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古今名人 » 洛阳有贾生,十八称才子

洛阳有贾生,十八称才子

发布时间:2018-06-11 11:59:3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52
分享到:

洛阳有贾生,十八称才子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经典洛阳 > 河洛广记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18-06-11 09:54
核心提示:
 就在几天前,许多“00后”通过一场高考,完成了他们18岁的成人礼。这些出生于2000年的孩子,曾被称为“世纪宝宝”。转眼间,他们已经长大,对高中语文课本中《过秦论》的作者贾谊,应该不会陌生。贾谊18岁时,又是什么样的呢?

贾谊故里

1 青年贾谊,幸遇伯乐

就在几天前,许多“00后”通过一场高考,完成了他们18岁的成人礼。

这些出生于2000年的孩子,曾被称为“世纪宝宝”。转眼间,他们已经长大,对高中语文课本中《过秦论》的作者贾谊,应该不会陌生。

贾谊18岁时,又是什么样的呢?

时光回溯到公元前200年。这一年,贾谊在洛阳出生。当时西汉初建,天下未平,内有诸王叛乱,外有匈奴袭扰,汉高祖刘邦很伤脑筋。

相比之下,洛阳城倒显得风平浪静。这里是河南郡的郡治所在地,人文荟萃,城池坚固。刘邦登基之初,曾想长期在这里定都,可见洛阳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贾谊的父亲名叫贾回,对教育十分重视。因此,当刘邦与群臣杀白马为盟,发出“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的号召时,贾谊在读书;刘邦去世后,惠帝刘盈继位,吕后临朝称制,贾谊在读书;刘盈忧郁病逝,吕后大权独揽,扶立前、后少帝,贾谊还在读书……直到贾谊长到18岁。

在《汉书·贾谊传》中,东汉史学家班固是这样写的:“贾谊,洛阳人也,年十八,以能诵诗书属文称于郡中。”

能诵诗书,能写文章,年轻的贾谊凭着过人的才华,在整个河南郡都有了名气。郡守吴公爱才,将贾谊招揽到门下。

“河南守吴公闻其秀材,召置门下,甚幸爱。”《汉书·贾谊传》用短短十几个字,讲述了一个“千里马遇伯乐”的故事。对年仅18岁的贾谊来说,能得到吴公的赏识和教导,无疑是一件幸运的事。

吴公名叫吴庄,是秦朝宰相李斯的同乡,也当过李斯的学生。李斯是法家的代表人物,吴公用法家思想治理河南郡,效果不错。

公元前180年,吕后去世,曾随刘邦打天下的周勃等人平定诸吕之乱,迎立代王刘恒为帝,即汉文帝。汉文帝听说吴公“治平为天下第一”,遂将其征入朝中任廷尉。贾谊的人生,从此进入“快车道”。

贾谊墓

2 入朝议政,得罪旧臣

汉文帝刘恒是一个平和、低调的人。他是刘邦的第四个儿子,和母亲薄姬生活在边地代国,只求母子平安,从不觊觎皇位。也正因此,他得以躲过吕后的毒手,熬到了出头之日。

登基这一年,汉文帝24岁。一次,吴公向他说起,河南郡的贾谊虽然年少,却“颇通诸家之书”。于是,汉文帝决定召贾谊入朝当博士。

公元前179年,贾谊离开洛阳,来到京师长安。在这里,他不仅见到了比他大3岁的汉文帝,还见到了一群老先生——他的新同事。

年轻的贾谊博学多才,思维敏捷,口才也十分了得。在朝堂上,每次汉文帝抛出问题,老先生们答不上来,贾谊却能对答如流,大家都甘拜下风。汉文帝很高兴,不到一年时间,就将贾谊破格提拔为太中大夫,让他参与议论国事。

贾谊也没有辜负汉文帝的厚爱。他写了《过秦论》等一系列文章,剖析秦朝的兴亡之道,并称“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建议汉文帝进行改革,废弃秦法。

这时候,西汉已建立20余年,天下较为安定。在贾谊看来,这是去除“汉承秦制”弊端的好时机,“宜当改正朔,易服色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他起草了具体方案,其中还有更改律令、将列侯全部遣往封国等内容,每个都是大动作。

汉文帝看得两眼放光,立即召集群臣商议,想任贾谊为公卿。不料,这次汉文帝遇到了大麻烦,贾谊的上升之路也被阻断。

据《汉书》记载,对汉文帝的提议,周勃、灌婴等旧臣极力反对。他们骂贾谊是“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这顶“大帽子”一扣,汉文帝沉默了。他想起自己能坐上皇位,都是这些旧臣的功劳。如今自己根基未稳,哪敢因为贾谊得罪了他们?

就这样,汉文帝开始疏远贾谊,不再采纳其意见。不久,他任贾谊为长沙王太傅,从此贾谊的悲剧命运开始了。

3 贬谪长沙,凭吊屈原

有人说,汉文帝将贾谊贬到长沙,不仅是为了安抚朝中旧臣,还为了让年轻气盛的贾谊多多历练。

如果是这样,当然无可厚非,但对满腔热情、锐意进取的贾谊来说,这兜头的一瓢冷水,几乎将他浇蒙了。

从长安到长沙,途中要经过湘水。怀着悲愤、失意的心情,贾谊在这里悼念屈原,写下了千古名篇《吊屈原赋》。他才20多岁,就觉得前途渺茫,怕自己将来会和屈原一样,因谗言而丧命。

也难怪贾谊会胡思乱想,剧情反转太快,他还来不及弄明白,为何皇帝会突然变脸,朝中那些顽固的旧臣是不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

西汉初年,刘邦为剪除异姓王,杀了韩信等开国功臣。到汉文帝时,长沙王已是唯一的异姓王,也不怎么受朝廷重视。贾谊被派去做长沙王太傅,远离政治中心,当然就意味着被贬谪。

有意思的是,贾谊不喜欢长沙,长沙却一直保留着贾谊祠,以各种形式纪念他。洛阳过去也有贾谊祠,只是如今已不见了。

西晋时,潘岳曾出任长安令。他从都城洛阳前往长安时,写下《西征赋》,其中有一句“终童山东之英妙,贾生洛阳之才子”。从此,人们便用“洛阳才子”指代贾谊,后来也泛指洛阳有才华的人。如唐代诗人中,储光羲称“高帝黜儒生,文皇谪才子”,孟浩然说“国人咸寡和,遥愧洛阳才”,孟郊则说“唯余洛阳子,郁郁恨常多”……

贾谊是“洛阳才子”的“代言人”,生在洛阳,葬在洛阳。据清代《洛阳县志》记载,贾谊墓在洛阳县东北的邙山上,大坡口道西,俗称贾生墓。清同治年间,墓冢还非常高大,周围有赐田18亩,官员经过时要歇轿下马,步行至墓前拜谒,可惜后来被毁了。

如今,洛阳市孟津县平乐镇新庄村有重修的贾谊墓,据推断这里是贾谊的故里。民国初期,有人在贾谊墓附近盗掘出唐代贾洮(táo)、贾邠(bīn)父子的墓志,上面明确记载,“秦末汉初,回生谊”,证实了贾回就是贾谊的父亲。

唐人李端在《襄阳曲》中说:“贾生十八称才子,空得门前一断肠。”事实上,贾谊的一生虽然短暂,他的成就却远远超出了“才子”二字。(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通讯员 崔振华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