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4

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4

发布时间:2017-09-12 16:51:4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21
分享到:

逼退贵霜大军 西域诸国归汉(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4)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洛阳新闻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17-09-12 10:31
核心提示:
 “班超投笔气如山,万里封侯出玉关。”东汉时期,书生班超在洛阳投笔从戎,率领36名勇士建功西域。30多年间,他在西域纵横捭阖,平定各国叛乱,重树大汉国威,将已阻断65年的丝绸之路再次打通。
(资料图片)
库车(古龟兹)的雅丹地貌

“班超投笔气如山,万里封侯出玉关。”东汉时期,书生班超在洛阳投笔从戎,率领36名勇士建功西域。30多年间,他在西域纵横捭阖,平定各国叛乱,重树大汉国威,将已阻断65年的丝绸之路再次打通。

今天,洛阳有班家古寨、班超墓,新疆有班超饮马泉、班超城。从洛阳到西域,班超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平定莎车 班超威震西域

明代小说家冯梦龙曾这样评价班超:“必如班定远,方是满腹皆兵、浑身是胆,赵子龙(赵云)、姜伯约(姜维)不足道也。”

班超浑身是胆,早在公元73年出使鄯善时,他就发出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豪言壮语。他满腹皆兵,在平定莎车的过程中可窥一斑。

莎车地处于阗、疏勒之间,是丝绸之路南道的一个强国。它和北道的龟兹一样,都依附于匈奴,不时给东汉王朝制造麻烦。对坐镇疏勒的班超来说,只有啃下这两块硬骨头,才能保证丝路畅通,保证东汉王朝对西域的控制权。

汉章帝建初九年(公元84年),朝廷任命和恭为假司马,让他从洛阳带800人到西域增援班超。班超打算借此机会,调集疏勒和于阗的兵力,前去攻打莎车。

莎车王急了,派人带重礼去游说疏勒王忠,让他背叛班超。忠本是班超一手扶植起来的,此时竟是非不分,果真发动叛乱,占据了疏勒西南的乌即城。班超便另立疏勒王,派兵进攻忠。然而,由于忠得到了西域大国康居的精兵保护,班超一直没能将他拿下。

当时,月氏(yuèzhī,旧读ròu zhī)刚和康居通婚,康居王娶了月氏王的女儿,两国十分亲近。班超就派人给月氏王送了厚礼,让他说服康居王罢兵。康居王以忠的保护人自居,罢兵时把忠也带了回去。

元和三年(公元86年),忠从康居借了兵马,又与龟兹勾结设下圈套,向班超诈降。班超将计就计,假意表示欢迎,在酒宴上趁忠不备,将其斩杀。

次年,班超调集于阗等国兵力2.5万人,再攻莎车。龟兹王率5万大军救援莎车,双方兵力悬殊。班超便召集于阗王等人开会,故意说:“这次的仗不好打,不如我们先散了吧,于阗王从东边走,我从西边走,夜里鼓响就动身。”

龟兹俘虏得到这个“情报”,急忙逃回去报信。龟兹王大喜,兵分两路前去截杀,不料班超大军直扑莎车大本营,莎车王难以招架,只得投降,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的龟兹王无奈退兵,班超则因此威震西域。

大败贵霜 逼退7万大军

莎车投降后,龟兹孤立无援。班超还没腾出手来收拾龟兹,却遇到了来自月氏的挑衅。

月氏也是游牧民族,最初生活在河西走廊一带,后被崛起的匈奴赶到了中亚。东汉时,月氏已发展为强大的贵霜帝国,实力可与东汉、波斯和罗马相提并论。

虽然生活在中亚,月氏却一直垂涎西域。就在班超击败莎车的同年,贵霜国王派使者带着珍宝、狮子等来见班超,提出了娶汉朝公主为妻的请求。

这时的贵霜帝国正处于鼎盛时期,班超对它并不了解,也不知他要面对的对手就是贵霜历史上被誉为“伟大的救世主”的索特尔·麦格斯。他只知道这个“月氏王”已经年老,求娶公主是对东汉王朝的侮辱。因此,他拒绝了对方的请求,连对方的使者也一并驱逐。

这可惹怒了贵霜国王。汉和帝永元二年(公元90年)夏,贵霜国王派副王谢率领7万大军长途奔袭,翻越葱岭(即帕米尔高原)来攻打班超。班超手下兵少,大家十分恐慌,班超却不信这个邪。他说:“对方兵虽多,却是跋涉数千里而来,连军粮都供不上,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们有充足的粮食,坚守不出,过不了多少天,他们就会因饥饿而自动投降。”

再说谢率贵霜大军进攻班超,本想速战速决,不料久攻不下,军粮也快没了。班超料到谢会派人向龟兹求援,就让数百名汉军埋伏途中,将贵霜人统统截杀,并将这些人的首级拿给谢看。谢大惊失色,只好向班超请罪,只求能放自己一条生路。班超也不想结怨太深,就让他灰溜溜地带兵回去了。

据《后汉书》记载,贵霜帝国在和班超的这次交手中,得到了极为深刻的教训,“月氏由是大震,岁奉贡献”,从此与东汉王朝保持着友好往来。

这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战争,史书记载却只有寥寥数语,因此很容易被人遗忘。甚至对强盛的东汉王朝来说,班超大败月氏只是一场兵不血刃的边境冲突,根本没必要当回事。

在贵霜帝国,一切都不一样了。备受打击的索特尔·麦格斯不久去世,新的贵霜国王登基后,将军事扩张路线调整为西进和南下,一度打败了强悍的波斯帝国。派大军越葱岭这样的事,他实在不想干了。

收服龟兹 重设西域都护府

班超逼退贵霜大军后,龟兹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好过了。因为它依附的匈奴日益衰落,自顾不暇,它已失去“反汉”的坚强后盾。

大家也许还记得,就在今年8月初,中蒙两国联合考察队确认,在蒙古国找到了东汉时期的《封燕然山铭》摩崖石刻。那是公元89年,班超的哥哥班固随窦宪北伐,在燕然山大破匈奴后勒石纪功的。

当时匈奴连年天灾,内乱不断,迫不得已想向汉称臣,却阴差阳错没有实现。到了公元91年,窦宪再率精兵出击,匈奴就被彻底打散了,从此不知去向。

班超经营西域,本就是为了对抗匈奴。如今匈奴远遁,龟兹绝望之下,只好向班超俯首称臣。就在这一年冬天,东汉在西域重设都护府,恢复了对西域的统治。班超被任命为西域都护,即西域最高军政长官,他的助手徐干也升任长史,实现了建功西域的心愿。

龟兹归附后,班超废掉了原来的龟兹王尤利多,将他送到京师洛阳待罪。因西域都护府设在龟兹,班超从此便驻守在龟兹它乾城。至于他经营了18年的大本营疏勒,则由长史徐干继续驻守。

从公元91年到公元102年,班超在龟兹它乾城驻守了12年。考古人员证实,它乾城遗址就位于今阿克苏地区的新和县,当地曾出土大量汉代五铢钱,还有汉砖及汉代的玉斧、玉刀、铁簇等。

前段时间,记者从洛阳出发重走班超路,在从库车(即古龟兹)到阿克苏(即古姑墨)的途中路过新和县。这里地处天山南麓,沙漠望不到边,其间只有星星点点的绿洲。当地人没有忘记班超,为他塑像并建起了班超广场,以铭记这位“千古一人”的英雄。(首席记者 张广英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