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三年长沙客 伤魂贾太傅

三年长沙客 伤魂贾太傅

发布时间:2018-06-25 12:07:0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78
分享到:

三年长沙客 伤魂贾太傅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经典洛阳 > 河洛广记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18-06-25 09:03
核心提示:
 洛阳自古多才子。第一个被称为“洛阳才子”的,是西汉政论家、文学家贾谊。贾谊才调绝伦,却命途多舛。人们常将他与屈原相提并论,合称“屈贾”。33岁便抱恨而亡的他,也被世人称为贾生。两千多年前,贾谊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长怀井(资料图片)

洛阳自古多才子。第一个被称为“洛阳才子”的,是西汉政论家、文学家贾谊。

贾谊才调绝伦,却命途多舛。人们常将他与屈原相提并论,合称“屈贾”。33岁便抱恨而亡的他,也被世人称为贾生。

两千多年前,贾谊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屈贾”并称,司马迁堪为知音

对“洛阳才子”贾谊来说,被贬长沙是他人生中遭受的一个沉重打击。

“贾生既辞往行,闻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司马迁在《史记》中推测,贾谊在前往长沙赴任途中,头脑中就常盘桓着“生死”二字。

在家乡洛阳时,贾谊是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到京师长安后,他渐露锋芒,是朝堂上的新贵。汉文帝一度想任贾谊为公卿,最后却被周勃等旧臣拦下。不仅如此,那些旧臣还诋毁贾谊“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汉文帝只好让贾谊远离朝堂,去当长沙王太傅。

在长安不过两三年时间,贾谊就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怨愤、感伤等情绪交织在一起,渡湘水时,他写下了千古名篇《吊屈原赋》,哀叹自己和楚国大夫屈原一样,生不逢时,受人排挤。

屈原是战国时人,比贾谊早出生140年左右。屈原对楚国一片忠心,却无法施展其政治抱负,最终只能抱石投江,以身殉国。

值得一提的是,屈原投江的日子是农历五月初五,也就是端午节。为了纪念屈原,有人提出这一天要说“端午安康”,不应说“端午快乐”。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端午节及吃粽子的习俗早已存在,而将屈原与端午节联系起来是南朝时的事,那时距屈原投江已有七八百年。因此,过端午节的时候,互祝“快乐”没有问题。

贾谊凭吊屈原后,又过了几十年,司马迁的经历与他们类似。这位伟大的史学家没有选择一死,而是发愤著《史记》。《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位列“二十五史”之首,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在《史记》中,司马迁写有《屈原贾生列传》,将贾谊与屈原放在一起,堪称这二人的知音。明末清初,才子金圣叹评论此篇,称司马迁是“借他二人生平,作我一片眼泪”,也算是司马迁的知音了。

汉初封王,长沙国历传五代

从公元前176年到公元前174年,贾谊在长沙待了三年,辅佐长沙王吴差(即吴著)。

吴差是长沙国的第五代王。他的祖上名叫吴芮,当年因率越人助刘邦灭秦有功,被封为长沙王。

西汉初年,刘邦分封功臣为诸侯王,后又将他们一一剪除。其中,韩信、彭越、英布等均被诛杀,只有长沙王得以善终,成了汉室唯一的异姓王。

长沙王能得善终,主要是因为吴氏对汉室忠诚。刘邦对吴芮非常放心,曾称“长沙王忠,其定著令”。吴芮之后,其子吴臣、孙吴回及曾孙吴右先后任长沙王,在位时间均不长久。

公元前178年,吴右去世,其子吴差即位。吴差年幼,贾谊这位长沙王太傅就是辅佐他的。

按当时的制度,诸侯王世代承袭,但朝廷要任命太傅和丞相,以控制诸侯国的政务。《汉书》中说“太傅辅王,丞相统众官”,可见太傅和丞相有明确分工,实权握在丞相手中。

以贾谊的才干,辅佐长沙王不在话下,但更多时候,他相当于长沙王吴差的老师。

当时的长沙国丞相是谁呢?利豨(xī)。人们对这个名字不熟,但说到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不腐女尸,可能都有印象。对,那个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多年的“美女”辛追,就是利豨的母亲。他的父亲名叫利苍(一说利仓),被封轪(dài)侯,也曾是长沙国的丞相。

20世纪70年代,马王堆三座汉墓的发掘震惊世人。其中,一号墓的主人是辛追,二号墓的主人是利苍,三号墓的主人便是利豨。辛追活了约50岁,在三人中去世最晚,其墓也最豪华。她的陪葬品中不仅有精美的漆器、竹简、陶器等,而且还有举世罕见的素纱公式(dān)衣。

根据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衣而无里谓之公式。公式衣,也就是单衣的意思。辛追墓出土的素纱公式衣重不足一两,折叠后可以放入一个火柴盒里,可见当时丝织业的发达程度。

贾谊在长沙时,利苍虽已去世,但辛追母子仍在。作为长沙王太傅,他也许到过丞相府,与辛追母子有所交往。有人推测,马王堆汉墓里出土的精美漆器等,可能也曾是贾谊生活中的寻常物件。

吴差在位20余年,长沙国富足而稳定。后因他去世后无子,长沙国才被废除。贾谊因曾任长沙王太傅,人们也称其为贾长沙、贾太傅。

湘水有情,贾太傅故宅犹存

在今人看来,如果没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当长沙王太傅也是不错的,至少地位不低,待遇也好。然而,贾谊不这么想。

到长沙两年后,四月的一个傍晚,他在家中遇到一桩怪事:公式(fú)飞进屋里来了。

公式长得类似猫头鹰,人们认为它不吉祥,都避之唯恐不及,可这只鸟飞进屋后,就停在贾谊座旁,一点儿没有走的意思。贾谊本来就觉得长沙偏僻、潮湿,自己被贬到这里,肯定“寿不得长”,如今更觉死生有命,便作了一篇《公式鸟赋》。

在赋中,贾谊称自己觉得此事奇怪,便“发书占之”,看预示着什么。结果,他得出了“野鸟入室,主人将去”的结论,也就是说,自己真是命不长了。

对占卜之术,贾谊是在长安见识过的。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贾谊在长安任博士时,一天下朝后,曾和中大夫宋忠一起逛街,结果遇到一个高人,就是司马季主。

当时,以占卜定吉凶的人称“卜者”,能推算日月星宿运行,并用来占卜时日、以决吉凶的人则称“日者”。司马季主是一名“日者”,他是楚国人,楚亡后来到长安,在城中以占卜为生。

就在长安街头,他给贾谊和宋忠上了一课,两个人听得大气都不敢出,从此再也不敢轻视“日者”。

这次公式入室,贾谊得出“主人将去”的结论,便觉人生已到尽头,对朝廷事务也不热心了。在此之前,他虽然远在长沙,可还是给汉文帝上《谏铸钱疏》等,现在是什么也不想做了。

尽管如此,千百年来,长沙人一直对贾谊怀着深厚的感情。在长沙市的老城区,有一个巷子叫太傅里,太傅里有贾谊故居,也称贾太傅故宅,是人们凭吊贾谊的地方。

因地近湘江,贾谊故居有太傅井,相传贾谊曾在此制松醪(láo)酒。唐代诗人杜牧称“贾傅松醪酒,秋来美更香”,杜甫则说“不见定王城旧处,长怀贾傅井依然”。因为杜甫的诗句,太傅井也被称为长怀井。(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通讯员 崔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