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天下洛阳

天下洛阳

发布时间:2017-09-13 11:25:39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49
分享到:
天下洛阳 
□逯玉克
洛阳日报

天下洛阳,这四个字颇有些气吞山河唯我独尊的雄霸之气。然细数历史,能当得起“天下”二字的,恐怕也只有嵩邙之间洛水之阳这座恢宏壮丽的千年帝都了。

洛阳古为天下之中。

《史记·周本纪》载:“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

其实,这个天下之中不单是地理意义上的,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洛阳都是华夏神州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洛阳也是定鼎之地。

《左传》载:“成王定鼎于郏鄏(洛阳古称)。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

司马迁曰:“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间。”左思《三都赋》云:“崤函有帝皇之宅,河洛为王者之里。”

天下之中,洛阳得天独厚之幸也;定鼎之地,洛阳天命所归之尊也。上下几千年,唯有洛阳享此殊荣,知恩图报的洛阳,也给了这个泱泱古国一个名字:中国。

“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何尊铭文,本意是指中央的城郭、都邑,因夏商周三代洛阳一直是中央之城,所以“中国”这一名称最早便特指河洛这片土地。

传统意义上的古代中国,就是以农立国的汉民族建立的以洛阳为中心、以中原大地及周边地区为主要活动区域的政权。

得中原者得天下,得洛阳者得中原。然福兮祸兮,正因如此,洛阳,这座黄河流域最为重要的都城,才历来成为风云际会的政治中心和问鼎中原的逐鹿之地。

北宋李格非在《书〈洛阳名园记〉后》中说:“洛阳处天下之中,挟肴渑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常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

洛阳的称谓很多:斟鄩、西亳、洛邑、神都等,但洛阳是唯一的,这个特定的称谓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然而,冠以“洛阳”之名的,譬如洛阳县、洛阳镇、洛阳江、洛阳桥、洛阳渡、洛阳关、洛阳观、洛阳庙、洛阳寺等,居然遍布全国15个省份。

“洛阳”何以遍天下?这就是洛阳所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这与洛阳的历史有关,这与“河洛郎”的故乡情结有关。

西晋、唐、南宋时,河洛地区因战乱而引发几次大规模人口迁徙。

湖北、江苏、福建、广东、广西,无论浪迹天涯到何处,他们都不忘自己是“河洛郎”;无论开花散叶衍生出多少“洛阳”,他们都明白:天下“洛阳”,根在河洛。

遍地“洛阳”,是“三川北虏乱如麻”的战乱逼迫的,是“南人至今能晋语”的“河洛郎”造就的,是“不似湘江水北流”的思乡梦编织的。

你相信吗?日本,居然也有个洛阳。

京都,旧称平安京,受唐文化影响,又称京洛。平安京的建设仿照长安和洛阳,城北为皇城和宫城,城南为外郭城。外郭城又分左右两部分:左京称洛阳,右京称长安,右京低洼潮湿,后被废弃,左京洛阳逐渐壮大,故京都又别称“洛阳”。至今还能在京都的唐风余韵中找到一些洛阳元素。

京都是日本历史上唯一的千年古都,也一直是日本文化的象征,因此,在惨烈的二战中,这座本已列入轰炸名单的历史名城,才有幸死里逃生躲过被原子弹毁灭的厄运。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日本的洛阳,是遣唐使带去的,是中日文化交流融汇共生的。

洛阳是唯一的,“洛阳”遍天下这绝无仅有的奇迹也是唯一的。

洛阳的唯一还有很多:河图洛书是唯一的,一画开天是唯一的,夏都斟鄩是唯一的,商都西亳是唯一的,东周王城是唯一的,神都称谓是唯一的,1500多年的建都史是唯一的;释源祖庭白马寺是唯一的,永宁寺塔是唯一的,运河中枢是唯一的,卢舍那大佛是唯一的,高僧玄奘是唯一的,诗圣杜甫是唯一的……

千年帝都不是唯一的,长安庶几亦可当之;丝路起点也不是唯一的,长安洛阳共之矣。但天下之中、定鼎之地、根在河洛,这些令天下古都望峰息心的唯一,是天下洛阳不可复制的千古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