所为的记述,我们只能说他“德不配位,必有殃灾”了,最终落得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