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古今名人 » “神笔王铎”的毁誉人生

“神笔王铎”的毁誉人生

发布时间:2017-07-11 16:42:12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45
分享到:

“神笔王铎”的毁誉人生

□洛阳晚报首席记者 张广英

   中国人重书法。在电脑和手机普及的今天,谁若能铺纸研墨,写出一手好字,会令人刮目相看,而在过去,书法更像一门必修课。
   洛阳历代出现过不少书法名家,如东汉的蔡邕、唐代的褚遂良、清代的王铎等。他们留下了不少书法珍品,使后人得以领略这一传统艺术的无穷魅力。
   寒门贵子,生逢乱世
   王铎是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写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字,被誉为“神笔王铎”。不过,人们在提起他的时候,心里总有些五味杂陈。
   为啥?还不是因为他“大节有亏”,历仕明、清二朝,被打上了“贰臣”的烙印。不过,这抹杀不了他的书法成就,清末书画大师吴昌硕曾赞他“有明书法推第一”,书法家启功也说:“觉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王铎,字觉斯,生于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是孟津邑双槐里人,故居在今孟津县会盟镇老城村。他是典型的“寒门贵子”,家里一度穷得揭不开锅,只能靠舅舅陈具茨周济。王铎凭着过人的天赋和勤奋,在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考中进士。
   这一年,王铎31岁。
   他18岁成亲,妻子马氏是孟津东的花园村人,比他大两岁。就在中进士不久,他们的次女王相出生,王铎也入翰林院供职,一家人的生活终于迎来转机。在恩师袁可立的推荐下,王铎仕途顺畅,后来一直做到礼部尚书。
   然而,在改朝换代的大背景下,王铎的幸运,其实也是他的不幸。
   明末,天灾人祸频发,内忧外患不断。王铎虽然身居高位,生活却不安稳,多次遭到农民军的追杀,亲人也一个个离他而去。这种身处乱世的悲凉无助,最终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比如,明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王铎曾在孟津遇险。他和家奴等十余骑被农民起义军包围,后从汉光武帝陵西北出逃,幸好遇到故人,才得以乘船从水上脱身。次年,他升任礼部右侍郎,曾上疏“言边事不可抚”,坚决反对主和派,结果险遭廷杖毙命。就在这年秋天,京师戒严,王铎分守北京城的大明门,幼女王佐死在这里。冬天,次女王相也去世了。
   王铎心灰意冷,两度上疏乞归,才得以回到孟津葬女。此后两三年中,他的家园被毁,父亲、母亲、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子先后离世。
   献城降清,尽尝失意
   明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三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大臣们各自逃散,崇祯帝自缢,史称甲申之变。
   为延续国祚,当年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即位,建立南明弘光政权。在南明,王铎历任东阁大学士、太子少保,后晋少傅。
   可惜弘光政权只存在了一年。公元1645年四月,清兵南下攻陷扬州,朱由崧出奔芜湖,留王铎等人守南京。五月中旬,王铎和礼部尚书钱谦益等献城降清。清廷也没有亏待王铎,授予他弘文院学士等职,后加太子少保,官至礼部尚书。
   如果从中进士入翰林院供职算起,王铎一生仕明长达23年。相比之下,他仕清的时间要短得多,只有7年,且基本上担任的是闲职。
   明末遗老崇尚气节,王铎的行为遭到了世人的唾弃,他内心的失意和矛盾可想而知。作为文人,他对诗圣杜甫最为尊崇,曾以“杜甫再世”自居,仅五言诗就写了上万首。然而,乾隆皇帝在敕编《四库全书》时,将王铎的书刊全部查毁,并将他列入《贰臣传》——从此,“贰臣”就成了他抹不去的人生污点。
   王铎仕清时,曾奉命前去祭西岳华山。那是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夏天的事,祭毕华山,他为排遣苦闷,又去游览了向往已久的峨眉山。也许是经不起旅途劳顿,当年十二月,他回到孟津时已经抱病。
   次年三月,朝廷任命王铎为礼部尚书,但王铎病重,于三月十八日去世。历代书法家中不乏长寿者,很多人都活到了八九十岁。相比之下,王铎去世时只有61岁,令人可哀可叹。
   书画俱佳,风格独特
   尽管因为“大节有亏”,王铎的人品饱受质疑,但他的书法成就是无法抹杀的。尤其他的行草书,雄奇超迈,惊世骇俗,被誉为“自唐怀素后第一人”。
   王铎的书法之路,从13岁临习王羲之的《圣教序》就开始了。他对王羲之、王献之父子情有独钟,做梦都在临习《淳化阁帖》中的“二王”笔法,数年后能达到“字字逼肖”的地步。除此之外,他还广泛涉猎历代名家法帖,形成了张弛有度、劲健洒脱的独特风格。他的书法在日本极受欢迎,甚至有“后王(王铎)胜先王(王羲之)”的说法。
   “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以此相间,终身不易。”天赋加勤奋,使王铎的存世作品较多,其中最著名的是《拟山园帖》和《琅华馆帖》。
   明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37岁的王铎升任翰林院侍讲。这年夏天,他回到孟津,整修家园,并将其命名为“拟山园”。王铎去世后,次子王无咎将他的楷、草、行、隶诸体书法选出79幅近2万字,请张飞卿镌刻在长方形的汉白玉石上,历时8年而成。
   《琅华馆帖》是《拟山园帖》的姊妹篇,刻石略早,镌刻人也是张飞卿。1958年,人们在洛宁县的张鼎延旧宅掘土盖房时,无意中发现地下有一个砖砌方池,里面整齐地排列着12方汉白玉石,《琅华馆帖》石刻珍品由此重见天日。
   张鼎延与王铎是同榜进士,二人同朝为官,且是儿女亲家,私交甚笃,经常书信往来,诗酒唱和。张鼎延将王铎的书法作品保存下来,请人刻石珍藏,名为《琅华馆帖》。因出土较晚,保存完好,《琅华馆帖》遂成为人们研究王铎书法的珍贵资料。
   王铎是书法全才,诸体皆能。他的楷书代表作,当属为恩师袁可立作的近5000字的墓志铭。他的行书则追求“幽险狰狞”之美,十分另类。
   除了书法,王铎也擅画。他的画以水墨晕染为主,无论人物、山水还是梅兰竹石,都洒脱古拙,别有意趣。
   短短61年的人生,能成就这样的“神笔王铎”,实属不易。