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3

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3

发布时间:2017-09-12 16:49:1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27
分享到:

匈奴卷土重来 男儿休妻明志(班超:从洛阳到西域 3)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经典洛阳 > 河洛广记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17-09-05 10:00
核心提示:
 “班超投笔气如山,万里封侯出玉关。”东汉时期,书生班超在洛阳投笔从戎,率领36名勇士建功西域。30多年间,他在西域纵横捭阖,平定各国叛乱,重树大汉国威,将已阻断65年的丝绸之路再次打通。今天,洛阳有班家古寨、班超墓,新疆有班超饮马泉、班超城。从洛阳到西域,班超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班超投笔气如山,万里封侯出玉关。”东汉时期,书生班超在洛阳投笔从戎,率领36名勇士建功西域。30多年间,他在西域纵横捭阖,平定各国叛乱,重树大汉国威,将已阻断65年的丝绸之路再次打通。今天,洛阳有班家古寨、班超墓,新疆有班超饮马泉、班超城。从洛阳到西域,班超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他若走了,谁来收拾烂摊子

多年以后,当老迈的班超拖着将死之躯,回到朝思暮想的京师洛阳时,他一定还会记得,曾有一个回来的机会摆在面前,可是他没有把握住。

那个机会出现在汉明帝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当时的班超43岁,正怀揣建功西域的梦想,怎么能轻易放弃呢?哪怕是皇帝下诏让他回来,他也拒绝了。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他近30年的余生,都将在黄沙漫漫的地方度过。

他后悔过吗?似乎没有,因为这一切都值得。

对班超和东汉王朝来说,公元75年是一个坎儿。这一年,京师洛阳等地大旱成灾,48岁的汉明帝刘庄也驾崩了。匈奴趁机卷土重来,西域局势失控,很多国家发生了叛乱,连东汉在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都护陈睦都被杀死了。

班超的大本营疏勒(今新疆喀什),也遭到了龟兹(今新疆库车)等国的围攻。他在盘橐(tuó)城坚守了一年多,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这让新登基的汉章帝刘炟(dá)很为难。他思来想去,决定召回班超,放弃西域。

君命不可违。班超心情复杂地与疏勒人告别,准备返回洛阳。疏勒举国震动,都尉黎弇(yǎn)说出了众人的心里话:“您要走了,我们必然会被龟兹人所灭。我真不忍心看着您离去啊!”说罢就引颈自刎了。

班超继续东行,不久到了于阗(tián)。于阗人抱着马腿不让他走,哭着说:“我们依赖汉使,就像依赖父母一样,您不能走啊!”班超壮志未酬,本来就不想走,现在于阗人又不放他走,他便决定抗命留下,为平定西域继续出力。

再说疏勒,自班超走后,有两城已降了龟兹,并联合其他国家的兵力一起造反。班超回来后,立即抓捕反叛首领,又杀了600余人,才将疏勒局势稳定下来。

盘橐城是疏勒王城,遗址位于今天的喀什市东南,又名班超城。自公元74年至公元91年,班超在这里驻守了18年。班超城中有班超及36名勇士的雕像,后人以此来纪念他们的历史功绩。

一番陈情,朝廷终于派援兵

当初出使西域,班超只带了36名随从。当他决定留在西域抗击匈奴时,发现人手远远不够用。

怎么办?

只能依靠疏勒、于阗等国的兵力了。

龟兹是西域大国,依附匈奴给东汉制造麻烦。姑墨(今新疆阿克苏一带)又是龟兹的附庸。

汉章帝建初三年(公元78年),班超决定先对姑墨下手。他率疏勒、于阗等国的上万兵力攻破姑墨,杀死700余人,成功地孤立了龟兹。

这场胜仗,让班超信心大增。他上疏汉章帝:“先帝费了很大力气,想联合西域北击匈奴。如今西域诸国大多已经归附,若能再攻下龟兹,就相当于斩断了匈奴的右臂。我孤守疏勒已经5年,对西域的情况比较了解,深感‘以夷制夷’是可行之计。另外,疏勒等国土地肥沃,朝廷如果派兵过来,完全不用操心粮草之事。”

汉章帝看后,觉得班超在西域大有可为,便和朝臣们商议派兵的事。很多人对此并不热心,只有一个叫徐干的人说他愿意前往西域,听候班超调遣。汉章帝大喜,立即任命徐干为“假司马”(即代理司马,班超也曾任此职),让他带着上千人的队伍去支援班超。

需要说明的是,徐干带的这支队伍,并不是东汉王朝的正规军。这些人大多是刑徒,也就是罪犯,还有一些是“义从”,相当于热血青年。

也许汉章帝是对西域重视不够,也许是真的没多少家底,反正他对班超的支持就是这些了。

在朝廷援军到来之前,班超的处境已很艰难。西域诸国叛投不定,就像墙头草一样左右摇摆,经常在东汉和匈奴之间选边站。莎车(今新疆莎车)就认为东汉不会派兵,因此降了龟兹,疏勒都尉番辰也再次反叛。

就在班超望眼欲穿的时候,徐干终于来了。两人联手大破敌军,斩首千余,平定了叛乱。随后,班超上疏汉章帝,建议联合北边兵强马壮的乌孙国,一起进攻龟兹。

受人诋毁,班超忍痛休胡妻

这次上疏汉章帝,班超是这么说的:“乌孙是个大国,有兵力十万。汉武帝曾将细君公主嫁给乌孙王,后来乌孙曾帮汉宣帝大破匈奴。现在我们要进攻龟兹,朝廷也可以派使者安抚乌孙王,让他一起发兵。”

不就是派个使者的事儿吗?汉章帝二话不说,采纳了班超的建议。

此时已是建初八年(公元83年),班超51岁。他被任命为西域将兵长史,徐干被升为军司马。汉章帝又派卫侯李邑到西域,让他带乌孙使者去见班超。

李邑是个胆小鬼,他走到于阗的时候,得知龟兹正在攻打疏勒,便吓得不敢再往西走。可是,不到疏勒又怎么能交差呢?为了给自己开脱,李邑便上疏诋毁班超,称经营西域不可能成功,又说班超在西域拥爱妻、抱幼子,整天安逸享乐,根本没把心思用在公事上。

这样的恶意抹黑,有时是能要人命的。好在汉章帝了解班超,他责问李邑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班超在西域拥爱妻、抱幼子,那里的上千名将士怎么可能对他心服?”

为了不让班超寒心,汉章帝特意下诏,让李邑到班超手下接受调度,并告诉班超:“你想怎么处置他都行,把他留在西域也可以。”

不过,班超没有报复李邑,而是让他护送乌孙质子回洛阳了。徐干心中不平,问班超为何不将李邑留下,班超说:“正是因为他诋毁我,才更要让他回去。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若图一时之快将他留下,就不是忠臣了。”

表面上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对班超来说,这并不是结束:为了不让李邑这样的人再说闲话,他忍痛休掉了妻子,只把幼子留在了身边。

关于班超的这位妻子,史书中并无明确记载。人们只知道她是班超的第二任妻子,出身疏勒王族,算是“胡妻”。至于班超的第一任妻子,从他公元73年投笔从戎那天起,两人大概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休掉妻子后,班超在西域又苦心经营了20年。他的幼子班勇在西域长大,后来也为平定西域做出了很大贡献。(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